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在白醋熏蒸的作用下,人皮上缓缓显现出一道道折痕来,那些都是在鞣皮过程中造成的,另外还有一些刮擦痕,可能是搬运时造成的。

手腕和脚踝上各有一道绳子的勒痕,说明死者生前被捆绑过。

死者身上还有大面积的喷溅形状,从脖子到胸口上也有大片的液体流淌痕迹,我拿水杨木溶剂往上面喷了一下,立即变成了紫红色,我说道:“是血迹!”

黄小桃恍然大悟:“死者是被割喉而死的,看来当时流了不少血。”

我掀开人皮看看,又仔细看了下捆绑的痕迹,说道:“腰部和腿部的皮肤有些松垮,结合绳子捆绑的痕迹,死者应该被饿过一段时间,脂肪被消耗过,这样一来会比较好剥皮。另外,死者失踪时间应该在一周以上……”

我在人皮上又喷了些水杨木溶剂,再次举起紫外线灯反复观察,黄小桃问道:“宋阳,你在找什么?”

其实我在找血迹以外的痕迹,刚才听孙冰心打喷嚏,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做皮子要接触到芒硝、石灰、软化液等化学产品,对人的呼吸道影响很大,制皮工匠一般都有这方面的疾病,会不会留下打喷嚏时的唾沫?

想到这,我吩咐道:“孙冰心,你能化验一下这张人皮表面的成分吗?”

孙冰心点点头:“好的!”

孙冰心用酒精棉取了些样本,到隔壁化验去了,黄小桃笑道:“孙大小姐自愿来实习,连小周的活都抢了,小周刚刚还和我抗议呢。”

我说道:“人家是学霸嘛,身兼数职很正常。”

黄小桃问道:“接下来是不是要去找死者剩下的遗体?”

我说道:“不,去医院看看那个吓死的老头!”

黄小桃叫我们去停车场等她,她给手下警员交代一些任务,然后我们三人驱车赶到那所医院。黄小桃留下的小警察正在太平间外面跟一个小护士有说有笑地闲聊,看见黄小桃来,站起来毕恭毕敬地敬个礼,黄小桃点点头道:“我们来看看那个老头。”

王大力小声说道:“小桃姐姐现在好有官威啊!”

黄小桃笑道:“再怎么说也是个小领导嘛!对了,我现在已经是一级警督了。”

我赞叹道:“再过一阵子,林队大概就训不了你了。”

太平间里光线阴暗,停放了许多尸体,身上都覆盖着白被单,王大力手贱掀开一个看,吓得尖叫一声,那是个跳楼自杀的,鼻子都摔没了,一片血肉模糊。我责备道:“你这怂货,胆子小还不安分!”

王大力辩解道:“以前没来过太平间,我好奇嘛!”

小警察带我们顺利找到了那个吓死的老头,大约七八十岁,一头白发,脸上还维持着死前的极度恐慌的表情,我用听骨木听了一下,发现他的心脏已经裂了。

人如果被吓死,整个心脏会裂开,这种死法属于相当罕见的。

黄小桃问道:“没有疑问了吧?”

我疑惑道:“疑问不能说没有,公园里有不少老头吧?为什么偏偏他被吓死。”

黄小桃解释道:“死者有心脏病,加上忘记吃药,才酿成了惨剧。死者身上带的是那种装药的小格子,写着今天日期的小格子里药还是满的。”

我问道:“死者什么身份?”

黄小桃答道:“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干部。”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护士连忙拦住:“大娘,大娘,这地方不能随便进!”

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哭喊道:“老伴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怎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我以后要怎么办啊!”

我们走出去,看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在护士的搀扶下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一看见我们就说道:“警察同志,我可以见见我老伴吗?”

黄小桃道:“您老节哀,我这就带您去看看他。”

老太太来到太平间,当看到死者之后,哭得更加凶了,我安慰她说死者走得并不痛苦,这其实是骗她的,心脏爆裂的过程是相当痛苦的。

老太太哭了一会儿,在我们的安慰下渐渐平复下来,她用手帕擦着眼泪说道:“我可以把我老伴的尸体领走吗?”

黄小桃说可以,这时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老太太的手指甲有烧伤的痕迹,我不确定那是化学烧伤还是火烧的,便问道:“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我问了她的姓名、工作、家庭情况,老太太姓胡,是印刷厂老职工,跟老头是年轻时候相亲认识的,在一起过了五十多年,夫妻感情相当好。

我问道:“您手上的戒指是结婚时候买的?”

胡老太太答道:“不是,那会家里穷,哪买得起戒指,这是我俩金婚的时候,他送我的。”

我继续问道:“可以让我看看吗?”

胡老太太道:“请便!”

其实我看戒指是假,看她的手指是真,我注意到她手指甲的侵蚀是过去留下的,胡老太太解释道:“以前在印刷厂上班的时候,用手接触原浆,就搞成了这个样子。”

我建议道:“您老平时得多保护皮肤,不然有可能引发皮肤癌。”

胡老太太叹息了一声:“还谈什么保护不保护,我现在已经心如死灰,警察同志,谢谢你们,我把老伴领走了。”

黄小桃叫小警察把尸体推上,装车送到殡仪馆去,胡老太太跟着一起走了。

看着胡老太太的背影,我突发奇想,从怀里掏出一个前端呈铲状的银针,这东西主要是用来验毒的。

我追了出去,小警察正推着轮车走在走廊里,我喊了一声:“喂,你怎么搞的,死者的手还在外面呢!”

趁他一愣神的功夫,我把死者的手拽到外面:“你看看,对死者也太不敬了吧!”

小警察赶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

我把死者的手塞回去的时候,用藏在手里的银针扎了一下,然后迅速抽回来,一本正经地训了小警察几句,才放他走。

这一幕被黄小桃看在眼里,黄小桃笑道:“宋阳,你现在演技也长进了。”

我笑笑:“近朱者赤嘛!”

她好奇的问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小动作?”

我举起银针,针头已经抽取了一点点死者的皮肤组织:“取一点Dna样本。”

黄小桃一头雾水的道:“死者的身份都确定下来了,取Dna样本干嘛?”

我神秘一笑:“就当是满足我的一点点好奇心吧!我有一个小小的猜想,暂时不告诉你,怕猜错了让你笑话!”

黄小桃笑道:“跟我还见外,宋大神探,接下来有什么布署?”

我说道:“如果你有多余警力的话,去印刷厂调查一下,核实一个胡老太太刚刚说的话。”

黄小桃大吃一惊:“你为什么怀疑这个老太太,能说说理由吗?制作人皮风筝来杀夫,这种杀人方式未免太曲折了吧?”

我淡淡地说道:“只是我的感觉罢了,怀疑一切难道不是警察的基本素质吗?”

黄小桃点点头:“行,我这就叫人去查,那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我笑道:“去放松一下,到公园去放会风筝!”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