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那个公园,今天是周末,这里的人很多,黄小桃道:“早上人还要更多一些。”

我说道:“买个风筝玩玩。”

黄小桃惊讶道:“你是认真的啊!”

我点点头:“长这么大还没放过风筝呢,买一个呗!”

我们来到一个小摊子前,我挑了一个蝴蝶的,黄小桃挑了一个蜈蚣的,会发出响声,王大力还在挑。我注意到摊子后面挂了一个造型奇特的风筝,是还珠格格小燕子,做的特别丑,倒不是说赵薇长得丑,而是这个风筝丑,这风筝是拿剧照直接打印出来的,色调偏红,小燕子脸上有两大团红晕,跟个村姑似的,而且尺寸还特别大,上面积了不少灰,一看就是卖不出去的。

我一指这个风筝道:“大力,你就买那个。”

王大力想都没想就拒绝:“那个做工太垃圾,放这玩意多丢人啊,我才不要!”

我强硬地说道:“给我买这个,不然就别玩!”

王大力幽幽地说道:“原来你是这么有控制欲的男人,真替你以后的女朋友感到悲哀。”

黄小桃听了捂着嘴笑,我说道:“别废话,赶紧的!”

王大力只好不情不愿地买下那个风筝,举着它走在路上,不少人在嘲笑他品位奇葩,黄小桃不解其意地笑道:“你干嘛要整他啊?”

我说道:“这是在还原犯罪经过,大力,你会放风筝吗?”

王大力骄傲地拍着胸脯:“我风筝玩得可溜了,待会教你们啊。”

王大力教我们怎么放风筝,结果他的风筝太大,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反而不如我俩的小风筝好放。

终于,王大力的风筝飞了起来,越飞越高,在一堆五颜六色的风筝里面显得特别扎眼。

黄小桃盯着那个风筝看:“宋阳,我好像明白你的用意了……”

王大力愣愣说道:“什么意思?”

我解释道:“这个风筝很特别吧?放起来的过程有不少人在看,想一想比它还大的人皮风筝,凶手是怎么放起来的?恐怕还没放起来就已经有人报警了,所以这风筝应该不是放起来的,还是从高处扔下来的。”

我环顾四周道:“大力,先把风筝收了,我们做个试验去!”

我和黄小桃把风筝随手送给两个小孩,王大力抱着大风筝,和我们来到附近一栋楼上,我们一直上到天台,我叫王大力把风筝往下扔。

风筝盛着风悠悠地飞了下去,慢慢地飘落到一棵树上,我问黄小桃:“早上那个风筝是从哪里飞下来的?”

黄小桃摇摇头:“不太清楚,我问问!”

我说道:“最好打个电话问下气象局,看今天早上刮的是什么风。”

黄小桃打了两个电话,然后告诉我人皮风筝是从东南方向飞进公园广场的,早上刮的正好也是东南风。

我胸有成竹的道:“我们再多实验几次,确定一下凶手当时的所在位置!”

我们跑了好几栋楼,风筝被扔了很多次,变得破破烂烂的,最后我在一栋楼的六楼阳台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在这里风筝可以不偏不依地飘到公园广场上。

我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口痰,那痰的颜色青中带黄,属于阴虚火旺的迹象,里面还夹杂了一些血丝,感觉像是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吐的。

我用棉签取了些样本,装进证物袋,王大力叫道:“卧槽,真恶心!”

我说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华人神探李昌钰曾破过一起凶杀案,凶手在犯罪现场撒了泡尿,然后他通过化验这泡尿锁定了凶手,破了案子。”

王大力说道:“那也没这恶心啊!”

取完样后,我看了看手表:“这次的破案速度可能要破记录。”

黄小桃瞪大了双眼:“你这么有信心?”

我说道:“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测,凶手极有可能是个老年人,老年人思维固执,行为已经成了一种固定模式。而且老年人的作案动机多半是积年旧怨,再加上作罪手法很费功夫,留下不少证据,结合这三点,最迟明天就能破案。”

黄小桃说道:“明天要是能破案,姐请你们吃顿海鲜。”

我对王大力道:“今晚咱就别吃饭了,等明天蹭一顿大餐!”

王大力贱兮兮地作了一个抹口水的动作:“那我今天中午就开始绝食。”

这时孙冰心打来电话:“宋阳哥哥,你们跑哪去了,我化验出了一些东西。”

我说道:“这就回来,等我们。”

我们下了楼,离开小区的时候,我顺便向门口的保安打听了一下,早上有没有人开车进来,司机是个老年人,保安摇头说没有看到。

我看了一眼摄相头问道:“有监控录相吗?”

保安羞愧地说道:“我们这个小区设施老式,居民都是些流动人口,经常收不齐物业费,这几个摄相头坏了也一直没修,纯粹是装个样子。”

黄小桃问我:“你为什么觉得凶手是开车来的?”

我说道:“那么大的风筝,又不能折叠,举着它进入小区多招摇啊,凶手肯定得有一辆车!除非……”

黄小桃接过话头:“除非什么?”

我两眼一亮:“对了,你叫人查一下那个老头住在哪儿!”

黄小桃埋怨道:“话又不说完,你要急死我啊!”

我们回到局里,孙冰心问我们去哪玩了,我说放风筝去了,孙冰心撅着嘴说道:“你们放风筝竟然不叫上我,太过分了!”

我说道:“放风筝也是为了查案子,对了,你的化验结果呢?”

孙冰心取出一份报告,说人皮风筝上化验出一些唾液酶,和死者的Dna不一样,应该是另一个人留下的,极有可能是凶手打喷嚏留下的。

我点点头,把那口痰和老头Dna的样本交给她道:“再辛苦你一下,化验一下这口痰,看看和风筝上残留的唾沫是否相符?另外重点对比人皮和那个被吓死老头的Dna。”

黄小桃问道:“为什么要比对那两组Dna,宋阳,你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我说道:“倒不是我卖关子,现在还说不清楚,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

我脑海中有一些模糊的猜想,说起来比较麻烦,而且我的推测也未必是对的,所以必须先印证一下。

黄小桃笑道:“身为一名仵作,现代技术你借鉴得倒挺勤嘛!”

我说道:“手段并不重要,哪种手段有利于破案就用哪一种,我相信宋慈如果在世,有这么方便的技术在,也不会放着不用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