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尸体装进袋子送回去之后,我们三人跟一辆警车追上黄小桃,路上黄小桃打来电话说道:“宋阳,我们找到了,门口确实有一家大排挡!”

我问道:“人抓到了吗?”

黄小桃答道:“考虑到他手上可能有炸弹或者别的凶器,我们正在外面埋伏。”

我说道:“马上就到。”

孙冰心揪着我的衣服问道:“宋阳哥哥,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大排档的?”

我微微一笑:“猪肉荣是被炸死的,当时那一响虽然不算惊天动地,可也不小,我俩一致判断死亡时间是四十八小时,也就是两天前的晚上六七点左右,凶手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而不是深夜或者白天呢?所以我猜他呆的地方有一个每到这个时间段就非常吵的设施,十有是露天经营的饭店或者大排挡。”

孙冰心拍着巴掌道:“你的思维好细致啊,我完全没考虑到,要是能打开你的脑袋,分一勺给我就好了。”

王大力也插一句:“我也分一勺,以后考试就不愁了。”

我脸上拉下一道黑线:“你这脑洞也够大的了,当我是猴吗?要不要浇点热油蘸蘸酱?”

我们赶到那里,车停在远处的路边,下车徒步找到黄小桃他们。

众人在草丛里埋伏,远远看见路边有一片居民区。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是一个高速公路上三岔路口,司机在这里下车休息,吃个饭,渐渐就兴起了一些饭店和住房,真是个杀人犯藏身的好地方。

我说道:“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不留神还能揪出别的犯罪分子……”

黄小桃笑道:“你还别说,真有这种可能!”

王大力惊叫道:“你们看那个路边小便的人像不像马加爵?”

我们异口同声道:“滚!”

黄小桃告诉我,来的路上在草丛里发现了一辆车,上面还有血迹,刑者疾风已经被逼到无路可逃了,竟然把车给扔了。

我盯着那片建筑,想象着自己如果是汪一舟,一个缺乏安全感的机械天才,我会选择哪里?看了半天,我指着最里面的一间阁楼道:“那个没亮灯的窗户有可能是他的藏身之处。”

黄小桃点头:“凶手已经知道我们在抓他,查水表这招就不好使了,待会等饭店关门,灯一黑下来,我们溜过去,直接破门而入!”

我说道:“这太麻烦!万一找错了就打草惊蛇了!”

我环顾众人,警察当久了,这些人个个长着正气凛然的脸,唯独王大力长着一张人畜无伤的大众脸,我一拍他的肩膀道:“大力同志,刺探敌情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王大力一惊:“咋刺探,我一看就是个学生。”

我说道:“你到饭店里面,跟老板说想租房,顺便套点情报,手机一直保持通话状态。要是看见凶手在里面吃饭,你就说来一碗牛肉拉面。”

王大力不知道汪一舟长啥样,黄小桃给他看了下照片,王大力厚颜无耻地说道:“我一个人去那里打听多可疑啊,要不冰心妹妹跟我一起吧,装成私奔的小情侣。”

黄小桃笑道:“孙大小姐,配合一下我们的侦查员吧!”

孙冰心断然拒绝:“不,为什么不叫我和宋阳哥哥去!”

我解释道:“那天和猪肉荣僵持的时候,他在手机上看过我的脸。”

我记得王大力当时站在角落里,所以汪一舟应该不认识他,况且他长得就很厚道。

孙冰心百般不情愿地跟着去了,通过王大力的手机,我们听到他们和老板的对话,老板说两个月前有个小伙子在这里租过房,描述的特征和汪一舟很像。

原来这小子早就把房租好了,真是狡兔三窟,我说道:“他可能有别的藏身之处。”

话音刚落,王大力突然道:“来一碗牛肉拉面,不要葱花和香菜,冰心妹妹,你要什么?”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我不知道他这个算不算暗号,压低声音问道:“你看到他了?”

王大力答道:“不是,我就是饿了,要给你们带包子吗?”

黄小桃一阵扶额:“一点纪律性都没有!这货去当卧底能死七八回。”

之后我们就被迫听王大力稀溜溜地吃面,我催促他快点,完事了去汪一舟的房间踩个点。

吃完面,两人从饭店里出来,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王大力说道:“你们过来吧,好像没有人。”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色,黄小桃叫几个穿便衣的一起过去,其它人原地待命。我们来到汪一舟的住处前,他一个人租了一栋两层小楼,我用铁丝开门的时候,一个大妈过来探头探脑地看,我吼道:“看什么看,这家伙欠我们高利贷,你知道他死哪去了吗?”

大妈回答:“我不认识住这儿的人。”随即快步走了。

我问黄小桃我演技如何,她笑道:“表情僵硬,略显浮夸!”

咔嚓一声,门锁打开,我们推门进去,我按住王大力的手叫道:“先别开灯!”

大家用手机照明,屋里堆放着一些机械零件和电线,毫无疑问这就是汪一舟的住处。我在床下发现一个活板,叫他们帮忙把床推开,打开一看,下面有个地下室,一股石灰的气味透出来。

我说道:“猪肉荣应该是死在这里的,我下去看看。”

我走下台阶,这间地下室和我们在视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地上撒了一些石灰,是用来防止发臭的,我非常仔细地没有留下脚印。

我上来说道:“撤吧!”

黄小桃失望地道:“这小子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为什么我们每次都扑空。”

我冷笑连连:“他现在能和我们周旋的资本越来越少了,我相信很快就会落入法网。”

黄小桃留下两名便衣在这里盯梢,我们驱车回去,路上我说抽空想去趟监狱,见那个老头,黄小桃问道:“见他干嘛?”

这段时间连轴转,我都忘了和黄小桃说这事,我把祁胜替汪一舟背锅的事情告诉她,黄小桃惊讶道:“你确定吗?”

我答道:“我确定不确定不算数的,只有抓到汪一舟才能真相大白,还这老头清白。”

我们没有直接回局里,黄小桃在一个路口拐弯,我问道:“去哪儿?”

黄小桃咯咯直笑:“这段时间过得没日没夜的,总算案情开始有眉目了,姐请你们吃个饭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