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大家都朝我和孙冰心投来羡慕的目光,搞得我十分不好意思,这帮男生,别说实习期间了,在学校可能都没跟女孩说过话。

朱小豪还厚着脸皮跑来问我:“宋阳,你妹妹长得真好看,她喜不喜欢班干部类型的男生?”

王大力吐槽道:“你真以为他俩是兄妹,明摆着是一对,这都看不出来?”

朱小豪一脸震惊地向我确认:“是真的吗?”

我含糊地回答是的。

我们来到水库边上,所谓钓鱼就是几个工友在那比赛钓鱼,我们只能围观。看了一会不少人就很无聊,跑来骚扰孙冰心,问这问那的,我听着都烦。

孙冰心由于从小的生活环境,待人接物落落大方,很有教养,可我也看出来她有点不耐烦,于是我找个私下相处的机会说道:“中午的水上饭店就别去了吧?什么水上饭店,就是一艘小破船改的,我们到别的地方吃饭去。”

孙冰心兴奋地说道:“就咱俩吗?”

我摇摇头:“带上大力!”

孙冰心的脸顿时耷拉下来:“王大力是你的宠物吗?去哪都带着!”

就这样定下来了,我找到朱小豪,说我们中午不去吃饭了,朱小豪连说可以,眼睛一直盯着孙冰心看,好像完全被她迷住了似的。

我们三人离开队伍,孙冰心提议去山上看看,反正时间富裕,我就答应了。

走上一片山坡,我们看见山上盛-开着一片烂漫的野花,孙冰心兴冲冲地在里面采了一些野花,王大力感慨道:“好像回到了我的少年时代,那时我也是这样,看着别的女生流口水。”

我不禁赞叹:“人生经验真丰富!”

孙冰心在草丛里喊:“宋阳哥哥,我们来编花环吧!”

这时一个声音在后面喊我,回头一看,朱小豪那小胖墩呼哧呼哧地穿过草地,来到我面前扶着膝盖喘了半天气道:“有个重要的事情忘了通知,晚上早点回去,明天要开个实习心得交流会。”

我不客气地说道:“你不是有我电话吗?或者等我回去说也行。”

一看就知道他醉翁之意不在酒,朱小豪脸红红的,不知道是跑的还是羞的,狡辩道:“我是组长嘛,必须得挨个通知到才放心。”

我冷冷地答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朱小豪站着不肯挪窝,这时孙冰心走过来,朱小豪厚着脸皮笑道:“这么巧,又见面了,你们中午去哪吃饭,我可不可以入个伙?”

我心中咆哮,我从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孙冰心对他有点不待见,一下子兴致全无,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宋阳哥哥,咱们走吧!”

我们三人走在前面,朱小豪就跟在后面,我们都有点烦他。凭心而论,遇见心仪的女生敢勇敢地制造机会,这一点值得钦佩,可人家明显对你没意思,就别死缠烂打了。

孙冰心朝后面瞥了一眼,说道:“这小胖子怎么还跟着,宋阳哥哥,我们故意往山上走,叫他跟不上,好吧?”

平时朱小豪用了我们多少牙膏、洗发水,晚上学英语吵了我们多少次,我也不是圣人,对什么人都能宽宏大度,就答应了。

如果我当初没有做这个决定,可能之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们也不会差点丢掉性命!

我们故意往山上走,朱小豪因为体型偏胖,在后面有点跟不上了,但还是咬紧牙关坚持。突然天色一变,轰隆隆的雷声从远处传来,我叫道:“要下雨了!”

在山里遇上暴雨很麻烦,搞得不好变成落汤鸡,我也不打算整朱小豪了,催促着道:“赶紧下山,找个地方避雨。”

雨比我想象中来得要快,走到一半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落了下来,砸在脸上都痛。我们四人慌不择路,跑着跑着看见一座建筑,顾不上三七二十一就赶紧冲进去。

进来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座年久失修的破庙,我环顾四周,好奇的问道:“来的时候看见这座庙了吗?”

王大力摇摇头:“没有啊,难道我们走岔了!”

我掏出手机想看看地图,发现一格信号都没有,外面暴雨如注,只能等雨停了。

这时朱小豪正跪在蒲团上,对着落满蜘蛛网的佛像磕头,嘴里叨叨着:“佛祖慈悲,借宝地避避雨,请不要见怪,改天我来烧香。”

王大力骂道:“看不出,这小子信佛啊!”

朱小豪站起来说道:“信佛怎么了?中国公民都有信仰自由,难道信天主的人就高尚,信佛的人就下贱?”

王大力说道:“你反应过度了吧,我有半个字诋毁你信仰的意思吗?”

朱小豪只是借机发泄而已,他重重哼了一声:“你们干嘛故意往山上走,想甩掉我吗?”

我来了脾气:“那你跟来干嘛。”

朱小豪强词夺理道:“我跟着你们了吗?大路朝天,我往哪里走是我的自由!”

我心想简直是脑子有坑,自己跟来迷了路,又把怨气撒到我们头上。

朱小豪对着罗汉,观音的像又拜了一遍,这个庙的格局还挺大的,三世佛、文殊普贤、观音、十八罗汉都有,但已经破败了,神像上面蒙着一层灰尘,上面有几根大梁歪歪斜斜的,我都担心掉下来。还有些地方漏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不少地方都积了些水洼。

我国的宗教政策是自治自养,我感觉这座庙是因为没有香火才渐渐衰败的。

王大力四处查看道:“阳子,这庙怎么感觉阴森森的,没有和尚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这时朱小豪突然大喊了一声:“佛祖显灵啦!佛祖显灵啦!”

我们过去一看,发现他瘫坐在蒲团上瑟瑟发抖地指着一尊罗汉像,罗汉的双眼此刻正慢慢流下两行清泪!

我虽然不能算完全的无神论者,但我不认为有佛祖显灵这种事。

那两行泪流得很慢,感觉不像是水,我把手放在罗汉像上面,发现上面有微微的热量,顿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我踩着神坛准备上去看看,朱小豪立马阻拦道:“宋阳,你干什么,不得对佛祖无礼!”

我解释道:“这不是眼泪,罗汉肚子肯定藏了东西!”

朱小豪道:“你的意思是,佛祖在骗我们喽?你这样胡说八道,小心被雷劈了。”

说完,他又虔诚地磕了几个头,嘴里说着罪过罪过,我心说简直不可理喻,我最烦这种认为自己的信仰就是真理的人。

这时,空荡荡的大殿里突然传来几声突兀的木鱼声,然而回头一看,一个人也没有,我和孙冰心不禁错愕了交换了一下视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