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看王公子的眼神就像在看垃圾一样,她命令道:“去找台电脑,把网站打开给我们看看!”

王公子摇头道:“不行的,不是每台电脑都能打开,那个网站是有客户端的,和我家里的电脑处于绑定状态。不但和电脑绑定,还有iP地址绑定,如果有人把我的电脑偷走,它会自动卸载,一点痕迹也不留下。”

客户端和电脑,iP地址绑定,这种事情大概只有精通编程的黑客能办到,这家网站不管从哪个层面上来说都防御得非常严密。

黄小桃说道:“那我们就去你家,好好欣赏一下你的私人爱好!”

王公子咬咬嘴唇,点头答应了。

王公子的口供透露了一条信息,上星期的死者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刑者疾风会让通过试炼的人回去吗?我觉得从罪犯的立场来说,可能性微乎其微。

临走的时候,我叫几个警察去南江市各分区走访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发现无主尸体,尤其是没有双臂的男性。

我们四人带着王公子去他家,我问了一下他家地址,打电话告之老幺,叫他带上设备也过来,看看能不能调查到什么线索。

王公子的家位于一片高档住宅区,路上他还恬不知耻地对黄小桃笑道:“小桃,这还是你头一次来我家!”

黄小桃手握方向盘,根本不甩他,王公子自讨没趣地咳嗽一声。

来到小区门口,我们听见一阵喧哗声,小区保安把老幺当成可疑人员正在往外赶,老幺跟泼妇一样耍泼玩赖就是不走,黄小桃叫王公子过去解释一下。

把老幺救回来之后,他眼睛一亮,盯着王公子色眯眯的说道:“小宋宋,这是你男朋友啊?”

我骂道:“别恶心我了,我宁愿跟吴孟达捡肥皂也不找他!”我低声对老幺说这是犯罪嫌疑人,昨晚还找黑社会来剁我的腿,幸好我吉人自有天相。

老幺的立场立即一百八十度转变,走过去掐着兰花指,指着王公子的鼻子,妖娆多姿地说道:“我警告你啊,小宋宋是我的人,你敢对他怎么样,我让你变成第二个陈冠希!”

王大力叫道:“太好了,又有艳照门看了!”我白他一眼。

我们进了王公子家,富二代的家自然是各种奢华,恨不得鞋架都是金的,墙上有一张大幅艺术照,是王公子本人,穿一件西装,叼着玫瑰,特别骚情。

还有一张艺术照,竟然是他跟国内某三个字的二线女明星在一起拍的,衣着暴露,姿势暧昧,王公子尴尬地说道:“我跟她早分了,小桃你别想多啊!”

黄小桃冷笑一声:“没关系,我现在对你的好感噌噌上升!”傻瓜都听得出这是讽刺。

王公子打开电脑,老幺在电脑上插了根usb线,连上自己的笔记本,在旁边开始操作。一个黑色的客户端出现在王公子的电脑上,他输入帐户和密码,又用手机获取了一段验证码,然后对着麦克风念出来,这是在验证声纹,确认是本人在操作,双重保密手段简直绝了。

屏幕里跳出一行字:“深度直播,直击人类本性的直播!”

黄小桃冷笑道:“一帮有钱人花钱看别人自虐,这就叫直击人类本性?”

网站里面的模样和其它直播网站差不多,就是一个个小画面,黄小桃点开一个,就看见两个比基尼美女正在吃屎黄色的冰淇淋,涂在身上各种舔,王大力捂着嘴呕了一声,说道:“太恶了!”

老幺也直勾勾地盯着画面,嘴张得大大的。

黄小桃又点开一个,这是一个男的,没穿衣服,皮肤下面有许多肥肥的蛆虫在钻来钻去,他还不停地把蛆卵用注射器打进自己的皮下。

这一幕就连王援朝都皱了下眉,黄小桃说道:“太恶心了!你平时就看着这些下饭?”

接下来的画面一个比一个骇人,这可能是我学会上网以来,看过的最难以直视的东西。

有一个主播在自己的菊花里不停地涂凡士林,然后往里面塞了一个啤酒瓶子。我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他突然跳起来往地上重重一坐,把啤酒瓶坐碎了,血流得到处都是,主播痛得嗷嗷直叫,满屏送火箭送别墅的。

还有一对男女,往女人的那里塞了条电鳗,然后两人直播造人,一边做一边电得惨叫。

还有一个人直播用热油炸自己的手指,然后放在嘴里啃,啃得只剩下白骨。

其它还有各种"jianshi"、割肉、人体穿刺,看得我们整个人都要神经了,快手上的那些主播们要看到这些猛士,估计会惭愧得退出直播圈。

王公子小声提醒黄小桃,换个其它版块看看,原来黄小桃一直在看的版块叫‘如临其境’,就是各种自残自虐,甚至自杀。

上面有‘如临其境’、‘黑暗真实’、‘拷问人性’、‘人皮怪兽’等版块,黄小桃点开第二个,所谓的‘黑暗真实’就是各种犯罪直播。

比如直播迷女干少妇,直播公交车猥亵,在一个直播间里,我看见几个带着面具的少年正一边嘻嘻哈哈地笑着,一边殴打一个年迈的民警,那个警察被打得满脸是血,哭着求饶,主播对着镜头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人民警察的真实嘴脸!”

黄小桃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飞快地扇了王公子两个耳光,以我对黄小桃的了解,这一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黄小桃骂道:“你亲眼目睹人民公安受辱,竟然不报警!”

王公子捂着被打肿的脸,瑟瑟发抖地说道:“我要是泄密的话,我的保证金就没了,他们还会把我销号。”

黄小桃闻言又要揍他,我把她拦住道:“别冲动!”

画面里的少年仍然在殴打警察,黄小桃怒道:“我要把这几个人抓起来!老幺,把视频录下来带回去分析。”

我说道:“不行,会打草惊蛇!”

黄小桃自然不会不明白,她恨恨地咬着牙齿,我又说道:“等案子破了之后,再把这帮人抓起来算帐吧!”

黄小桃道:“不,这案子已经不再是单单要抓住那两个丧心病狂的凶手,我们要捣毁这家非法直播网站!”

听她说‘两个凶手’我想起一件事,问王公子:“是不是还有一个直播爆炸的神经病?”

王公子被这两耳光扇怕了,不敢开口,我说道:“你只是看又没有参与,不算犯法,大胆说吧!”

他说那个人叫最强皮皮虾,跟这些吃屎,自残的主播差不多,名气一般般,他的节目就是直播各种爆炸。炸个报废汽车,炸个茅厕,最厉害的一次是把炸弹缝进一头猪的肚子里,炸得血肉横飞。

最强皮皮虾跟刑者疾风可能私底下认识,从上周开始,被刑者疾风弄死的人,最强皮皮虾就把尸体拿去玩一次爆炸,毁尸灭迹的同时又有节目效果,沾着刑者疾风的光最近人气也上涨了不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