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找了一家比较不错的自助餐厅,王大力刚吃了碗牛肉面,悔得肠子都青了。

虽然吃不下了,但他还要逞能,拿起沙拉碗对孙冰心说道:“来,我给你展示一个吃垮自助餐厅的绝技,三十厘米高的沙拉你见过没有?”

孙冰心不屑地说道:“吹牛,我才不信一个小碗能装那么多。”

王大力说带她见识一下,黄小桃嘲讽道:“你别得瑟了,吃不完是要多付钱的!”

孙冰心拉着我的袖子:“宋阳哥哥你陪我去取餐。”

我说道:“随便吧,我其实也不太饿。”

孙冰心非缠着我,这时黄小桃接了一个电话,简单交谈几句之后,便对我苦笑道:“有人指名要见我俩,猜猜是谁?”

孙冰心激动地说道:“我爸从省里回来了?”

黄小桃摇摇头:“不是,就是上次那个被烧伤的受害者,又闹起来了,非要我俩去跟他谈谈,不然就自杀。”

我叹息一声:“这人怎么戏这么多?”

黄小桃说道:“当时就应该一枪结束他的痛苦。”

三院离这里不远,我叫孙冰心跟王大力先吃着,反正是自助餐,菜又不会凉,我和黄小桃去去就来。

我和黄小桃来到医院,找到那单病房,进门一看,地上到处是乱扔的东西,摔碎的杯子和倒掉的输液架,我捡起一个枕头问道:“找我们有事吗?”

他全身裹着绷带,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看着我们,我感觉这个人已经有点神经病了,所以语气不敢太强硬,说了一堆开导安慰的话。

黄小桃对这种安慰人的活很不耐烦,走在窗户边眺望外面。我还在安慰他,说着说着我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他手上的绷带结方向不对,一看就是自己打的。

我突然抓住他的手,扯开绷带,看见下面是完好的皮肤,大惊道:“你是谁!”

那人咧嘴一笑:“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他突然从被子下面掏出一个喷雾剂,对着我的脸一喷,我来不及屏住呼吸,一下子觉得头晕目眩,就像喝醉一样摇摇晃晃,然后一头栽倒。

我坚持了几秒才昏迷过去,昏迷前我看见黄小桃冲过来,然后脚步突然凌乱起来,重重地倒在我旁边。

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突然呛进一大口凉水,肺部一阵刺痛。我的手脚好像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我拼命挣扎摇晃,突然哗啦一声离开水面,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我环顾四周,周围一片漆黑,我似乎正处于一个游泳池的正中间,被固定在一个巨大的冲浪板上。我的外套已经被脱掉了,全身湿透,冷得都快冻僵了,卡住我手脚的是铁制的镣铐。

因为乙醚的作用,我的大脑一阵昏沉,好像塞了棉花似的,我回想起之前的事情,突然间意识到一个可怕的现实,我被刑者疾风抓起来接受审判了!

这时我发现冲浪板一直在摇晃,四周哗啦啦地溅起水花。一开始我以为是有什么机关,突然间明白过来,以冲浪板的构造,重的一面肯定会翻到下面,这个冲浪板却没有翻,也就意味着——

黄小桃在冲浪板的另一边,浸在水里!

我大喊:“小桃,不要乱动,我在这一边,现在我往左,你往右,咱们一起使力,我数一、二、三!”

虽然黄小桃不能说话,但我能感到她在配合我的动作,哗啦一声,冲浪板翻了个个儿,我浸到了水里,黄小桃露出水面,我听见她在剧烈地呼吸。

黄小桃深呼吸了十秒左右,说道:“宋阳,我翻过来让你呼吸,一、二、三!”

我不能说话,只能配合她,两人再次颠倒位置。眼下的处境大概是这样,我和黄小桃被固定在一个冲浪板的两面,只能有一个人露在上面呼吸空气,几乎没有任何独自逃脱的可能性,只能撑到警方找到我们。

我喘匀了气之后,说道:“小桃,我们每人呼吸三十秒。”

想了想又补充道:“你可能看不见周围,我来说一下现在的处境。”

我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她,三十秒之后,我们又切换位置,黄小桃在上面说道:“这家伙竟然主动出击,当时在医院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因为他的声音和打电话跟我的医生的声音是一样的……”

我翻过来之后道:“大概是我们把他整惨了吧?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个机关至少不用缺胳膊断腿,这地方看起来像体育馆,现在的时间可能是晚上十点左右,也就是说,我们要支撑到明天早上才有人来救我们。”

“你真以为你们能支撑到明天吗?”一个声音从泳池那头传来,我抬不起头,但我非常确定,他就是汪一舟。

这一次他没用变声器,冷冷地说道:“拜两位所赐,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能把我逼到这种份上,我只想说佩服佩服!”

我一肚子怒火,大骂道:“你少得意了,你以为你能逃掉吗?”

他并不理睬我,自顾自地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身上发痒,我在水里放了一些腐蚀性的药水,长时间浸泡就会死。”

三十秒已经到了,我切换过来,让黄小桃露在上面呼吸,她少不得一番恶狠狠的咒骂。

汪一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虽然咱们接触不多,但我早就听说过南江市有一对少年神探和美女警花的搭档,你们二位亲密无间,彼此信任。这次的审判正是考验你们之间的感情,你们其中一个人必须让另一个人淹死,才能支撑到天亮,等到救援。”

黄小桃吼道:“你别作梦了,我们会活下来,或者一起死!”

汪一舟哈哈大笑:“是这样吗?在求生本能面前,你们之间的感情又值多少钱?等你们发现全身痒如蚁噬,心跳开始减慢的时候,还有力气继续给同伴提供氧气吗?你的同伴像你自己一样值得信任吗?也许他再也不会给你呼吸的机会!祝你们二位玩得愉快!”

汪一舟走后,黄小桃沉默了很久,但是没忘记到三十秒的时候我上来呼吸。

这时我已经感到皮肤发痒,尤其是眼睛,鼻孔刺痛难耐,水里确实加了料,我说道:“小桃,他在挑拨离间我们,千万不要动摇,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

我瞑目长叹,难道我们中间真要有一个人死掉吗?

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