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觉得贸然试探有暴露的风险,这人如果是该网站的会员,肯定相当谨慎,眼下最好的办法是让老幺出面。

我给老幺打通电话,开了免提,把事情经过说明一下,他答道:“oK,包在我身上!”

通过论坛的数据库找到这个人的注册资料对老幺来说是小菜一碟,可是几分钟后,整个论坛突然消失了,我惊讶的对老幺道:“你也太夸张了吧,把整个论坛都黑了?”

老幺语气急促地说道:“不是我干的,我刚黑进去,对面的数据库一下崩溃了,有高手在跟我对决!”

我问道:“能恢复吗?”

老幺苦笑着解释道:“打个比方说,你进一个屋子偷东西,对方把房子炸了,你能恢复?”

我催促道:“你再想想别的招啊!”

突然老幺很响地叫了一声:“放肆!”

所有人愣了一下,我还以为他对我说的,喊了他几声,老幺才答道:“那家伙竟然用一百多只肉鸡同时攻击我,把我的系统整崩溃了。”

在我心目中,老幺就是黑客中的大内高手,竟然有人能攻击他。

老幺的好胜心被激起来了,咬牙切齿得道:“我重装了系统,他奶奶的,我非整死这家伙不可!”

于是老幺就跟那个黑客高手远程斗起法来,他虽然在电话里直播,但我也不是太懂,大概就是现编病毒灌给对方,或者强行输送大量数据让对方的系统瘫痪,两人的实力完全不相上下。

我们这帮外行在旁边听着,就跟看神仙打架一样,黄小桃疑惑的道:“一个小论坛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黑客高手?”

我说道:“会不会是那家网站的人,他们既然在网络上,就有泄漏的风险,所以有一位技术高超的黑客充当他们的护法,对方察觉到信息要泄漏了,就主动出击。”

黄小桃对着手机说道:“老幺,你别光顾着斗法了,把那人揪出来!”

老幺不搭理,手机里不断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他终于喘了口气:“我整死那家伙了!不过我的cPu和硬盘也烧了,真解恨!”

黄小桃敲着桌子说道:“我不想听你的战况,快告诉我有什么发现?”

老幺慢悠悠地解释道:“小桃姐姐,人家用了代理服务器,iP地址全是国外的,不暴露自己的iP地址是黑客的基本素养,当然喽,我也没暴露我方的iP地址!”

黄小桃骂道:“这有毛用!”

老幺说道:“不说了,我得去换台电脑,拜拜!”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黄小桃叹息道:“线索又断了,这个网站防范得太严密了。”

我说道:“我回去找老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想想别的招,那个黑客总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网上吧?”

王大力道:“我觉得有可能哦,人家也许是一个团队呢。”

王大力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看来网络这条路被封死了,这时孙冰心跑进来道:“大家快过来,我有重要发现!”

原来孙冰心在死者的身体里化验到大量的一氧化碳,也就是煤气的主要成分,剂量足以毒死一个成年人,死者是中毒死的。

我沉吟道:“为什么要用一氧化碳,作为毒气的效率实在不高,只要有一定的空气流通就杀不死人。”

孙冰心拍着巴掌道:“我明白了,现场是一个密室!”

孙冰心拿过纸笔画起来,画的是死者死亡时的模样。当时死者被反绑住双手,舌头上挂着铁钩,铁钩上面的锁链连在窗户上,死者必须把窗户拽开才能活下来。

我拿起笔把窗户改成一扇门,而且是一扇很重的门,我觉得这样比较符合现实。

黄小桃盯着草图看了半天:“这简直就像美国恐怖片《电锯惊魂》一样的场景,给死者一个求生的机会,逼着他自残!”

我分析道:“第一个死者穿着铜铠甲走在火上,第二个用舌头拽开门,确实很像《电锯惊魂》,但是凶手不像电影里的反派一样公平,因为两名死者几乎是不可能活下来的。人的皮肤只要烧毁百分之七十就会感染致死,舌头上面有大量血管,就算舌头没有被拽出来,也会失血而死,这是虚假的公平!”

黄小桃低下头道:“事到如今我只能说,但愿别再有第三个人!”

黄小桃让我和王大力先回去吧,有进展再通知我,我感觉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答应了。黄小桃准备去查些线索,我们一起走出公安大楼,迎面看见王援朝走来。

黄小桃问道:“王援朝,你这两天跑哪去了?”

王援朝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顶着硕大的黑眼圈,看来这两天也没闲着,他淡淡地说道:“见一个人!小桃,你知道零六年发生的四二九案件吗?”

黄小桃笑道:“零六年?我还在读高中呢。”

王援朝沉着脸:“其实这案子和十年前的那案子很像!”

我们同时一惊,王援朝说十年前南江市也曾发生过一起用酷刑折磨死者的案件,前后死了三个人,当时那起案件已经告破,嫌疑人祁某还在豹子山监狱服刑。

王援朝去自己原来所在的分局翻阅了一下当年的卷宗,觉得有相似点也有不同点,于是他又去见了那个嫌疑人,可是那老头嘴很严,什么都不说。

我立马道:“带我们去见他!”

王援朝点点头:“我回来找你们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我上了王援朝的车,因为卷宗在他车上,我想趁这机会看一下。

十年前的案子手法相当拙劣,凶手自己制造了三种刑具,一种是套在脖子上不断收缩的刺环;第二种是不断往下落的重物机关,死者必须用手托住,但上面都是刀刃;第三种是一种平衡装置,死者站在上面,稍一移动就会有硫酸注射进身体。

这三种自创的刑具,构思远不如这个案件里的杀人酷刑巧妙,设计得也有瑕疵。比如第三个机关在操作的时间竟然漏电了,死者最后是被电死的。

当年的凶手名叫祁胜,是个研究机械学的老教授,有一次一名学生在他的实践课上受了重伤,家长跟学校打起官司。校方找来最好的辩护律师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只能由他承担巨额赔偿金,否则就得坐牢,他只能去借高利贷,卖房子,老婆也跑了。

祁胜在巨大的压力下萌生出了报复社会的念头!他认为法律只是维护特权阶层的工具,这个世界需要法外正义来维持公道,于是他利用自己的所学打造杀人机关,分别杀掉了校长,一个虐待儿童的老师,还有一个制售假酒害许多人致盲的无良酒商。

祁胜的手法实在不够高明,动机又很明显,在购买材料时留下不少蛛丝马迹,最后在如山铁证前面供认了全部罪行,落得锒铛下狱的结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