陆警官毕恭毕敬地对我说道:“两位,刚刚多有得罪,麻烦你们回去不要乱说,谢谢了。”

孙冰心撅嘴道:“我不会乱说的,你刚刚怎么对我们大呼小叫的,我就怎么告诉我爸,看你这个队长还当不当得下去!”

陆警官双手合十哀求道:“求你了,千万别,要不我中午请你们吃饭吧,算是赔礼道歉。”

孙冰心冷哼一声:“切,谁稀罕!”

我感觉下马威也给够了,平静地说道:“陆警官,我就提一点小意见,不管我们是不是警方的人,认不认识局长,你以后说话能客气点吗?你平时对老百姓就这样说话?”

陆警官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说得对,我态度是有点不好,改,一定改!”

然后他又对围观村民说道:“各位,这两位是市局派来的,刚刚是一场误会,他是如假包换的真警察。”大家脸上都带着喜闻乐见的笑容。

澄清完误会,陆警官又和悦颜色地向我请教案情。

我心想这人真是个变色龙,说变就变,替这种人立功我有点不爽,这案子我打定主意要自己破。有孙冰心这把人形尚方宝剑在身边,我想程序上应该没问题。

我把案件经过大致说了一下,然后说道:“借你们停尸房用一下,我们还要继续尸检。”

陆警官答道:“可以可以,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们队里没有配备法医,这案子就请您多指教了,我手下这几人,包括我您可以随便差遣。”

我说道:“行,先把尸体弄回去吧!”

业余刑警的办事能力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他们连裹尸袋都没准备,还要去找附近群众借床被单来装尸体,陆警官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一捆绳子,挨着尸体围着一个人形出来。

我纳闷道:“你弄这个干嘛?”

陆警官眨巴着小眼睛说道:“你们平时不这样办案吗?”

我一阵苦笑:“拍个照片就行了。”

陆警官叫来一个人,吩咐道:“去借部相机,再买一卷胶卷。”

我一拍脑门,什么都没准备啊,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说我来弄,陆警官问道:“需要我干点什么吗?”

我说道:“你去录点口供。”

陆警官欢天喜地的去了,几名警官挨个询问每一个围观群众,而且分工特别不合理,同一个人能被问好几遍,这种效率能破案才怪!

我叫车主去给我弄几个信封过来当证物袋,再拿两副橡胶手套,再买一袋奶粉。

等待的时候,孙冰心问道:“宋阳哥哥,你要帮这种人破案啊?”

我说道:“我才不帮别人作嫁衣服呢,这案子咱能要过来吗?”

孙冰心道:“可咱俩都不是警察,名不正言不顺,对了,我想到一招!”

她给孙老虎打个电话,开口就说道:“爸,给我弄个编制呗!”孙老虎在电话里喝斥:“胡闹!”孙冰心撒着娇说道:“反正我明年就进警队了,早晚要入编的。”

孙老虎一口拒绝:“不行!把电话给你宋阳哥哥,我和他说话。”

孙老虎不关心是什么案子,只关心这案子危不危险,怕我们有危险。我知道他主要是担心孙冰心,便明确地说道:“孙叔叔,这案子看起来不像蓄意谋杀,我感觉只是一桩意外。”

孙老虎道:“哦,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大侄子,需要你孙叔支援点什么吗?”

我建议道:“能不能在市局立个案?”

孙老虎答道:“立案可以,但最近局里人手紧张,派不出人来,黄小桃就更不要提了……有了,我想到一个人,我叫他过来一趟,担任专案组组长,但是破案你别指望他。”

他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这位警官姓马,特别叮嘱马警官来了我们一定要去接他。

挂了电话,孙冰心问我:“我爸派谁来?”

我说道:“马警官。”

孙冰心微妙地笑笑:“哈哈,怎么派他来,我爸真会使唤人。”

听他俩的话,难道这个马警官很‘特别’?

等车主把奶粉和手套拿来,我戴上手套钻进车里,手里捧着奶粉往座椅和方向盘上吹。验指纹并不一定都要用铝粉,奶粉就是很合适的替代物,奶粉质地轻,另外可以粘附在人手分泌的油脂上。

我在方向盘和车把手上验出几组指纹,虽然可能意义不大,但还是用手机拍下来,方向盘中间有一团唾沫,应该是死者当时太冷,打喷嚏留下的。

孙冰心问我:“宋阳哥哥,你为什么说这案子是一桩意外,你是糊弄我爸还是真这么想的?”

我说道:“感觉罢了!”

孙冰心笑道:“你的感觉一向很准。”

我答道:“少抬举我了。”

取证完毕,我俩把尸体用床单裹起来,抬上一辆警车,车主问我车要不要扣下,我说道:“用不着,但你最近别洗车,也尽量别开。”

车主连说可以。

这时屋里传来一阵争吵声,陆警官等人立即赶过去,回来跟我汇报道:“没多大事,新郎新娘在吵架,新郎以为这男的是新娘的旧相好。”

我喃喃自语:“旧相好?”

孙冰心问我:“宋阳哥哥,死者自己跑到婚车上自杀报复新娘,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我说道:“除非他得了绝症,不然这种报复未免太自虐了,把新娘叫过来问个话吧!”

陆警官点头哈腰的道:“我去叫人!”

一会儿功夫,新娘便跑来了,梨花带雨的说道:“警察同志,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啊,我家男人非说这死人跟我认识,还怀疑我和他有一腿,说要退婚,叫我把收的彩礼退给他,你给证明一下呗!”

我心想这叫我怎么证明,我问道:“你认识他吗?”

新娘无辜地答道:“我压根没见过他。”

我通过微表情判断她所言属实,点点头道:“行了,我相信你。”

陆警官惊讶道:“这就完啦!”

我问他:“那你还要问多少话?”

陆警官分析道:“这具尸体偏偏出现在婚礼上,我觉得跟这对新人绝对有关系!最起码要问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新娘之前有没有跟别的男人谈过恋爱,对了,最重要的是昨晚他们有没有不在场证据。”

新娘被这番话吓坏了,陆警官在破案这方面真是业余到家了,在无端小事上白白浪费警力。

我对新娘说道:“你可以回去了,我相信这案子跟你没关系,但是这种疑心病重的男人,要不要和他生活一辈子,你应该考虑清楚。”

新娘脸上一红:“谢谢警察同志,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新娘走后,孙冰心笑道:“宋阳哥哥好温柔啊!”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