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实习生来自不同班级,朱小豪提议大家自我介绍一下,方便认识,我扫视一圈,发现全是男生,光棍队啊!

王大力解释道:“系里的女生全在一个地方实习,我们戏称为‘侏罗纪公园’。”

我笑道:“积点口德吧,不要老说人家是恐龙。”

王大力不屑道:“那你还笑,说明你心里也把她们当恐龙看!”

这时轮到王大力自我介绍,他站起来眉飞色舞地说道:“大家好,我叫王大力,同学们都叫我大力哥,大力出奇迹!我最喜欢听周杰伦的歌,他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唱,下面给大家清唱一首《告白气球》,希望大家喜欢。”

男生们顿时嚷嚷起来:“求放过!求放过!”

王大力搔着头道:“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就改天再表演,有空请大家吃饭,谁来谁掏钱,我说完了。”

我冲他竖了下大拇指,不愧是公认的逗比,自我介绍都这么有特色。

然后到我了,我站起来就一句话:“我叫宋阳,宋阳的宋,宋阳的阳。”

我坐下后,王大力一脸的震惊:“阳子,这么言简意赅,不像你啊!”

我瞪着他道:“难道我给大家表演个才艺,现场验尸吗?”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华东振兴电子厂,师傅请我们到门口的自助火锅店吃了一顿,饿了一上午,大家一顿风卷残云,加上都是男生也不顾忌,个个吃得扶着墙出去。

厂子里给我们腾出了一层楼当宿舍,吃完饭我和王大力去收拾宿舍,同宿舍的还有一个眼镜男生,屋子由于长期没人住,落了很多灰尘,光涮抹布的水就换了三桶。等我们三人打扫完毕,朱小豪进来了,我以为他有什么事要说,搞半天他是第四名室友。

朱小豪歉疚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在跟师傅谈些事情,太晚了。哟,都打扫好了,辛苦你们了!”

我心想这家伙太鸡贼了,自己出去摸鱼,等我们打扫完才回来窃取胜利果实。

当然这种小事我并不在意,通过后来的相处我发现,朱小豪确实挺鸡贼,用我们的牙膏、洗发水、肥皂,抽的烟全是找别人要的,每天晚上我们睡觉的时候他还要学习英语,一口流利的中式英语吵得我们不能睡。

他每天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我一开始以为朱小豪是家境贫寒,心想就忍了吧!可看他穿的衣服,用的手机好像都挺贵的。眼镜男室友透露说,朱小豪家境非常好,父母都是在银行上班的,就是抠门成性,更让同学们不齿的是,每年的贫困生助学金他都要想方设法领一份。

王大力骂道:“这家伙要是我的室友,我早找几个弟兄用被子蒙住他揍一顿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我们的实习内容就是去流水线上组装产品,太精密的产品比如手机是不会让我们碰的。我们组装的都是吹风机、剃须刀、电子表之类的,每天每人完成五十件就oK了,还有就是写写实习心得,时间相当充裕。

很快实习生们就厮混熟了,晚上跑出去撸串、上网刷夜,各种放-荡,我在王大力这个损友的引诱下也跟着出去腐-败了几回。

转眼一个月过去,这天朱小豪通知我们明天有一个集体活动,去山上踏青。

由于朱小豪这家伙平时不讨人喜欢,在床上听歌的王大力噌一下坐起来道:“谁决定的?跟我商量了吗?要不要交钱?”

朱小豪尴尬地答道:“是厂里的副经理决定的,他准备带我们去水库钓鱼,中午到水上饭店吃饭,你去不去?”

王大力看我一眼,我点点头道:“人家请实习生吃饭很给面子了,去吧!”

第二天我俩很早就爬起来,以为集体活动会很早出发,结果发现大家还在睡,原来上午十点才出发,王大力提议出去吃个包子。

我跟王大力来到一间包子铺,要了蛋花汤和小笼包。正吃着,突然一双手从后面猛拍我俩的肩膀,我差点一口汤呛住,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哈哈,逮到你们了!”

我回身一看,竟然是孙冰心,她穿着白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挎个小包,扎着两个小辫,王大力立马大献殷勤:“冰心妹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坐坐!”

孙冰心不客气地拿起一个小笼包吃起来:“味道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们在穷山沟里实习呢。”

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笑道:“忘了今天是几号吗?五一长假!我放了几天假,出去旅游人太多了,所以干脆过来找你玩。”

我一阵无语:“你来这地方干嘛,这地方连草丛里的蟋蟀都是公的,你一个女孩子跑来,不等于进了狼窝吗?”

孙冰心满不在乎地说道:“不是有你保护我吗?”说罢又吃掉一个小笼包。

她擦擦手,从包里取出一盒精装德芙巧克力,一盒牛肉干,说是她和黄小桃分别带给我的慰问品。两人好像一致认为,我在这边过着水深火热的苦日子,肉都吃不上。

然后又取出两个厚厚的信封,分别交给我和王大力,这是机械杀人案的国家奖金。

孙冰心想进工厂参观一下,我拗不过她就带她进去转了一圈,孙冰心说道:“环境比我想象得要好!”

我解释道:“全是自动化,实习任务也不重,我甚至想,要不以后就在这里上班好了,每天干干体力劳动,晚上睡觉也踏实。”

孙冰心朝我吐了下舌头:“鬼信你,你才不会这样想呢!”

我说道:“你看着我这张朴实的脸,难道不像一个流水线工人吗?”

孙冰心一指王大力:“他比较像!你这张脸嘛,说你是一个高智商罪犯也有人信,说你是个神探也有人信。”

王大力捂着胸口,一脸的心碎:“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

孙冰心拍拍他说道:“不好意思,中午请你吃烤鱼吧!”

王大力乐得嘴合不拢,连说好啊好啊,我知道孙冰心天真烂漫,没有别的意思,便插话道:“中午不是有集体活动吗?”

孙冰心眼睛一亮,问我啥集体活动,我说道:“集体捡肥皂,你不要来了!”

孙冰心立马撅起小嘴:“骗我,我偏要来看看!”

她死活要跟着我,我实在没办法,到十点集合的时候,我们三人来到队伍里,有熟悉的同学调侃道:“宋阳,你还带上家眷啊!”

我脸上一红,连说道:“别胡说八道,这是我妹妹。”

孙冰心很配合,对大家鞠躬道:“大家好,我是宋阳的妹妹,我叫孙冰心,多多关照!”

有人发问:“你们是亲生的吗?怎么不一个姓。”

孙冰心回答:“我哥是捡来的。”

我脑门上顿时拉下一道黑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