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招呼我们上车,刚坐上车,就听见远处传来爆炸声。黄小桃置若罔望地继续开车,我打开她的无线电问发生了什么,一名警察汇报道:“疑犯朝我们丢土炸弹,无人伤亡。”

我说道:“你们小心!”

我们火速赶到人质的藏身之处,两名人质在两个地方,几辆警车在一个路口兵分两路。我和黄小桃、王大力赶到一片城中村的老旧出租屋,门是锁着的,我拿出铁丝开锁,屋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喊叫:“别进来!别进来!”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生怕一推门就会触发什么机关,我隔着门冲里面喊:“我们是警察,来救你的。”

屋里的人问道:“真的吗?快来救我,我支撑不住了!”

我这才把门捅开,警察握着手枪鱼贯而入,屋里什么家具也没有,窗户被木板钉死了,当我们来到里屋的时候,一道强光晃得我睁不开眼,好半天才适应。

只见地上全是电灯泡,覆盖了整个房间的地面,一个瘦巴巴的男生只穿了条内裤趴在电灯泡上,全身油光光的。

我使劲嗅了嗅,他身上有一股汽油味,原来刑者疾风给他全身涂满了易燃的无铅汽油,只要一个灯泡碎掉,灯丝的热量立即会让他全身燃烧起来。

男生看见我们闯进来,号陶大哭起来:“快救我出去,我烫得受不了了!”

黄小桃咬牙骂道:“他骗了我们,明明说释放人质,又做出这种事情!”

我说道:“先救人吧,去把电闸关了。”

一名警察答应着去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冲到外屋,那名警察刚搬了个凳子,踩在上面正准备拉闸,我赶忙阻止:“先别动,让我看看!”

我站到凳子上朝电箱里看,乍一看什么都没有,但是角落里却有一道红光在闪烁,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极有可能是炸弹!

刑者疾风果然不会轻易让我们把机关破解了,我说道:“先别动电闸,去找一个泡沫灭火器!”

话音刚落,屋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夹杂着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王大力跑出来喊道:“阳子,快过来救人!”

我赶紧回到里屋,看见受害者全身燃烧,正在灯泡上打滚惨叫,我也顾不得太多,把衣服脱下来,一路踩碎许多灯泡,用衣服扑灭他身上的火焰。

可是汽油燃烧得实在太猛了,那人在挣扎中抱住我的腿,我的裤子也跟着烧了起来,黄小桃突然拔出枪,准备结束他的痛苦,我大喊:“不行!”

幸好这时那名警察抱着灭火器冲了进来,对着受害者一阵狂喷,火这才熄灭。

受害者全身裹着一层白花花的泡沫,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感觉怎么人都瘦了一圈。我用手试探了一下,他还有呼吸,于是赶紧把他抱起来,让黄小桃叫救护车!

发生这种事,可以说间接是我们造成的,受害者本来在灯泡上勉强维持平衡,得知警察来救他,紧绷的精神瞬间松懈下来,结果弄碎了一个灯泡。

我们把他抬到外面,几名警察把衣服脱下来铺在地上让他躺着。他全身的皮肤完全烧毁了,这种烧伤程序很快就会感染致死,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一直和他说话,让他保持清醒。

黄小桃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眼神黯淡地告诉我:“另一个人没救下来!”

一会儿功夫,救护车开来,把受害者接走了,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黄小桃留几个人守在这里,待会要派拆弹专家过来处理炸弹,其它人先回局里。公安局外面停了几辆警车,另一队警察在那里等我们,我们下车之后,他们迎过来愧疚的道:“队长,是我们的失职!”

黄小桃问道:“尸体呢?”

他们带我们去停尸房,当我看见尸体的时候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根本不是尸体,而是中世纪的刑具铁处女,这种刑具外表被塑造成圣母玛利亚的样子,里面有许多尖刺,把人放在里面一合拢,那些刺就会穿透身体。

放在停尸床上的铁处女一直在滴血水,原来他们当时找到受害者,发现她被困在这个刑具里面,身上插了许多刺,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意识不清了。

警察试图打开,突然听见受害者一声惨叫,好像有什么机关被触发了,之后怎么喊她都没动静。原来这个特致的铁处女内部的刺全部避开要害,不打开只会慢慢失血而死,一旦推开,会有另一部分尖刺露出来,瞬间穿透受害者的要害。

死者整个人已经嵌在里面,他们只好把整个刑具抬了回来。

说完之后,那几名警察说了许多‘对不起’,黄小桃气得手都在抖,吼道:“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动动脑子!去向受害者的家属道歉吧!”

我安慰她说道:“别动气了,这是凶手下的套,怪不得他们!”

这个尸体连我都验不了,只能等明天请机械专家来把刑具拆开再说。

虽然已经是深夜四点,但所有人都没有睡意,我们忧心忡忡地等着王援朝他们回来,天快亮的时候,王援朝等人才驱车赶回,从车上推下来一帮戴手铐的人。

我一阵惊喜,以为凶手被逮捕了,可是过去一看,两名凶手都不在里面。

原来当时王援朝追上去,看见一辆黑色轿车接走了猪肉荣。警车全速追赶,那辆车突然开进林子里面,然后从林子里面出来十几辆型号,车牌号一模一样的车,让他们瞬间傻眼。

王援朝冲上去撞停了其中一辆,结果上面坐的只有一个小混混,他们相继把剩下的十几辆车截停,每辆车上都坐着一个小混混。

这些小混混供认说他们是别人花钱雇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问道:“有漏网的吗?”

王援朝点点头:“有四辆车没抓住,凶手可能在上面!”

我叹息道:“凶手应该不在上面,他可能在林子里面弃了车,你们追的所有车都是替身。”

刑者疾风的逃脱手法真是滴水不漏,令人刮目相看。

王援朝还告诉我,抓捕过程中,宋星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帮了些忙,打伤好几名小混混,还有警察!

因为这家伙一直不表明身份,被同行的警察当成疑犯,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把三四名警察打伤了。王援朝不是喜欢推卸责任的人,但从他的话我能听出来,假如宋星辰没帮忙,可能不会有四辆车漏网。

我一阵懊恼,这家伙就是个独行侠,没有一点团队合作精神的,不该让他出手的。

我问道:“伤得重吗?”

王援朝摇摇头:“不重,他的手法比较巧妙,全是关节脱臼,我后来都给接回去了。”

我心想那还好,不然我以后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几名警察了。本以为宋星辰身手了得,加上王援朝就是如虎添翼,我大错特错,他俩在一起根本就是正负抵消!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