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我们三人出去吃了顿饭,王大力真的什么也不吃,就为了明天那顿海鲜大餐,吃完饭我们没忘了给孙冰心捎上一份。

吃完饭,黄小桃去办一些手续,我和王大力没事干,跑出去上网未免有点影响不好,就在附近散散步。

这时已经是早春,下午阳光明媚,烤得身上暖融融的,很舒服。

王大力问我毕业后打算干什么,考研、考公务员还是找工作?我顿时惆怅起来,还有几个月就要告别校园,走向社会了,以后该干什么我完全没考虑过。按照宋家祖训我是绝对不能考公务员的,但除了破案以外我没有任何别的技能,可以说我就是个高智商废柴。

王大力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宋阳,你以后不想上班吧?”

我叹息道:“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总要面对生计问题吧,像我这种废柴也只能当个上班族了。”

王大力两眼放光:“要不要跟我一起创业呢?”

我说道:“创业?做什么呢?卖羊肉串?”

王大力咂着嘴说道:“你看你,真是目光短浅,眼光要长远一点嘛,南江市还有许多商机可以发掘的!”

我觉得王大力要是创业的话还真有可能成功,因为他性格活络,八面玲珑,我笑道:“你要是创业的话捎上我,我给你打工好吧!”

王大力说道:“瞧你这话说得多见外,是你拓宽了我的人生,我一直也没有真正帮到啥忙,挺内疚的,我要是能当个你的经济支柱就好了。等我有自己的事业了,直接给你个经理,什么活儿也不用干,想破案破案,工资照拿,这是我作为兄弟能给你的最好支持。”

我笑道:“王ceo,你要办个什么公司,能透露一下吗?”

王大力仰望青空,豪迈地说道:“王氏烧烤有限公司,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道:“只卖烧烤吗?不卖毛豆和啤酒?”

王大力一本正经道:“其它项目以后可以慢慢开发,目前公司刚刚创立,正在进行a轮融资,成败与否主要看我爸会不会揍死我。”

我被他逗乐了,当时我还真以为他要整个烧烤摊,哪知道这厮骗我的,他早就有计划了,后来轰轰烈烈地搞起来的时候,把我们都给震惊了。

这时我接到黄小桃的电话,她兴奋地叫道:“宋阳,有重大发现,你猜怎么着?”

我淡淡地说道:“老头和死者有血缘关系?”

黄小桃惊讶道:“原来你早猜到了,宋大神探,快到三楼会议室来,我们等着听您的高论!”

我们来到会议室,所有人都在这里,警员们将查到的线索一一汇总。印刷厂已经倒闭多年,当年的老员工都是下岗的,联系不到负责人,所以不能确定胡老太太是否是印刷厂的。

死者的身份确定下来了,此人名叫唐小娟,是云滇省的人,几年前来南江市打工,在一家足疗保健会所当技师。平时性格比较孤僻,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男朋友,但据同事说她有一个干爹!

她干爹是个老干部,唐小娟节假日就去和跟干爹幽会,好多同事都怀疑她被包养了,私下里都嘲笑她钻进了钱眼,竟然傍上这么老的一个老头。

我问查到这个线索的警察:“她干爹是谁?”

那名警察苦笑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再一个就是孙冰心的重大发现,老头和死者的Dna百分之九十九相似,是直系亲属,也就是说,唐小娟的‘干爹’其实就是她亲爹。

另外我们在现场找到的那口痰和人皮风筝上的唾液酶Dna完全相符,可以确定留下这口痰的人便是凶手。

黄小桃问我:“你怎么猜到老头和死者有血缘关系的?”

我说道:“还是那句话,人不是那么容易被吓死的,就算他有心脏病,突然看见一个人皮风筝,感到心脏不适,他也会立即吃药。所以我就想,会不会这个人皮风筝是他认识的一个人,看见的一瞬间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冲击,所以才会被活活吓死!由此可见,老头的死绝非偶然,我觉得可以锁定胡老太太了。”

老头姓杨,死者姓唐,应该是私生女的关系。

众人一阵释然,纷纷庆幸这案子这么快就有眉目了,其实我倒不觉得意外,往往越复杂的案子就越好破,真正难破的是特别干净的案子。

这时王援朝风风火火地进来,一声不吭地坐下来,黄小桃敲着桌子说道:“王援朝,迟到不知道喊声报告?一点纪律性也没有!”

王援朝根本不理会,自顾自点上根烟道:“你叫我查的事情查到了,老头就住在公园附近的小区,每天早上去公园晨练,还有一件事情,他和胡老太太是五年前结婚的。”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胡老太太的嫌疑又多了几分。

孙冰心看了一眼化验报告,举手说道:“对了,有件事我忘了说,我刚刚从那口痰里化验出一些线索,此人有严重的哮喘病。”

我说道:“哮喘病很可能是常年接触化学品留下的病根,可以调取一下胡老太太的病历核实一下,如果她有哮喘病,那基本上凶手就是她了。”

黄小桃看了下表道:“快六点了,我们双管齐下,王援朝,你马上联系医院调取病历,其他人跟我去见胡老太太。”然后她大手一挥,冷酷地命令道:“行动!”

孙冰心兴冲冲地说道:“我也去!我也去!”

黄小桃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约法三章!”

孙冰心急道:“一个老太太又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

黄小桃道:“那也不行,原则问题!”然后交代所有人,谁都不许带孙冰心,否则扣奖金。

走的时候,我叫孙冰心把Dna检测报告给我,我们来到那个小区,到门口的时候黄小桃用无线电吩咐,车不要开进来,怕胡老太太看见警车开来会跳楼自杀。

其它人在四周待命,我们三人还有王援朝下车走进小区,等敲开胡老太太家的房门,胡老太太看见我们的时候愣了一下,问道:“你们找我有事?”

我说道:“我们能进来说会话吗?”

胡老太太连连点头:“好好,请进!”

屋里收拾得很整齐,我在桌上看见夫妻两人年轻时的合影,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看来他们认识得挺早,胡老太太给我们泡了几杯茶,我问道:“您和杨老爷子没有孩子吗?”

她说道:“年轻的时候插队到云滇省,有一年发大水在水里泡了一宿,因此落下病根,一直没要成。”然后叹息一声:“现在这屋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

她答道:“不是说了吗?七几年的时候。”

说到这里,胡老太太突然一阵剧烈咳嗽,用手帕捂着嘴,我注意到她咳出一口血痰来。

我决定不再兜圈子了,等她咳完,发动洞幽之瞳盯着她的眼睛:“你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孩?”

哗啦一声,胡老太太打翻了一个茶杯,慌慌张张地用抹布擦拭,她满脸堆笑地说道:“警察同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