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赶紧坐车回局里,黄小桃叫人赶紧在局里搜索,同时通知下面所有辖区。

我们连晚饭都是在局里吃的,调查线索的警员相继回来,透过走访已经弄清最强皮皮虾的真实身份!他真名叫李德荣,是菜市场卖猪肉的,大家都管他叫猪肉荣,这人性格火爆,经常因为几块钱跟客人吵架甚至打起来,最大的嗜好是看美国大片,尤其是那种有爆炸镜头的,他百看不厌。

有个卖菜的同乡反映,猪肉荣以前在东北的时候,倒卖过雷管和土炸弹,也不是做什么非法勾当,就是卖给人炸鱼,自己也喜欢研究这些东西。

去年他突然不干了,他那个性格自然是藏不住秘密的,街坊邻居都知道,他在快手上当了一名主播,直播捣鼓各种炸弹。有一次在直播中他炸伤一个路人,平台把他开了,后来不知道去哪直播了。

我们在网上一搜猪肉荣,果然出来不少他的直播视频,但比起他在深度直播上干的事情简直小巫见大巫!

黄小桃简单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会开完,找炸弹的那拨人回来了,说局里里里外外都翻遍了,没发现炸弹,黄小桃说道:“除了公安局,还有哪些地方有警察?”

孙冰心数着手指:“民警、交警、协警、特警的单位和住处。”

黄小桃道:“那范围就太大了,到明天早上都找不到。”

我想了想道:“这些地方他很难进来,应该是既有警察,又容易混进去的地方!”

王援朝说道:“前阵子我在警校训练新学员,我感觉现在警校的管理有点松懈,那帮小子经常晚上溜出去上网,我晚上巡逻的时候能抓住一打。”

黄小桃猛地一拍桌子:“对,我们马上赶过去!”

孙冰心准备跟我们一起,黄小桃拦住她说道:“晚上不许出现场。”

孙冰心愤愤地说道:“又拿紧箍咒约束我,这次是特殊情况嘛!”

黄小桃道:“那也不行。”

孙冰心赌气的说道:“那我跟宋阳哥哥的基友一起看直播去了。”

我们一行人来到警校,诺大的警校挨个搜有点不现实,王援朝找到校领导,说有紧急情况,要播一条广播。

我们来到播音室,王援朝拿起话筒,清清喉咙说道:“紧急情况,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我是教官王援朝,我们怀疑有犯罪分子在你们的住处安放了炸弹,所有同学立即停止手下的活动,搜查自己的宿舍、教室,每班派出一名班干部来操场汇报情况。”

王援朝的广播播得有模有样,他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是要说话的绝不含糊。

不一会儿,操场上来了一批警校生,九零后新生一听说有炸弹,兴奋得不得了,表示要跟我们一起追查凶手,王援朝板着脸拒绝了。

所有年级都搜了一遍,却没找到炸弹,也没有人目击到可疑分子混进校内,黄小桃失望地说道:“又扑了个空。”

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老幺那边也没有线索,最强皮皮虾的直播还没有开始,画面上只有一个倒计时,不少水友在等着看直播,我沉吟道:“不对,我们忽视了一件事!”

黄小桃问道:“什么?”

我说道:“午夜十二点,无论是交警、民警、协警哪怕是你们刑警也下班了,他怎么能百分百确定炸死警察呢?除非有一个地方,能百分百确定那里有警察,而且不会被疏散!”

黄小桃瞪大眼睛,我也想到了,我俩几乎同时说出来:“医院!!!”

上午那些受伤的警察现在都躺在一家医院里,医院比公安局要容易混进来,随便弄一件白大褂、戴上口罩就能溜进病房,而且那里的警察是不会移动的。

黄小桃一看手表:“来不及了,赶紧去医院!”

我们上了车,一路疯狂地闯红灯,十一点五十五分,我们赶到医院,老幺打来电话:“不好了,直播开始了,画面里出现的是一家医院!”

我说道:“我们已经赶到了。”

眼下拆弹已经来不及了,黄小桃叫我们把所有受伤警员转移走,当然也包括同病房的其它病人,把护士站的护士也叫来帮忙。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我跟王大力一人架着一个警员往外走,一路上谁也没说话。

等把伤员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我看了一下手机,还剩一分钟,差不多所有人都在这里了,黄小桃说道:“相互辨认一下,有遗漏的吗?”

大家相互辩认,因为好些警察裹着绷带,不是很好认出来,突然有个人说道:“小郑、小李、老马在403病房,没出来!”

同来的警员里面也有两个不在,他们可能正在403病房。

黄小桃转身朝那个方向跑,我和王援朝赶紧跟上,一路上我不停看手机,就在还差二十秒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响,爆炸的震动让整栋楼摇晃起来,然后一阵风暴沿着走廊席卷过来。王援朝迅速用后背替我们挡了一下,风暴里的碎石子噼里啪啦地打在他的后背上。

黄小桃几乎要疯了,拼命想要冲出去,等尘埃稍稍落定,王援朝才放她走。

我们来到403病房前,看见一地碎石,以及人体残骸,屋里还燃烧着火苗,浓烟刺鼻,黄小桃朝墙上重重砸了一拳,骂道:“混蛋!混蛋!”

面对此情此景,我想不出安慰黄小桃的话,蓝牙耳机里传来老幺的声音:“宋阳,炸弹提前二十秒爆炸了。”

我本以为是自己手机上的时间不准,看来最强皮皮虾确实提前引爆了,之前拆弹专家对着照片分析过,那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难道上面还装了遥控引爆器?

我迈进一片狼籍的房间,使劲地嗅闻,顾不得把浓烟吸进肺里,我闻到一股硝化甘油的味道。

硝化甘油是众所周知的炸药,但同时也是一种心血管药物,医院的药房是可以找到的,最强皮皮虾应该是从医院偷了拿来制成炸弹。

这种物质气味很强,我走出房间,这时王大力气喘吁吁地跑来说道:“太好了,你们没事。”

我叫道:“大力,去拿些针灸用的针来。”

王大力问道:“你要那玩意干嘛?”

我咬牙道:“不能再被这个混蛋牵着鼻子走了,我要用天狗寻踪术把他揪出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