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援朝说,刚刚在寻找我们的途中,一名警察发现了一个可疑分子,正是被通缉的汪一舟!他没做任何反抗就束手就擒了,现在被押在局里,但是不愿意说一句话。

还有一件事,汪一舟为了和医院的受害者调包,把那个人杀掉了,尸体就藏在太平间,两小时前被护士发现了。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个惊讶的视线,汪一舟的落网也不算偶然,他已经被我们逼到穷途末路了。

我说道:“去会会他吧!”

当我们回到局里,见到审训室里的汪一舟时,他瞪大眼睛叫道:“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往他面前一坐:“拜你所赐,差点把命搭进去。”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不已:“不可能,我设计的机关是完美无缺的,没有人能够逃脱,至少你们不可能两人同时活下来,一定是有人救你们出来的!”

汪一舟长着一张白皙稚嫩的脸,戴着一副眼镜,看着像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可是在我看来却是一张恶魔的面孔,我俩都恨不得关上门把他往死里收拾,可还是忍住了。

我冷冷地说道:“你现在反抗已经没有意义了,交代吧!”

汪一舟用愤怒的眼神盯着我,对视了有十秒钟,他叹息一声,好像泄气了一样,开始交代整个案情。

他从小就喜欢机械,捣鼓各种小发明,却被周围人视作怪胎,无论走到哪里,始终与环境格格不入。

他和李德荣是合租的室友,但由于性格,生活习惯截然不同,平时很少说话,他每天就闷在自己的卧室里捣鼓一些小玩意,看看机械方面的书。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李德荣在一个叫深度直播的网站上当一名小主播,他也得以一睹这个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上面的直播在他看来都是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李德荣却怂恿他要不要来试试看?他答应了。

于是他开始制做一些小机关,拿小兔子,小老鼠做试验,反响平平。网站负责人找到他,说他那些玩意太小儿科,问他有没有看过《电锯惊魂》,让他放开手干,可以拿活人来直播!

一开始他是拒绝的,可是看着李德荣每天炸个茅厕,炸头死猪就能大把大把地挣钱,他也有点心动,于是就和负责人签了一份合同,然后在自己的住处附近找了一间废弃防空洞,开始打造地狱审判系列。万万没想第一次直播的时候竟然出了意外,试炼的男人竟然逃了出去。

汪一舟当时害怕极了,幸亏李德荣突然跑出来,一钩子杀了那个男的,还替他弃尸。

李德荣这么讲义气,令他很感动,于是提出合作,他杀人,李德荣毁尸!

接下来两人有过两次合作,李德荣的人气上涨了不少,这小子就开始自我膨胀,竟然跟警察杠上了,最后发展到与警方对峙的地步,汪一舟只好出面把他救回来。

负责人说李德荣擅自行动,会让整个网站遭殃,叫他把李德荣做掉,汪一舟狠下决心,才对室友下了杀手……

没想到李德荣临死前暴露了负责人的号码,当时汪一舟因为四处躲避警察早已焦头烂额,草草的就把视频上传了。因为他一方面以为我们看不到这段视频,另一方面身为主播的强烈自尊心,让他觉得哪怕删掉一点点,整个审判过程就会不完美。

可他却忘记了我之所以能够反败为胜,就是因为掌握了随时观看直播这张底牌!最终就是整个网站被一锅端。

等汪一舟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想杀掉我们,然后逃得远远的。

讲完之后,汪一舟两手一摊:“就这些!”

我和黄小桃都知道他在撒谎,因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躲躲闪闪的眼神,和我们之前面对他时那种凶残狂妄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他在演戏,扮演一个不谙世事,误入歧途的少年。

我质问道:“十年前的案子是你做的吗?”

汪一舟立刻否认:“不是,那么拙劣的机关怎么可能出自我手?”

我冷笑道:“我说了是哪一桩案子吗?你自己就对号入座了。”

他一阵慌乱,狡辩道:“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案子,我师父那桩嘛,那件事跟我无关!”

我没料到他竟然会否认:“你师父祁胜替你背了十年锅,你难道一点点都不内疚吗?”

他一脸无所谓地说道:“不是我做的我干嘛要承认!”

从他的每个眼神和动作我都能看出他在撒谎,可他出于愚蠢的自尊心,就是不愿意承认十年前的案子是他做的,宁愿让祁胜继续背锅。

不管我们怎么审,汪一舟始终是那套说辞,我和黄小桃都累了,换别人进来,黄小桃说道:“这家伙太狡猾了,不用再审下去了,反正我们手上的物证非常充足。”

我说道:“但祁胜那案子必须弄清楚。”

黄小桃摇头道:“估计他不会招的,只能靠物证来翻案了,我觉得还是去见见那个老头比较好。”

我叹息道:“只能如此了!”

隔日,我和黄小桃驱车来到豹子山监狱,我之前说汪一舟被抓我就给老头带条中华烟,这次我是来兑现承诺的。

老头看着手里的中华烟,脸色很复杂的问道:“他受伤了吗?”

我答道:“没有,这小子没有反抗,自己投降的。”

老头松了口气,我又说道:“有件事情我想搞明白,十年前的案子不是你做的,你为什么替他背锅?现在他已经落入法网,你也没必要再隐瞒了……”

老头可能没料到我会查到真相,愣愣地看着我,我问道:“抽烟吗?”

他接过一根烟,我给点上,老头深吸一口,开始讲述当年的事情。

汪一舟是他所有学生里最聪明,最有天赋的,他在机械学上的造诣远胜过祁胜年轻的时候,甚至超过了欧美国家这方面的新秀。两人当年经常一起讨论问题,乐此不疲,祁胜知道他的身世之后,对他更是视如己出,经常带到家里吃饭。

汪一舟大三那年,院长剽窃了祁胜的论文,祁胜跑去争得面红耳赤,说要告对方,可对方是院长,根本就不在乎,还扬言要把祁胜给炒了。

祁胜那阵子气坏了,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院长死了,而且死得非常惨!

警方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废弃平房里面找到院长的尸体,他被人架在一台自制的刑具上面,全身血肉模糊,祁胜第一时间想到了爱徒汪一舟。

他把汪一舟找来,质问他为什么干这种事情?

汪一舟说是替他出气,祁胜唉声叹息道:傻孩子,这是杀人啊,一旦被警方知道,你一辈子就毁了。

汪一舟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祁胜永远记得汪一舟当时嘴角那抹古怪的笑容,他说道:“老师,我设计的机关完美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