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把截图放大,墙上有一片斑驳的石灰涂层,夹杂着一些红色,是比较规格的色块,感觉像是标语之类的,但是字已经认不清了。

我在手心写写划划,尝试了不少次,辨认出中间有个字是‘鼠’,便问道:“哪个地方的标语里会有‘鼠’字?”

王大力叫道:“打倒牛鬼蛇神!”

我白了他一眼:“有鼠吗?”他尴尬地埋下头去。

老幺则说道:“鼠标一点,精彩无限,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去上网的网吧里就写着这样的话。”

他这意见好像也没啥意义,因为其它几个字明显不像。

王援朝淡淡地说道:“防鼠灭鼠,责任重大,应该是个粮仓!”

我用手写了一下,果然全部能对了,黄小桃把这条线索记下来,叫老幺接着放视频。

视频里的男人乞饶了半天,终于硬着头皮往火坑里迈,他第一脚下去,立即撤了回来,嗷嗷乱叫,鼓了半天勇气才继续迈步。

可以想象,当时屋子里温度不断上升,他被困在密不透风的铠甲里,一定浑身是汗,闷热得快要窒息。

男人想用很快的速度跑过火碳,但这个铠甲上面有弹簧连接着关节处,使他很难跑快,步子也迈不大。这个细节我还真没料到,监狱里的老头却想到了,要么他是个变态,要么他和凶手有瓜葛!

男人一边惨叫一边在火碳里艰难跋涉,快要走完全程的时候,他突然摔了一跤,整个人倒在火碳里剧烈挣扎,碳火被翻动得直冒火星。

我们揪心不已地看着男人在火里挣扎了足足半分钟,最后不再动弹了。视频里除了火碳燃烧的噼啪声外,还有皮肉被炙烤的滋滋声,不断有融化的脂肪从铠甲缝隙里滴进火里,蹿起一束小火苗。

我此刻的心情非常难过、压抑,屋子里也传来一片叹息声,气氛低沉到了极点。

黄小桃放在下面的手一直在颤抖,她提高声音说道:“都打起精神来,我们继续分析视频,争取早日抓到这个变态!”

我嘱咐道:“老幺,退到他摔倒的瞬间再看一遍!”

老幺把视频退回去,播了三遍,我叫他一帧一帧地往前进。在某一帧上,我看见碳里面有东西,是一个长条型物体,被烧得通红。

我说道:“火里面放了一段钢轨,凶手是故意叫他摔倒的,所谓的地狱审判根本没有公平可言。”

黄小桃也看出来了:“嘴上公平,其实暗箱操作,真是卑鄙!”

老幺把画面放大,大家研究钢轨的形状,看起来像铁路上的一段轨道,可是那玩意一般人是弄不到的。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官站起来道:“这不是钢轨,是工字钢,就是天花板承重用的,看这个型号是六十四号,我知道哪家厂商有生产。”

黄小桃立刻把这条线索记下来,其它人各自发表意见,主要集中在这副铠甲的部件上。

我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段工字钢很沉吧?”

老警察点点头:“少说得有三四十公斤。”

我说道:“凶手个头不到一米六,很可能抬不动。”

黄小桃皱了皱眉毛道:“你这观点就有点武断了,就算是我,三四十斤的东西咬咬牙还是能抬动的。”

我指着画面解释起来:“你看地上的坑是新凿出来的,铠甲的部件也很沉重,再加上这块很沉的工字钢,凶手应该是个脑力派,应付这些体力劳动估计有点够呛。我觉得他这时候应该和别人联手了,就是那个爆炸狂魔——最强皮皮虾!”

黄小桃说道:“这个我们都知道啊!”

我继续分析:“最强皮皮虾的加入让凶手的犯罪方式发生了许多改变,这两人私下里应该走得很近,极有可能是住一起的,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从最强皮皮虾的直播里找一些线索!”

黄小桃表示赞同:“这样一来,线索就变多了……”

我叫老幺把最强皮皮虾的视频调出来看看,他找了半天,因为视频上没有标题,他找的过程中我们被迫看了不少劲爆的内容,不少人表示明天都不想吃饭了。

终于,老幺找到几个Z打头的文件,全是最强皮皮虾的视频。他点开第一个,视频里有个戴面具的人对着镜头,他身材魁梧,穿一件露着胸口的马夹,身上有一些纹身,感觉是个特别豪放粗野的人。

黄小桃说道:“这个人看起来很好找!”

最强皮皮虾直播的地方是个公厕,他的声音虽然经过技术处理,却透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兴奋,他一边讲解一边往粪坑里安装小型炸弹,然后退到画面外面。

不一会儿有个男的来蹲坑,蹲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被炸了一身的屎,男的骂骂咧咧地拎上裤子走了,主播在画面外笑得快要断气了。

然后又有一个男的来了,黄小桃问道:“这视频多长?”

老幺答道:“四个钟头。”

黄小桃摆摆手:“不看了不看了,换下一个!”

最强皮皮虾的直播真够无聊的,难怪火不起来,当第二个视频打开的时候,所有人惊呼一声,甚至有人站了起来,因为这个地点正是那个火焰房间!

黄小桃说道:“宋阳,和你料想的一样,这两人关系确实私交不浅。”

这一次,最强皮皮虾把一个炸弹放在活猪的肚子里,说是活猪,其实已经快断气了,趴在地上哼哼唧唧,黄小桃不准备往下看了,叫老幺换下一个。

我说等等,目不转睛地盯着视频看,黄小桃问我发现了什么,我说道:“这是一头老母猪!”

“噗!”坐后面的王大力惟妙惟肖地表演着喷血的动作:“看了半天你就发现这个?”

不少警察也在偷笑,我问道:“你们平时吃过老母猪肉吗?”

黄小桃原本也是一头雾水,突然眼前一亮:“对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母猪肉是不准贩卖到市场上的,不产崽的母猪会被弄去安乐死,畜牧局会给补偿款。当然也有一些不法商贩把老母猪弄成肉馅卖给包子铺,不过南江市食品安全局前阵子刚整顿过,市面上是见不到母猪肉的。”

我总结道:“总而言之,一般人弄不到老母猪!”

第一名死者是被钩子钩死的,黄小桃分析是屠宰场的专用铁钩,然后这个视频里,最强皮皮虾又弄来一头老母猪,从这两点可以看出——

杀人的是最强皮皮虾,他的工作应该与屠宰场有关!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