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被困在机关上面又哭又骂,虽然我们知道这个男人的结局,但还是替他捏了把汗。

我听见画面里有滴滴滴的电子音,男人的表情也越来越恐慌,我说道:“房间里安放了炸弹?看来凶手给受害者设置了一个逃脱时限。”

老幺答道:“我刚刚快进看了一下,后面没有爆炸,估计是假的。”

四分钟过去了,男人哭得满脸泪水,鼻子下面挂着长长的鼻涕,感觉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他突然大吼一声,使劲地把脚往外抽。

黄小桃紧张地抓住我的手,我感觉她的手心里都是汗。

男人把左脚拽了出来,但是手臂上的刀片并没有动,他露出一丝侥幸的表情,不止是他,我们这些观众也松了口气。

下一秒,刀片喀嚓一声合拢!由于刀子太快,一开始男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几秒后他看见自己的断肢,才像杀猪一样惨叫起来,伤口像喷泉似地往外喷血,喷得满地都是,甚至溅到了镜头上面。王大力被这一幕吓得尖叫起来,但并没有人责怪他,每个人仿佛都能感同身受地感受到男人的痛苦,无助与绝望。

男人因失血过多,脸色渐渐变白了,嘴唇也变成了青色,他一个劲哆嗦,大概是因为身体感到冷。

男人咬紧牙关又把另一腿抽了出来,随后右臂也被斩断了。失去双臂,他摇摇晃晃地从机关上走出来,跪在地上,然后艰难地用脑袋顶起身体,消失在画面里。

黄小桃说道:“双臂砍断,应该不可能活下来吧?”

我点点头:“这种流血量,五分钟内不抢救基本上活不成!但这男的身体强壮,应该能在休克之前支撑着跑出一段距离,凶手应该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把他杀掉的。”

老幺关了视频,打开灯,我听见屋里传来一片大喘气的声音,不少警察点烟的时候,手都在哆嗦。

黄小桃感慨道:“当时无数人在网上观看这一幕,却没有一个人良心发现报警的,人性真是丑陋!”

我说道:“这个网站有严格的权限设置,能看到这个直播的人应该是里面权限最高的ViP会员,他们早就对些丑陋阴暗的东西司空见惯了,内心已经麻木了,在他们眼中只是一场娱乐。”

黄小桃总结道:“入鲍鱼之肆,久而不知其臭!”

我说道:“没错!”

稍事休息,让大家的心里喘口气之后,老幺请示道:“继续看吗?”

黄小桃说道:“先不急,把刚刚的再放一遍!”

我们把刚刚的视频又看了一遍,放到三分之一处的时候黄小桃喊了声停,叫大家从画面里分析一下地点。众人各抒己见,有人说墙面漆底部有些潮湿发霉,可能是江边的建筑,有人说可以技术处理一下,看看白炽灯的型号,调查一下生产厂家。

画面里的房间非常干净,几乎没有线索可循,黄小桃问我有什么意见,我只能摇头。

王大力忽然道:“小桃姐姐,我有个发现哎,这个机关上面推动刀片的好像是液压装置,我感觉像是农用机械上拆下来的,可以调查一下。”

黄小桃笑道:“可以啊大力,想不到你也派上用场了。”

王大力搔着头傻笑:“我是学应用电子的嘛!”

黄小桃对我说道:“宋阳,你瞧你这次被王大力比下去了吧?”

我经王大力这一提醒,还真想到一点,叫老幺把视频快进一下,快进到机关启动的时刻。

和我想的一样,我看见灯泡黯淡了一下,当下说道:“这个机关功率非常大,让整个电路的电压都降了一下,能不能去发电厂查询一下南江市各地当天的用电峰值?”

黄小桃眼睛一亮:“你这个思路很好,可是操作起来太难,任何一台大功率电子设备启动都会有一瞬间电压不稳定,南江市每个家庭几乎都有大功率电器。”

我说道:“一个点自然难查,我们可以把点变成线!”

黄小桃疑惑道:“变成线?”

我问老幺前后两次刀片启动的时间间隔是多少,他快进快退了一下,告诉我是四十三秒。

我说:“前后两次用电高峰,间隔四十三秒,时间锁定在三月八号晚上九点左右,这个范围可以了吧?”

黄小桃笑道:“你真有主意,行,我回头派人去查。”

除了我的意见之外,大家还有另一个比较靠谱的意见,凶手肯定没有单独生产这些零部件的能力,肯定是买来的,可以找专家分析一下上面的部件,去厂家走访一下。

黄小桃在一个小本上记下这两条线索,然后我们开始看第二段视频。和上个视频一样,一开始一片漆黑,只有一个男人的喘息声,明显能听出来这个男人年龄比较大。

经过处理的声音问道:“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男人哭喊道:“求你了,放我出去,我上有老下有小,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多少钱都没问题!”

那声音冷笑道:“你是一个自私、冷漠、没有公德心的人,你在公共场合抽烟,无视别人善意的提醒,所以你现在才会在这里,接受地狱审判。你喜欢让别人闻你的烟味,现在就来闻闻你自己的烧焦的味道吧!”

一片火光,只见地上有一个坑,里面全是烧起来的火碳,这一次屋里没开灯,照明就由这些火碳提供。

火碳边缘的空地上站着一个穿着铜盔甲的男人,盔甲的样子和监狱里那老头画的几乎是一样的,只有局部不同。穿着铠甲的男人紧挨着墙壁站着,一动不敢动,生怕踩到火碳里。

那声音继续说道:“如你所见,出口在你的正前方,你必须从这片火焰迈过去才能逃生,如果你不采取行动,屋子里的温度会越来越高,五分钟后你将被活活烤死,拥抱自己的罪与罚吧!”

黄小桃叹息道:“我现在看着这样的画面,觉得最可恨的并不是凶手本人,而是当时那些叫好、打赏、点赞的看客!是他们助长了凶手的气焰,甚至可以说,是他们造就了这一个个扭曲变态的杀人狂。”

我说道:“同感。”

黄小桃喊了一下停,询问众人这是不是上一个房间,大家的意见各有不同,老幺答道:“这很简单,我来!”

他调出一个画像处理软件,把两个视频的截图放在一起,将透明度调成百分之五十,一点点把线条对齐,结果发现第二个房间要长一点,明显不是同一个地方。

我忽然叫道:“老幺,你把第二张图放大,墙上好像有东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