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大力到校外找了个烧烤摊,吃到一半的时候马路上开来几辆面包车,车开得很快,吱一声在马路对面停下,我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劲。

之后从面包车上跳下来一帮纹着纹身,留着长发,打着耳钉的男人,径直穿过马路朝我们走过来,王大力吓得嘴里的羊肉串都掉了:“阳子,这帮是不是黑社会啊?好像是冲着咱们来的。”

烧烤摊上的客人吓得全都跑掉了,那帮人拿着一张照片,看看我又看看照片,交头接耳了几句,看来就是冲我来的。

王大力催我快跑,我拿着羊肉串吃了一口,风轻云淡的说道:“别怕!”

王大力瞪大了眼睛:“卧槽,你怎么这么淡定?”

倒不是我淡定,主要是一来我跑不过他们,二来他们要是敢动我,宋星辰肯定会出来收拾他们。

这时一个戴墨镜的长发男大马金刀地坐在我对面,翻过手上的照片,上面是我,但一看就是在学校里偷拍的,长发男问道:“兄弟,这是你吧?”

我点点头:“是啊!”

长发男抓起一根羊肉串,边吃边说道:“不好意思,有人出钱叫我们卸你一条腿,你是自己配合一下,还是我们把你打得不能动再砍你的腿?”

黑社会这么讲道理,还是头一次见,不过也不难理解,他们跟我没有仇,纯粹拿钱办事。

王大力指着自己鼻子道:“大哥,没我什么事吧?”

长发男瞥他一眼,没理会,我问道:“谁叫你们来的?”

长发男咧嘴一笑:“你以为我会说吗?拿人钱财,替人消财,我们干这行讲究的就是一个专业!”

他勾勾手指,有个小弟递过来一瓶二锅头,长发男把酒墩在桌上:“你把这瓶酒喝了,待会卸腿的时候能少受点罪,你要是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注意到摊子角落里有一个男人的背影,在烧烤摊不吃烧烤居然在喝珍珠奶茶,不是宋星辰还能是谁。

有他在这里,我就等于吃了一粒定心丸,毫无畏惧地说道:“咱俩又没仇,你看你这么年轻,落下残疾多不好,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长发男乐了:“哟呵,还挺狂,你出来,别打起来把摊子掀了,影响人家做生意!”

这么耿直的黑社会真是少见。

我当然没动,长发男准备伸手过来掀我。千钧一发之际,马路上开来一辆兰博基尼,速度那叫一个快,好像准备一头撞进烧烤摊似的。

一帮黑社会的眼神突然直了,那车很刺耳地停下,光头强从上面跳下来,风风火火地走过来,一个大耳刮子打长发男脸上,长发男问道:“光头哥,你打我干嘛?”

“打你?我真想一刀捅了你!”光头强瞪他一眼,继续抽其它人耳刮子:“你!还是你!还有你,净给我整事!”

这帮小弟很听话,被抽耳光的时候动都不敢动。光头强抽了一圈,手都红了,过来对我鞠了一躬:“宋哥,对不起啊,是我管教不力,让你见笑了。”

长发男一脸震惊地问道:“光头哥,你认识这小子?”

“怎么说话的,喊宋哥!”光头强又一个耳刮子抽过去,长发男左右脸各印着一个五指印,我都有点同情他,这一幕把王大力看愣了。

原来长发男是光头强的小弟,接了一单私活来收拾我,光头强得知消息之后赶紧来救场,幸好来得及时。

光头强说了一堆大水冲了龙王庙之类的话,然后问长发男:“哪个兔崽子叫你们来的?”

长发男委屈地说道:“钱都收了,不能说啊!”

光头强扬起巴掌又要打,我笑道:“是王公子吧。”

长发男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然后立马改口:“不不,不是他!”

我一阵冷笑,这谎撒的简直幼儿园水平,跟我有过节又能请得起黑社会的人,除了王公子没有别人。

光头强说道:“王公子,我听说过这小子,家里怪有钱的。宋哥,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我这就带人去卸他一条腿!”

我连连摆手:“哎哎,你想坐牢啊,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

光头强摸着脑袋尴尬笑道:“宋哥打算怎么出气呢?”

王公子雇人来收拾我,这事岂能一笑了之,我轻描淡写的提醒道:“别犯法就行!”

光头强眼睛一亮:“好嘞,我保证叫这小子哭都哭不出来,我们走。”

我回头瞥了一眼,宋星辰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这家伙跟鬼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我有点好奇他平时住哪。

一场虚惊,王大力整个人都愣住了:“阳子,你真牛比!跟黑白两道谈笑风生,我现在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我说道:“哪有那么夸张,黑道的人我就认识他一个,赶紧吃完回学校吧。”

王大力抹抹嘴:“没心情吃了,走吧!”

这时老板端来一大盘羊肉串,我惊讶道:“我没点这些。”

老板解释道:“刚刚那个光头走的时候给你点了三百串,钱都付过了,还差一百多串,你先吃着,我继续烤。”

我一阵苦笑,光头强真是热情过度,我说道:“就这些吧,我打包带回去!”

这几百串羊肉吃得我们宿舍四人都闹了肚子,第二天早上像走马灯一样往厕所跑,也是乐极生悲。

隔日一早我和王大力坐车去局里,准备继续梳理线索,赶到之后,黄小桃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我,我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字?”

黄小桃说道:“咱这里来了一位客人,这事跟你有关吗?”

我一头雾水:“谁啊?”

黄小桃带我们来拘留室,只见王公子坐在里面,他见我进来,用阴森的眼神盯着我,我一阵诧异,问黄小桃他是怎么进来的。

原来昨晚王公子收拾我未遂,出去喝闷酒,在酒吧里结识了一个妖艳性感的女子,两人喝了几杯酒,准备去开房间,双方都的直接在车上玩起了车震。

岂料女子突然大喊"qiangjian"啊,王公子吓得瞬间酒醒,使劲捂她的嘴。更夸张的是空荡荡的停车场突然跳出一堆人,里面有不少媒体记者,围着他一通采访,还有‘好心市民光头强’报了警。

后来王公子就被逮了起来,这还不算什么,他被采访的时候态度恶劣,得罪了记者还能有好下场?今天早上各大媒体都登出了知名企业家王公子企图"qiangjian"的新闻,配上他当时面孔狰狞的照片,这小子一下子火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