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黄小桃这个电话后,我一整晚都心神不宁,发了不少信息,但黄小桃一直没回复,估计是太忙了。

隔日一早,我赶到局里,找到黄小桃的办公室,看见她披着警服趴在桌上睡觉,大概是忙了一晚上。

我一阵心疼,过去轻轻摇摇她,说道:“小桃,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黄小桃睡意阑珊地睁开眼皮,口齿不清地道:“宋阳你来啦?我桌上有几份文件,你自己看。”

我在她旁边坐下,黄小桃一歪就倒过来,脑袋枕在我的腿上,用手搂住我的腰,含糊地说道:“昨晚查这案子一宿没睡,不介意我枕一会儿吧?你的身体好暖和啊!”

我当然是不介意的,她枕在我的腿上又睡了过去。

我拿起文件看了一下,昨天下午四点左右,邓超在监狱和一名囚犯斗殴,被铁片自制的小刀捅在肝脏,当场就失血性休克,一小时后被医生确认死亡。晚上七点左右被殡仪馆的车送走,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两名殡仪馆工作人员一死一伤,邓超的尸体不翼而飞。

警车通过监控录像和现场的轮胎印发现,那辆货车装满重物,而且故意遮挡号牌,显然是有人蓄意为之……

后来他们又去监狱勘查现场,化验了邓超被捅伤的时候流的血,Dna与邓超相符,但里面的血红细胞、血小板、白细胞已经坏死。也就是说,这血虽然是邓超的,但却是事先抽取出来的。

他被‘杀害’的一幕完全就是演出来的!

黄小桃把当时确认死亡的医生找来,问了许多问题,医生一口咬定当时邓超没有任何生命体征,腹部确实有一道伤口,基本可以排除这名医生是内鬼的嫌疑。

我感觉邓超应该服用了可以造成假死现象的毒素,比如稀释的河豚毒。

而疑点最大的莫过于那名捅伤邓超的犯人,他是个死刑犯,面对警方的连夜审训根本无动于衷,态度极其嚣张,后来失口说了一句:“老子横竖是个死,给老婆孩子挣点生活费怎么了?”证明他是被人买通的。

策划这起越狱的幕后黑手,买通的一定不止这名死刑犯一个,很有可能狱警里面都有内鬼,我感觉能做出这种大手笔的人一定是那个神秘组织!只是我想不明白,邓超只是一个杀过人的学生,无权无势,他们干嘛要将他弄出来呢。

看完文件我长叹一声,潜在危险又多了一个!

黄小桃睡得很香,我的腿都快被压麻了,可是看着她熟睡的侧脸,我心里却感到一丝甜蜜。我轻轻伸出手,想摸摸她的短发,又下不了手,犹豫几番才把手轻轻地放在上面,黄小桃的头发柔顺得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了,散发着一股她特有的香味。

窗外的阳光透进来,把屋里照得亮堂堂的,我的贼心蠢动起来,慢慢俯下身。这时有几名警察从外面经过,我吓得赶紧正襟危坐,等他们走后,我的贼心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黄小桃一直睡到快中午,被她手机设置的闹钟吵醒。

她揉着眼睛坐起来,惊讶的问道:“宋阳,我怎么睡在你身上了,也不叫醒我?”

我说道:“我早就来了,你还跟我说话了,没印象了?”

黄小桃当时睡迷糊了,完全没印象,她歉疚地笑笑:“邓超的越狱案上面限时三天侦破,今天看来是约不成会了。”

我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她点点头:“好啊!”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去了邓超可能出现的每个地方,但都没找到他的踪影,这家伙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参与破案以来第一次失败竟然是拜这位老同学所赐,真是意想不到。

这桩案子一直悬而未决,等我再次见到邓超的时候,等待我的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几天后,学校的实习通知下来了,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晃荡,突然看见宿舍楼下贴出通知,整个人完全懵了。我挤在人堆里找自己的名字,王大力从后面拍了我一下,说道:“别看了,咱俩分在一起,去华东振兴电子公司实习。”

这家公司我没听说过,便问道:“在哪?”

王大力答道:“武曲市下面的一个小镇吧,我百度了一下,据说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

我一阵好笑:“百度上的话能信吗?不净挑好话说?”

分在一组的还有几个不太熟的同系同学,实习期是两个月,有厂里的师傅带,只要拿到师傅签字的实习合格书就算通过,一般来说只要别太过分都能及格,纯粹走个流程罢了。

我给黄小桃打个电话,说得消失两个月了,黄小桃叫道:“两个月?太久了!你申请个自主实习,姐帮你找个工厂实习。”

我羞愧地说道:“申请期限已经过了,这就是平时不关心校园动态的报应。”

黄小桃说道:“那自己在外面小心点,别吃坏肚子,多注意休息。”

我答道:“我能照顾好自己,你也别老熬夜,别老吃方便面,那玩意吃多了死了之后都能烧出防腐剂来!”

我和黄小桃说了半天话才挂断,一转头发现王大力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旁边,幽幽的问道:“阳子,问你个问题啊,你跟小桃姐姐啪啪啪了吗?”

我怒道:“你的狗脑子整天在想些啥玩意?”

王大力无辜地道:“瞧你俩现在说话这语气,就跟小两口一样一样的,哥们劝你赶紧的生米煮成熟饭,也好给我们普及一下经验。”

我说:“滚!自己看aV去!”

第二天我们带上一包行李,坐上学校包的大巴出发了,路上一个胖胖的男生站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朱小豪,是三班的班长,很荣幸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实习!我们要在华东振兴厂呆两个月,我提议我们选一个组长出来,方便管理。”

不愧是当了四年班干部的人,嘴上说得十分民主,大家公平选举,其实一大半人平时过惯了猪一样的校园生活,突然要去工厂劳动,心里都是百般不情愿,恨不得来一坛《东邪西毒》里的醉生梦死,一下子渡过两个月,所以一点积极性也没有。

问了一圈下来,大家都一致同意由朱小豪当这个组长。

王大力拼命怂恿我:“阳子,你来当组长嘛,你的资历不比这小胖墩有说服力?”

我微笑道:“我有个毛线资历,管人我又不擅长,我现在就是一介普通学生,破案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提,不然我弄死你!”

王大力连连鼓掌:“宋大神探真是太亲民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