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回去的时候给黄小桃带个礼物,但小县城也没什么好东西,只能去市里买。

初八这天,我和孙冰心坐车回到市里,我向孙冰心请教送女孩子什么东西比较好,孙冰心问道:“你要送小桃姐姐啊?”

我知道骗她也没用,除了她俩我也不认识别的女孩,就承认了。

孙冰心说道:“送点日常用品吧!这样她平时用的时候就会想到你,无形中就提升了好感度。对了,送她一把精致的伞吧,你想啊,每到下雨天,打开你送的伞,就好像你在她遮风挡雨,是不是很贴心。”

我说道:“这个主意好!问你真是问对了。”

孙冰心脸上带着贼兮兮的笑:“对了,你还记得我生日吧?”

我答道:“三月十八号!我知道了,到时候也送你生日礼物。”

“拉勾!”

她伸出手指和我拉了拉。

我听信了孙冰心的建议,买了把精致的伞去找黄小桃,黄小桃打开一看道:“谁给你出的馊主意,是孙大小姐吗?”

我愣愣地道:“怎么了,这伞不好吗?”

黄小桃噗嗤一声乐了:“你真是情商感人,送伞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礼尚往来,下次她过生日什么的,姐买个钟送她吧。”

我脑门上拉下一道黑线:“我知道送钟是什么意思!”

久别重逢,黄小桃请我出去吃了一顿饭,席间跟我抱怨这个年过得特别糟心,倒不是工作忙,还是家里那摊子怕事。

过年的时候,她父亲把王公子叫到家里来吃饭,王公子对她各种献殷勤,令她不胜其烦,她父亲好像已经把王公子当成自己的准女婿了。

我说道:“你都不甩他,他干嘛死缠烂打啊?”

黄小桃冷笑道:“我还不知道这种人的心思,王公子还有一个哥哥,各方面都比他优秀,以后肯定能顺理成章地继承王氏集团。他自己没本事,只好走别的路子,想把我娶了,以后继承我爸的公司。”

我说道:“我没别的可帮你,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挡箭牌,欢迎使用。”

黄小桃道:“那行啊,明天王公子要请我吃饭,拜托你了!”

我让她帮我也办件小事,就是答应秦大叔的那件事,找个靠谱的记者把冥婚案报道一下,制造一点积极的社会影响力,黄小桃一口答应下来。

隔日我和黄小桃去一家酒店赴约,席间我各种吸引火力,惹得王公子一肚子不快,看我的眼神都有点恨恨的,我当时没想到,竟然还因此结下梁子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返校之后一堆琐事,补考、选课,还有就是做实习的准备。今年我们要出去实习两个月,二月底我收到一个国外打来的电话,一口流利的伦敦腔,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最后一句我听懂了,问我有没有e-mail,我留了一个邮箱地址。

然后一封英文邮件发到我邮箱里,我对着英汉字典看了半天,加上王大力的帮助,才艰难地搞明白意思。原来我那篇关于骨髓内药物残留的分析方法的论文震惊欧美,国际法医学会通知我去夏威夷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顺便领奖。

我震惊得嘴都合不拢,这篇论文就是为了骗几个学分的,竟然无心插柳拿了个国际上的奖!

但是仔细一想也并非偶然,法医领域的研究已经处在饱和状态,我从仵作的视角去提出法医学上的观点,自然都是新发现。

王大力兴奋地说道:“卧槽,宋阳你太nb了!不行我得去给你宣传一下,拿了国际上的奖,这简直是学校的骄傲。”

我说道:“哎哎,你能消停点,不要乱张扬好吗?”

王大力眨着眼说道:“宋博士,你去夏威夷领奖能带上我吗?就说我是你的贴身助理,我这辈子还没出过国呢,带我出去开开眼界,看看美国的妹子长啥样。”

我纳闷道:“谁说我要去领奖了?”

我敲了几个单词回复邮件——“谢谢!我太忙了!不来了!”然后飞快地点击发送。

王大力瞪大眼睛叫道:“卧槽,你就这样拒绝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我耸了耸肩:“我又不搞学术研究,领这奖干嘛,再说去夏威夷玩一趟,万一这里出案子怎么办?”

王大力怨念地说道:“能出什么案子啊,新年刚刚过去,大家都忙着重返工作岗位,犯罪分子也该消停一阵子了吧!”

还别说,几天之后真的发生了一桩案子,这天上午我们刚放学回来,黄小桃打电话通知我,说有案子了,让我过来一趟。

我们来到局里,看见孙冰心也在,我问道:“你从现在就开始实习了?”

孙冰心笑道:“不是啊,我自愿的,我这学期已经没课了,不如过来积累点实践经验。”

王大力说道:“那以后经常能看到孙大小姐喽?”

孙冰心点头:“是啊,我也算是这里的常驻人员了,以后常来找我玩哦。”

黄小桃严肃的道:“孙老虎跟我约法三章,第一,不要让孙大小姐遇到危险,第二,绝对不要让孙大小姐遇到危险,第三,千万不要让孙大小姐遇到危险!”

孙冰心挥舞着粉拳抗议道:“我爸原话不是这样,他叫我第一,不许深夜出现场,第二,不要参与逮捕和审训,第三,不要单独行动。”

黄小桃笑道:“我替你总结了一下,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我问道:“你不打算考研啊?”

孙冰心解释道:“已经保研了。”

我心里一阵羡慕,小时候我还辅导过她数学,一转眼我们已经成了学渣和学霸两个矛盾尖锐的阶层。

黄小桃挥挥手:“闲话不多说,去看尸体吧!”

来到停尸房前,她停了下来,叮嘱王大力道:“姐给你提个醒,接下来你看到的东西,有可能成为你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你确定要看?”

王大力大咧咧地说道:“我现在看见鬼都不害怕,不就是死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黄小桃坏笑一声:“行,反正我提过醒了,后果自负!”

黄小桃猛地推开门,只见尸体并不是躺在停尸床上,还是摆在床边的。当看清之后,王大力高亢地尖叫一声,突然蹿到我背后,双手抓着我的肩膀不停哆嗦。

别说是他,连我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准确来说那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个人皮风筝!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