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车技是跟姑姑学的,估计倒车入库都够呛,而且我也没有驾照,便说道:“车还是算了吧!我平时打的挺方便的。”

黄小桃笑道:“别推辞了,收下吧,这是为了办案方便。”

我想了想,问王大力:“对了,你去年暑假不是说要考驾照吗?考了吗?”

王大力一阵搔头:“我那是敷衍我老爸,跑去考了科目一,只会点理论知识。”

我说道:“那这样吧,我根本没时间考驾照,车给你开。大力,等这个案子完了你赶紧去把科目二考了,以后我坐你的车。”

王大力捂着胸口,激动万分的叫道:“卧槽,幸福来得太突然,阳子,你要不要对我这么好,不怕我爱上你吗?”

我笑道:“少来,我是叫你给我免费当司机。”

王大力一拍胸脯:“以后请叫我王师傅!”

黄小桃笑笑,继续说道:“除了网站的存款被冻结了,我们还把从电脑上找到的所有主播的存款冻结了,网站突然之前没了,也不在乎什么打草惊蛇。我已经申报上级,在全国范围内把这帮违法乱纪的主播统统抓起来。”

我说道:“这事情要是公布出来,绝对是主播圈的一枚核弹!”

黄小桃点点头:“肯定是不能公布的,你知我知就行。”

我问道:“也就是说,刑者疾风也被冻结了存款?”

黄小桃答道:“名单里面有汪一舟的名字!”

现在的年轻人出门根本不带现金,全是刷微信和信用卡,冻结存款就意味着他现在寸步难行,俗话说计狠莫过绝粮,这招釜底抽薪应该能重创刑者疾风。

除此之外,黄小桃已经给所有分局发了协查通告,严密监控每个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码头,并且全省联网缉拿他,只要他在任何地方一使用身份证立即暴露。

警方的天网一旦张开,再小的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刑者疾风已经被钉在南江市走不掉了,我们要做的就瓮中捉鳖!

我们来到一片空地,周围围了一圈警察,猪肉荣的尸体赤条条地躺在地上,严格来说只有半具。之所有能够辨认出来是因为菊花里面插着一根木桩,腿上糊满了凝固的鲜血,孙冰心蹲在旁边,正在检查。

猪肉荣杀了六名警察,毫无疑问是个罪大恶极的凶手,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只是一个单纯想出名的年轻人,在各种因素的推动下变成了炸弹狂魔,看见他只剩下半身的尸体,我不禁有些同情他。

我看着尸体问道:“尸体为什么在这?”

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你傻啦,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我环顾众人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尸体明明可以留在某个房间里不理会,但是刑者疾风却很多余地把他抛弃荒野,这说明一件事,他现在的藏身之处没那么方便!”

黄小桃来了兴趣:“没那么方便,此话怎讲?”

我看见尸体露在外面的肠子有些苍蝇在飞舞,一下子有了结论:“天气已经开始变热,尸体会发臭,这说明刑者疾风现在呆的地方不是单独一间平房或者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周围一定有别的人家,他被冻结存款,陷入经济困境,打算在那里长期潜伏下去,所以才进行了善后处理。”

黄小桃点头说道:“有道理!”

我过去察看尸体,问孙冰心有啥意见,她说道:“死亡时间有四十八小时。”

王大力惊讶道:“不对吧,他不是昨晚……”

我检查了一下尸僵和关节,在膝盖上按压了几下,人的膝盖是全身最大的一块软骨,也是死后比较容易腐烂的部位,我的结论和孙冰心差不多。

我说道:“那应该是事先录好的视频,昨晚我们看直播的时候,猪肉荣早已经死了,甚至开始发臭,刑者疾风才不得不处理掉。”

我一伸手,王大力立即把验尸伞递过来,我撑开伞,尸体上出现许多指纹,我说道:“凶手处理得非常草率,可见他不擅长做这种事,机关上的木桩是被折断的,看来一定插得非常深。”

我叫孙冰心把尸体抬起来,王大力准备帮忙,我把伞一收拦住他。

孙冰心抬了一下,说道:“半个身体,比想象中重。”

我说道:“凶手的身高和你差不多,他不擅长体力劳动,搬运尸体应该更加吃力……”

孙冰心道:“宋阳哥哥,我刚刚发现胯骨上有捆绑的痕迹。”

我检查了一下那个部位,然后朝四周看了看,地上有一道浅浅的拖曳痕迹,当下说道:“凶手当时用绳子绑在死者的腿根,一路拖着走!只是这里有件奇怪的事,尸体不作任何掩饰丢弃在这里,绳子却拿走了,难道绳子会暴露他的藏身之处?”

我本打算顺着拖曳痕一路走过去,看看有没有车轮印,但还是决定先调查尸体。

我抓起死者血肉模糊的脚,仔细看了半天,问周围人有没有针之类的东西。孙冰心从头上拔下一根发卡,我把发卡掰直了在脚指甲里拨,拨出来一些晶莹的小颗粒。

我托在手上,孙冰心和黄小桃凑过来看,孙冰心叫道:“是沙子!”

我问了一句:“哪里的沙子?”

孙冰心摇头说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不同地方的沙形状是不同的,有五角星状、有方形、有圆形,这个沙子是圆形的,应该是河沙,但我判断不出地点。

警察们挨个辩认,到王援朝的时候,他淡淡地说道:“是汊河的沙子。”

王大力称赞道:“真牛叉,一眼就看出来地点!”

王援朝解释道:“汊河下游是南江市唯一的采沙点,我以前扫毒的时候,被一个犯罪分子按在汊河的沙滩上吃了一嘴沙,医生从我气管里面取出九粒,我记得这个形状。”

黄小桃说道:“也就是说,是建材上用的沙子。”

我问道:“路上找到车轮印了吗?”

黄小桃点点头:“有不少!”

我立即沿着拖曳痕一路走,来到一条土路上,车轮印横七竖八地有许多,我在地上摸索,找到了相同形状的沙子。

黄小桃叫道:“车轮印和汽车爆炸案留下的一样!”

我兴奋地说道:“沿着这个方向开始找,是一片杂乱的群租房,应该正在施工,能看到堆在现场的沙子和绳索,那种地方肯定没有停车场,凶手的车就停在附近,附近有一家大排档。”

黄小桃大吃一惊:“大排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翻了死者的肠子?”

我故作神秘的回答:“你就按这个标准找吧,之后我再解释。”

黄小桃立即带人去搜索,我得晚走一步,总不能让孙冰心一个人处理尸体吧。

众人走后,我们三人返回弃尸现场,我从怀里掏出一沓黄纸,王大力问道:“宋阳,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你还给他烧纸?”

我叹了口气:“死者为大,无论生前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