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村里一路打听,原来半个村庄都姓秦,我问其中一户人家最近谁家举行过葬礼?那人眼神游离,连忙说不知道,然后把门关了。

秦家人都是沾亲带故的,他们肯定知道什么,却又不肯告诉我!

问了一圈,村里人就像防贼一样防我们,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见孙冰心蹲在一棵槐树下面对一个拖着鼻涕的小男孩说话:“小朋友,姐姐问你点事,然后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小男孩连连点头,孙冰心问道:“最近谁家死人了?”

小男孩一指正前方的大院子,孙冰心笑着摸摸他的脑袋:“真乖!”然后掏出五块钱给他买糖。

我笑道:“你可真有办法!”

我们来到那个大院子,敲了敲门,一个鬓角都是白发的中年男子来开门,冷冷地问道:“找谁?”

我礼貌地说道:“大伯,问你几句话,你家最近出过殡吗?”

“大过年的,你咒我啊?滚!”

中年男子说着就要关门,我用脚抵住门,他关门力气很大,疼得我眼泪都要下来了,我亮出证件,说道:“请你配合一下!”

男人脸色一变,生硬的道:“我家最近没死过人!不信你可以到村里打听一下。”

我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的头发是刚刚变白的吧,最近是不是有亲人去世了,我猜是你女儿吧?她认识了一个网友,然后为情自杀了。”

这些都是我的推测,一个农村女孩和一个韩国人能怎么认识,网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男人咬了咬嘴唇:“没有这种事情,你们找错人了!”

说完把我推出去,重重地关上门。

他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他,可就是不承认,真是死鸭子嘴硬。我有点一筹莫展,整个村子一致对外,问也问不到什么,孙冰心说道:“要不回去申请搜查令吧!”

我说道:“眼下没有掌握关键证据,怕是申请不下来,况且这得费不少时间,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孙冰心急道:“那怎么办,嫌犯明明就在眼前!”

我叹息一声,没有黄小桃在,我才感觉到她的重要性,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刚走到村口,老幺便打来电话,兴冲冲地说道:“小宋宋,我查到了。”

他告诉我南江市最近只有一起韩国人失踪案,失踪这人名叫郑在镐,是个留学生,年龄二十岁左右,我叫老幺把照片发给我。

一会儿功夫,我收到了照片,果然是死者,孙冰心拍着手叫道:“宋阳哥哥,你真是神速啊!”

我笑而不语,老幺黑大使馆数据库属于违法手段,被韩国知道是要抗议的,不走正常程序当然神速了。

我说道:“咱们再杀个回马枪!”

孙冰心幽怨道:“那大叔肯定不会开口的。”

我笑道:“看我略施小计!”

我们回到大叔家,我敲开门,他一脸厌烦地道:“怎么又是你们?都说了我家没死过人。”

我举起手机,给他看郑在镐的照片,问道:“这人你认识吧?”

他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但不出所料,果然还是否认:“从来没见过!”

我冷笑一声:“是吗?他现在已经报案了,要控告你绑架、限制人身自由罪,他是个韩国人,涉及到外交问题,公安局肯定会查得特别仔细。你是想在家里谈,还是过两天去局里谈,等警车开进村里把你带走,恐怕影响不太好吧。”

大叔破口大骂:“死棒子,是他害死了我女儿,我只是教训他一下而已,居然反咬一口。”

大叔自知失言,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们进屋说吧!”

我们来到屋里,客厅里没点灯,光线昏暗,我闻到一股纸钱和红烛的气味,冥婚应该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大叔捧出一张遗相,上面是一个笑颜如花的花季少女,他悲伤地说道:“这是我女儿秦露。”

他告诉我们,秦露今天刚刚高中毕业,准备考城里的卫校,在城里一边打工一边复习功课。秦露是他的掌上明珠,秦大叔有空就去城里看望女儿,但是最近秦露却变得怪怪的,茶不思饭不想,经常一个人对着镜子傻笑,这一切瞒不过父亲的眼睛,他知道女儿肯定是恋爱了,女儿大了,他也无权干涉,只是叮嘱女儿独自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没想到一个多星期前,城里的警方通知他们去认领秦露的尸体,对他们一家人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秦露的母亲当时就脑血栓发作躺进医院了。

秦露是在一条河里被打捞上来的,经法医尸检判断是自杀。秦大叔接受不了这样的事,于是打开秦露的电脑,一条条翻看聊天记录,翻看她写的日志,想知道女儿是怎么死的。

原来秦露在网上的英语论坛认识了一个韩国留学生,两人平时都是用英文交流,那个男孩在网上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韩国富二代,发了许多Ps过的帅照,秦露和不少女生一样都喜欢看韩剧,被这个‘长腿欧巴’迷得神魂颠倒,对他百依百顺。

一个月前,这个留学生来到南江市,和秦露发生了关系,还说自己信用卡被冻结回不了国,秦露把自己几千块生活费全给他了。

没想到这个留学生是个禽兽,只想玩遍中国女人,拿钱走了之后就再无音信。秦露悲愤不已,发了许多邮件都石沉大海,她觉得自己被骗了贞操和感情,没脸回家见父母了,于是就自寻短见了。

知道真相之后,秦大叔悲恸万分,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那兔崽子要是在面前,他上去就把他的脖子扭断了!

秦大叔发动家里所有人去找这个兔崽子,皇天不负有心人,原来这人名叫郑在镐,就在南江市一所大学读书。秦大叔很想宰了这个棒子,用他的脑袋祭奠女儿,可是他知道杀人犯法,于是想了一个最好的报复手段。

年前的一天,郑在镐从学校出来,埋伏在一辆面包车上的秦家人把他拖上车,强行带到这里。郑在镐一路都在用棒子语叽哩呱哇地说话,但他们也听不懂,权当作畜牲在叫唤。

他们把郑在镐关在柴房里,然后开始准备一场婚礼,除夕晚上,他们强行给郑在镐穿上新郎官的衣服,逼他和新娘打扮的秦露拜堂成亲,然后一起封进棺材里面,抬到山上去埋了。

整个过程中,郑在镐吓得快要疯了,不停地乞饶。

秦大叔并没有真的打算要他殉葬,棺材没有钉钉子,而且上面只盖了一层薄薄的土,他完全有能力自己逃出来。

这样做就是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别再干这种欺骗感情的事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