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警官愣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不是太早了?”

孙冰心羞嗒嗒地说道:“没办法嘛,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我知道孙冰心在故意戏弄马警官,也不好戳穿她,只能静静地欣赏她的演技。

马警官叹息一声:“你可千万别让你爸知道,他血压高,肯定得气晕过去。”

孙冰心捂着肚子大笑:“哈哈,我骗你的啦!”

马警官笑骂道:“你这孩子,从小就爱跟我开玩笑。”

孙冰心说道:“因为马叔叔你好玩嘛,什么事都喜欢当真!”

马警官突然正色道:“但有句话我还是得说,你们年轻人啊平时要有防范意识,不然真的弄出那种结果来……”然后巴拉巴拉给我们进行了十几分钟的性教育,我听得一头冷汗,连连点头,这马警官真是一个容易较真的性格。

我让马警官去我家睡一觉,他执意不肯,还是孙冰心有办法,骗他说回去取东西,然后给他弄盆热水泡脚,泡完脚让他在被窝里暖和一会儿,然后马警官就睡着了。

我告诉姑姑这老头是我学校的老师,来乡下办事的,拜托她照顾着点,另外我们今天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出门之后,孙冰心拉着我的胳膊问道:“宋阳哥哥,我们从哪开始查呢?”

我说道:“跟我来就知道了。”

我来到县里跑运输的地方,亮出证件,问最近有没有卡车运过渣土?昨天我在死者鞋底看见一些水泥颗粒、红土、石灰,成分复杂,我判断应该是工地上的渣土。

最近是过年期间,跑运输的卡车不多,很容易就查到了,负责人告诉我们有几辆车前天运送了一些渣土,途经县城南边的一个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和发现尸体的村庄相隔只有三四里,我觉得很靠谱。

我去外面打辆车,大过年的死活打不着车,眼看到中午了,我对孙冰心说道:“我用滴滴打车预约一辆出租车,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我们找了一家烤鱼店,吃饭的时候孙冰心指着外面说道:“你瞧!”

只见陆警官一行人正在挨家挨户地问话,想不到他们真的开始自己查了,精神可嘉,就是方法太蠢了。

孙冰心紧张的道:“他们不会先一步查到吧?”

我说道:“不会的,他们肯定是拿着死者照片到处确认身份,问到明年都查不出来。”

孙冰心说道:“万一走狗屎运呢?”

我笑道:“死者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中国人,他们调查不到的。”

孙冰心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中国人的?”

我说道:“死者年龄二十岁左右,中国从八一年开始普及结核病疫苗,几乎每个八一年以后出生的人胳膊上都有一个陨石坑状的疫苗疤,也有小部分人体质特殊没有留下疤痕,但如果有疤绝对是这个形状和这个位置。但是这个人的疫苗疤却在大腿上,他应该不是中国人,我倾向于是个韩国棒子。”

孙冰心叫道:“哇塞,这都知道,宋阳哥哥好厉害啊!为什么不是日本人呢?”

我解释道:“还是从疫苗疤上判断的,日本人的疫苗疤在胳膊上,呈梅花点状。”

孙冰心又说道:“那有没有可能是其它国家的?”

我答道:“可能性很低,因为日韩两国的人经常跪坐和盘腿坐,长期这样,膝盖和脚背的骨骼会发生变形,死者也有这个特征。”

孙冰心歪着头思索:“有没有可能是小时候在日韩读书,后来回国的中国人呢?”

我说道:“你想啊,这男人从棺材里爬出来,慌不择路地逃命,他为什么不敲开一户人家的门求救呢?有没有可能是语言不通,所以他才选择了偷车逃命。”

孙冰心拍着手一阵赞叹:“宋阳哥哥,你分析得太有道理了!听君一席话,胜考四年试!”

我谦虚地笑笑:“也只能说走狗屎运罢了。”

孙冰心说道:“竟然是韩国人,真是没想到,我还以为韩国男生都是长腿欧巴呢,这人长得也太普通了!”

我说道:“女孩子都喜欢韩国的长腿欧巴?”

孙冰心答道:“对啊对啊,像宋仲基啊、李钟硕啊、李敏镐啊……”她一脸花痴地说了一堆韩国男星的名字,好多我完全没听说过。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突破口,拿起手机给老幺打了个电话,接通之后,老幺肉麻的声音从电话里飘出来:“小宋宋,你是不是想我啦?”

我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老幺,有个高技术含量的活要不要接?”

他直截了当的问道:“多少钱?”

我说道:“要不要这么直接?”

老幺一阵贱笑:“你不喜欢我的直接吗?那我下次温柔一点!”

我一头冷汗,感觉话题要往下流的方向跑偏了,于是直奔主题道:“报酬打到你微信上了,替我黑进韩国大使馆,我要近一个月在中国境内失踪的韩国男性的名单以及照片。”

老幺立即来劲了:“我靠,这么有挑战性,要不要我顺便在棒子的网站上插几面国旗,抵制萨德,扬我国威?”

我连连拒绝:“别别,千万别,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留下,案件破了之后随便你插……”我意识到这话有歧义,因为我听见老幺又在贱笑,赶忙补充一句:“插国旗!”

我给老幺打了两千块钱,他确认之后说道:“没问题,今晚给你答复!么么哒。”

我恶心得都想把手机扔了,挂掉之后,孙冰心好奇地问我:“谁啊?你男朋友?”

我说道:“卧槽,你让我买块豆腐撞死吧,这人是个超有本事超没节操的黑客,叫老幺。”

孙冰心笑嘻嘻地说道:“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

我脸色一黑:“千万别!”

我估计老幺会把我的果照拿给她看,那样的话我一直以来在孙冰心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就要崩塌了,所以这两人还是别认识为好。

我预约的车到了,我朝窗外看了一眼,陆警察一行人已经问完一条街了,于是对孙冰心说道:“走吧,查案子去。”

我俩坐车来到那个村庄,下车之后孙冰心问一个老农:“大叔,问你件事,村里有谁家过去是大户人家?”

老农皱眉道:“问这干嘛?”

孙冰心解释道:“我们是历史系的,正在做一个课题,想了解一些地方家族历史。”

老农一指前面的山:“俺们村过去就数秦家最大了,半拉村子都是他家的,山上还有一座秦家祠堂。”

我问道:“秦家有祖坟吗?”

老农不甩我,孙冰心重复了一遍,他才开口,差别待遇啊。

老农答道:“有啊,南边那座山就是,但现在已经荒了,山上有一座石头像,据说是唐朝大将军秦琼,是他家祖先!”

据我所知,秦琼的故里不在这里,如果秦家真是秦琼后代,大概是旁系别枝。

孙冰心道过谢,笑着对我说道:“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打听到了。”

我说道:“别高兴太早,人家未必会承认!”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