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检查完体表就开始解剖,黄小桃问道:“你觉得他手法怎么样?”

我点点头:“手法挺专业的,拆肋骨,取内脏的过程一气呵成,感觉是个有十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法医,就是有一点。”

黄小桃笑道:“什么啊,宋大神探!”

我说道:“套路严重!”

一个法医要验许多具尸体,渐渐就形成一种固定模式,先看眼睛,再看嘴,然后看身体,然后解剖,这个流程确实会让工作过程有板有眼、条理清晰,但却很容易忽视一些细节。

死者不是流水线上的汽车,都按一个模式来就行,许多法医长期面对尸体,已经麻木了,很容易就形成这种套路。

黄小桃点头道:“你真是一针见血啊!等这案子完了,我感觉可以开个专题研讨会,叫局里的法医好好改进一下。”

我笑道:“你损我呢?”

黄小桃摇摇头:“不啊,我真这么认为!”

我盯着取出来的内脏看,隔着屏幕,很多信息都没有,我就倒回去,再看一遍死者原本的样子。

我看得太入神,当法医把死者翻过来的时候,我叫道:“大力,把我的验尸伞取来!”

我一回头,没有王大力,只有看着我傻笑的黄小桃,我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太投入了。”

黄小桃道:“你认真起来的样子挺帅的。”

我羞涩地笑笑,倒回去再看一遍,有个地方我反复看了许多遍,黄小桃问我在看什么,我解释道:“肩胛骨有伤,你看,移动的时候肩膀的皮肤有一部不易察觉的突起,可能是骨裂!应该是被凶手用重物击打过!”

黄小桃震惊道:“太强了,隔着屏幕都能看出骨裂。”

我盯着画面叹息一声,我此刻的心声和无数深更半夜鉴赏小黄片的痴汉是一样的——“换我上!换我上!”

死者的致命伤在背后,是一处向下的穿刺伤,法医说道:“伤口疑为锥子形态的利器所致,从刺入的角度看,凶手的个头比死者高。”

我把这一段看了五六遍,连连摇头:“大错特错,凶手的个子比死者矮,凶器也不是锥子!”

黄小桃问道:“那是什么?”

我答道:“是一把钩子!凶手是从下方用钩子钩住死者后背的,如果他不是跪着的,就是个矮子,应该只有一米六左右。钩子刺进身体的形态和锥子有点像,但钩子是弯曲的,拔出来的时候会钩破一点皮肤,你看伤口上面是不是有一个左右分开的皮瓣?”

黄小桃几乎把脸凑到屏幕上,看了半天道:“好像是的!”

我叫黄小桃取把解剖刀过来,黄小桃一头雾水的问道:“你要那个干嘛?”

我神秘的道:“自有妙用!”

黄小桃去法医试验室取来一把解剖刀,我对着屏幕比对,黄小桃恍悟道:“我明白了,你在拿解剖刀当参照物,这办法太聪明了!”

警方用的解剖刀都是同一型号,我以解剖刀为参照物,确认一下伤口的长度,就能知道凶器的大小。

我计算了一下,在纸上画了一个曲线:“凶器大概这么大!”

黄小桃用手托着下巴沉吟道:“这么大的钩子,一般见不到的,除非是屠宰场里钩肉的铁钩。”她眼睛一亮道:“南江市只有三家屠宰场,我马上叫人去查!”

说着她就出去了,一有线索她比谁都性急。

我继续看视频,解剖的部分对我意义不大,胃里的内容物却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死者生前吃过什么,可以从中得到许多信息,法医自然不会忽视这一点。

法医将死者的胃袋剖开,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一个铝盘里,一样样分析,有些没消失的蔬菜和肉,听着法医慢条斯理的分析,我恨不得对着屏幕闻一下。

这时视频里的助手突然叫了一声:“这是什么?”

法医从胃里拿出一个纸团,因为已经粘在一起了,展开肯定会破损,便让助手拿去让技术组化验。

我关了电脑,去找黄小桃,对她说道:“法医从死者胃里发现了一个纸团,在证物室吗?”

黄小桃道:“我正派人去分局把证据取来,可能得等一会儿。”

我朝外面一看,天都快黑了,黄小桃说道:“要不你先回学校吧,明天一早再过来,现在急也没用。”

我问道:“今天是星期几?”

黄小桃说道:“星期三,怎么了?”

离星期天还有四天,凶手可能正在物色下一个受害者,甚至已经将他囚禁了起来,我并没有说出来,怕黄小桃心焦。

我正准备说明天见,老幺兴冲冲地跑过来:“小宋宋,有视频看了!”

我惊讶道:“什么视频?”

老幺得意洋洋的道:“凶手杀人的视频啊,我把它恢复了,佩服我吧!”

他讲了一下原理,其实在网上看的视频在电脑上是有缓存的,连网站都没想到,有人能把它恢复成视频文件,所以也没有防这一手。

我给王大力打了个电话,隔着电话都听见网吧的喧闹声,他还厚颜无耻地说在图书馆查东西,我骂道:“赶紧过来!”

所有人来到一个会议室,把投影仪打开,老幺恢复了所有王公子曾经看过的视频,他一通操作,一个画面投在墙上,老幺说道:“视频的画质可能有点损坏,不过不影响观看,祝大家观影愉快!”

众人对老幺一阵侧目,很快视频开始,大家的注意力便转移了过去。

一开始是一片黑,只能听见一个男人的喘息声,男人吼道:“放我出去,这是什么地方,救命!”

然后是一个经过变声的声音:“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那男的歇斯底里地喊道:“疯子,我槽你祖宗十八代,快放我出去!”

变声的声音一阵冷笑:“你用受之父母的手脚,虐待生你养你的母亲,然而你丝毫没有悔过之心,所以你才会在这个地方,接受地狱审判,现在你面临一个选择……”

灯光突然亮起,一间密室里,一个身穿单衣的男人被束缚在一个‘大’字形的机关里面,手脚被固定住,手臂和大腿的部位各有一个锋利厚重的刀片,距离皮肤只有几公分,他不停地挣扎叫骂。

那声音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这个机关是我为你量身设计的,你的手脚被固定住,但只要用力仍然可以挣脱。你应该注意到,上下半身各有一套电路系统,你抽出双手,就会失去双腿,像个谦卑的罪人一样爬出去;你抽出双腿,便会失去双手,从此孑然一身。”

闻听此言,男人一阵咆哮,骂了许多难听的脏话,那声音却丝毫不理会:“做出你的选择吧!在地狱的审判中清洗你的罪孽!”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