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路追踪脚印,来到一片烂尾楼附近,脚印已经淡得看不见了,我收起验尸伞,对同行的几名警察说道:“我和黄小桃上去,其它人在后面待命!”

我虽然没有警衔,但他们对我也像对黄小桃一样言听计从,众人留下来,我把验尸伞交给王大力,和黄小桃继续朝里面走。

这片烂尾楼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工程,当时是想搞一个别墅区,因为这里交通不便,房子盖得再精致有钱人也不愿意来,项目就黄了。沿途能看见一些半成品的别墅框架结构,有些刚打好地基。

我用洞幽之瞳四处查看,当来到一栋三层小楼前,我用手挡了一下黄小桃,她低声问道:“人在上面?我马上呼叫增援!”

我连忙阻止:“先别,把你的枪给我!”

我接过她的枪,对准天上准备开枪,黄小桃说道:“你干嘛,小心打草惊蛇!”

我微微一笑:“我就是要打草惊蛇。”

说完,我对天放了一枪,结果这个比没装成,我忘了开保险,黄小桃笑道:“一看就没摸过枪,小心后座力把手腕震伤,姐教你吧!”

她从后面环住我的胳膊,替我打开保险,然后双手握住我的手,那对丰满的胸部紧紧地贴在我的后背上,我一阵心跳脸热。可是对这种亲密接触的反应比以前要淡定多了,要不是当时的环境不允许,我也许会鼓起勇气,来个更加亲密的接触。

砰一声,枪声震碎夜空,像雷声一样回荡不止,我听见二楼有个声音尖叫一声:“哎哟!”

我和黄小桃对视一下,同时笑了,我大声说道:“滚下来,不然待会叫特警冲上去,把你们统统击毙!”

上面有个人高喊:“别开枪,我投降,我投降!”

我问道:“有几个人?”

那人答道:“十二个……”

我说道:“行,你们相互盯着,有一个人敢逃,剩下的人罪加一等!”

那人连忙答道:“不跑不跑,绝对不跑,我们只是拿钱办事,网站的事跟我们无关。”

其实这栋楼就一个出口,谅他们也跑不了,十二个人下来的时候,黄小桃用无线电叫其它警察过来,那些人一个个举着手来到我们面前。他们都是些瘦瘦的技术员,脸色苍白,眼泡浮肿,一看就是长时间宅在屋子里不出门的。

黄小桃问他们是干嘛的?他们交代是替网站作日常维护和管理工作的,老幺那次遭遇的黑客就是他们,刚刚接到负责人的电话,说网站暴露了,叫他们马上撤离。

我问道:“负责人是谁?”

一个男的回答:“坐车跑了。”

我问道:“为什么不带上你们?”

他无奈一笑:“他是老板,自己的命最值钱,哪管我们死活啊,我们只好躲在这里。”

我突然抓起他的手看了一眼,冷笑道:“还装,你就是负责人!”

这人明显比别人脸色要健康些,手指一看就不像长期接触电脑的,而且他身上那件t恤衫明显不合身。

那人还在否认,拼命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就是个普通的主管。”

我问剩下的人:“他是负责人吗?老实交代可以减刑。”

众人立马叛变,指着他道:“对,就是他给我们发工资的!”

这帮人老实巴交的,根本不需要用手铐,我和黄小桃一头一尾押着往回走,迎面遇上来增援的其它警察,他们对我们这么神速地抓住疑犯都大感惊讶。

黄小桃大手一挥:“全部押回去审问!”

推上车的时候负责人还在叫喊:“网站不是我办的,是幕后老板主持的,大人我冤枉啊!”

出乎意料地把这个网站连根拔了,黄小桃心情不错,笑道:“喊青天大老爷也没用!”

我们押着这批人回到局里,王援朝带的另一队人很快和我们汇合了。果然和我预料的一样,负责人把自己的手机扔到了一辆卡车上,但他竟然忘了将手机里的内容删除掉,里面还有大量联系人。

回去之后,警方连夜审训这帮人,我一方面比较兴奋,另一方面急于知道审训结果,就没回学校,跟王大力,老幺去找了个大搭档吃了顿夜宵。

那几个程序员上来就全招了,他们其实和老幺是一样的,只懂技术没有立场,一听说有这份高薪工作就来了,有些人是做后台维护的,对网站上播的内容根本不知情。

那名负责人就比较油滑了,一直避重就轻不肯说实话。

黄小桃把我叫过去,我往他面前一坐,冷冷地说道:“你说的幕后老板是谁?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

负责人尴尬地笑道:“这我也不知道啊,我的工作就是找一些主播来直播,管理财务,跟他们一样都是拿钱办事,幕后老板我是从来没见过。”

我一拍桌子:“你在撒谎!”

负责人两手一摊:“警察同志,我这全是实话,你不信那我没办法!”

嫌疑人有负隅顽抗型的,有神经病型的,这种就属于满脸诚恳却一嘴瞎话的,我虽然能识破他的谎话,却不能读他的心。

黄小桃突然对我说道:“换王援朝进来吧!”

我猜到她的意思,但是还是问了句:“他有办法撬开这家伙的嘴?”

黄小桃点点头:“知道王援朝为什么混这么多年还是普通警察吗?因为他下手最黑,遇到不肯撂的疑犯就往死里收拾。”她朝负责人看了一眼,悠悠地说道:“警察动用私刑虽然违法,但对这种人渣用不着讲原则!”

负责人哆嗦了一下,颤抖着说道:“警察同志,我说的句句属实啊!如果有半字是假,天打五雷轰!”

这个男人虽然双手没沾过血,但他打造的平台孕育了数不清的变态,害死了许多人。我并不反对用点非常手段,只不过从效率上来说,我觉得揍他一顿效率不高。

我掏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的是入梦散,我放在他鼻子下叫他闻,他吸了一点,眼神立即恍惚起来。

我用暗示的语气说道:“有没有感觉椅子越来越烫,是不是快坐不住了,闻到自己的皮肉烧焦的味道了吗?”

男人尖叫一声,拼命地扭动身体,好像真的坐在烙铁上一样,声嘶力竭地吼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我猛的一拍墙壁,吼道:“老实交代,网站是你建的吗?”

我闻到一股尿骚味,低头一看,一片尿渍在他的两腿之间缓缓扩散,他瑟瑟发抖地答道:“是……是我建的。”

我问道:“为什么建这个网站!”

他恐慌地说道:“挣……挣钱!”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