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我所料,爆炸本身也是一次表演。

我问道:“现在能看到那些视频吗?”

王公子摇摇头:“不能,这些都是直播,每个星期天晚上才有,而且这个客户端是不能录相的,打开它的时候连其它程序都不能开,否则会死机。”

这帮黑客搞出来的客户端真是母牛下不出崽——牛币坏了,我感觉改改源代码可以直接给情报机关用。

我问老幺有什么发现,老幺说道:“抱歉,刚刚看直播太入迷,我啥也没干!”

我怒道:“要你何用!”

老幺贱兮兮地一笑:“小宋宋,瞧你急的,我逗你的啦。我刚才一直在追踪数据流,这个客户端接收的数据都用了复杂的加密方式,而且我也不敢有大动作,怕对方发现。”

我说道:“那天那个在论坛上和我说话的人,你觉得是内部人员吗?”

老幺点点头:“应该是的,不然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堆人攻击我,这个你就别想了,正面突破肯定不行。”

我问道:“他们比你厉害?”

老幺顿时自尊心受挫,音调高了八度:“比我强?开玩笑!他们只是人多而已。”

黑客之间的战斗跟平时打架也差不多,人多就占优势,老幺这边一有动作,对方好几个人便同时攻击他,瞬间就把他的系统整瘫了,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我问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有什么发现?”

老幺从桌上拿起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放下鼻子下闻:“我刚刚检查了一下后台程序,发现客户端运行的时候,有一个监控程序一直在运行,我改了下源代码把它关掉了!现在这台电脑是可以带出去了,也可以运行别的程序。”

我试着在王公子的电脑上打开一个qq,果然如此。

我对王公子说道:“你的电脑我们得带走,还有你的手机。”

王公子道:“那声纹验证怎么办?”

老幺靠在老板椅上品着酒:“这很简单,验证码都是字母和数字,叫他待会把字母表和数字念一遍录下来,合成音频搞鬼畜视频我最拿手!”

王公子一开始不愿意把手机交给我,在我的强硬坚持下,他只好群发一条信息,通知所有认识的人自己换号了,然后取出手机卡交到我手里。

王公子用不着跟我们回去,离开的时候他追了出来:“小桃,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可能有些事情在你看起来有点奇怪……”

黄小桃冷冷地说道:“嫌疑人王某,你少说两句吧,省得再透露出别的脏事儿!”

王公子的表情就像被扇了一耳光似的,下楼之后,王大力拍腿大笑:“嫌疑人王某,简直绝了。”

黄小桃仰天长叹道:“我爸竟然希望我嫁给这种人!”

我说道:“像他说的一样,这就是生活圈子的不同,你爸平时也接触不到其它人,看这小伙子事业有成,一表人材,就觉得好得不得了,哪知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王大力用手梳了一下头发:“你爸就应该多认识一些我这种正直的吊丝!”

黄小桃白他一眼道:“穷跟正直是划不了等号的,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人穷的时候没有机会做坏事,一旦有钱,有许多选择,才能真正看清他的本质!”

王大力叹道:“那我什么时候能看清我的本质?”

黄小桃说道:“莫欺少年穷,你还有大好前途呢,不会吊丝一辈子的。”

王大力哈哈大笑:“借你吉言,阳子,等我有钱了,还是你的好兄弟,坚强后盾!”

说实话,这时候的王大力确实是我们中间最吊丝的,可是几年后他却变成了王老板,王总,是我们几个里面最有钱的,人生啊还真是充满曲折。

老幺和王大力坐王援朝的车,回到局里之后,王大力告诉我,王援朝差点动手揍这厮。一路上问这问那,手还不老实的去摸王援朝胸膛的肌肉,老幺这个没下限的货,连王援朝都敢调戏!

派出去的几名警察从分局取回一份卷宗,果然半个月前在一条河里发现了一具男尸,双臂是被利器整齐切掉的,分局已经立案侦查,黄小桃叫人去办个手续,把这案子并过来。

我沉吟道:“凶手果然没让受害者活下来,当时他大概还没有和最强皮皮虾合作,所以没有用爆炸的手段毁尸灭迹,因此没有进入我们的视野。我觉得这名死者可能是凶手亲自杀掉的,能验一次尸的话应该能得到不少信息!”

一名警察回复道:“案子发生半个月,尸体早就被法医解剖了。”

我问道:“那解剖之后的尸体呢?”

警察答道:“火化了!”

我一阵叹息,公安局平时接收到的尸体比一般人想象得要多,不可能都积压在停尸房,一般解剖完就送到殡仪馆去了。

黄小桃忽然说道:“标准的法医解剖流程是要录相的,宋阳,这次看不到尸体,你看录相能行吗?”

我说道:“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去把录相弄来观摩一下吧!”

下午的工作全是对着电脑完成的,警员们对着王公子的电脑看深度直播上的视频,尽可能从上面搜索信息,把那些犯罪的主播定位下来,等抓住刑者疾风之后再秋后算帐。

老幺一直在解码数据,想找到对方的iP地址。

我在黄小桃的办公室看法医解剖录相,王大力受不了这些高能画面,很快就溜了。

正看着,黄小桃走进来,手里拿着两杯星巴克的咖啡,问我:“有线索吗?”

我说道:“还在找!”

她叫我往旁边挪挪,然后在椅子上坐下来,身体挨着我,搞得我一阵紧张,黄小桃说道:“姐陪你一起看!自从跟你合作以来,好像很久没看过正经的法医解剖了。”

我倒回去,从头开始看,画面里是一名法医和一名助理,先是检查了一下尸体体表,一边检查一边口述,死者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全身赤-裸,身上有些或重或轻的淤青,脚部有一道清晰的勒痕,面积很大,不像绳子留下的,两臂从手肘往上三分之二处被利器截断。法医认为这是斧头之类的重型利器所致,这观点明显是错的,斧头的劈砍很难一击把手臂砍断。

死者的表情异常惊恐,眼睛睁得很大,嘴巴大张,好像死前有过一段非常恐怖的经历。法医检查了一下瞳孔,推算死亡时间为两天左右,我对着电脑骂道:“哎哎,鼻梁有个磕碰伤!”

视频里的法医实力眼瞎,压根没看见,继续检查别的部位。

法医掰开死者的嘴道:“没有中毒体征!”

我哀叹一声:“手指甲!看手指甲呀!”

中毒看指甲是最准的,中毒的人指甲根部会呈现不正常的紫红色,但法医又是直接忽略。

黄小桃噗嗤一乐:“瞧你激动的,跟看球似的。”

我说道:“真让你说着了,我现在的心情就和看中国队踢球一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