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可能要去对面的厨房拿刀子。我借着院里杂物的掩护飞快地溜进方丈的禅房,朱小豪在床上猛的一惊,坐起来说道:“谁?”

我说道:“是我!别说话,听我说。”

我快速将情况告诉他,有人要来杀他了,叫他赶紧跟我走。

听完之后,朱小豪挑着眉毛:“我发现你这个人思想很阴暗啊,人家是在这里苦修的,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江洋大盗了,你见过这么善良的江洋大盗吗?”

我差点吐血,很想对他说,你去死吧,我明天给你收尸!

院子对面传来嘎吱一阵开门声,两人已经从厨房出来了。我朝窗外看,看见玻璃眼和瘦和尚一人揣着一把剔骨钢刀走过来,这时候如果离开禅房很容易被听见动静,我们已经没退路了。

我从袖子里抽出小刀,贴着门边站着,示意朱小豪别说话。我打算待会他俩进来,先干掉一个,另一个就听天由命吧!

这是我头一次准备杀人,心脏跳得快要爆炸了,我甚至害怕他们听见我的心跳声,我拼命地深呼吸才稳住心神。

两人的脚步声停在门外,玻璃眼低声说道:“四哥,你进去办他,我在外面望风。”

瘦和尚纳闷道:“等下,刚刚是不是有个人从屋顶上跑过去了?”

玻璃眼一阵好笑:“胡说些什么,大殿这么高,刚下过雨,谁有那本事?”

瘦和尚点点头:“也许是我眼花了。”

朱小豪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瞪大眼睛,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突然跳下床,一瘸一拐地过来,我不敢发出声音,使劲推他回去。

朱小豪竟然用肩膀抵住门,还叫我过去帮忙。

这种做法简直是蠢到家了,禅房的门非常不牢靠,从外面一刀就扎进来了,我使劲推他,叫他滚回床上去,可朱小豪却不肯挪窝。

这时外面重重踹了一脚,朱小豪的身子震了一下,两眼有泪光闪烁。

瘦和尚低声说道:“里面被什么东西抵住门了,妈的,他们果然识破我们了!”

门再次震动一下,我吞咽了一口唾沫,准备等瘦和尚破门而入的瞬间,一刀刺进他的喉咙。万万没想到朱小豪竟然伸手抓住我的衣服,意思是叫我过来帮他抵门。

就在这时,门一下子被撞开了,我和朱小豪一起摔倒在地。瘦和尚站在门口,在黑暗中眯着眼睛瞧了半天,狞笑道:“哟呵,屋里怎么有两个人,敢情你俩也好这口!”

我心里把这个猪队友骂了一百遍,站起来虚张声势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瘦和尚笑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马上就是死人了!”

我站起来,手里紧紧攥着刀子,眼睛扫过他全身上下的要害。我紧张得喉咙发干,朱小豪因为腿脚不便,在下面死死地揪着我的裤腿,我听见一声淅沥沥的动静,原来是这小子尿了,一顿尿骚味在禅房里弥漫开来。

这时我注意到瘦和尚身后出了一些情况,一道穿着白色风衣的身影正用胳膊勒着玻璃眼的脖子,另一只手捂着他的嘴,玻璃眼拼命蹬腿反抗,却好像掉进猫爪的老鼠一样,连呼救声都发不出来。

赶来救我的正是宋星辰,我一阵狂喜,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宋星辰手法熟练地结果掉玻璃眼,然后慢慢用手托着尸体放在地上,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我记得宋家先祖两广第一捕头宋不平曾经发明过一套无声暗杀术——穿花擒雀,此刻宋星辰施展的正是这套武功!

瘦和尚完全没注意到后面的同伙死了,还在傻呼呼的冲着我瞪眼。

为了拖延时间,我说道:“大哥,在我死前,能不能知道您的大名?”

瘦和尚冷笑:“好小子,还挺上道,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知道当年轰动全省的一一六大案吗?就是老子干的!行了,你可以安心上路了。”

说罢他举起刀,这时宋星辰从他身后冒出来,瘦和尚察觉到已经晚了。

宋星辰一把卸掉他的手腕,身体向后一转,保持半蹲的姿势,用右腿腿弯死死夹住他的光头,右手捂着他的嘴,左手死死地掐着他手腕处的穴道,使他动弹不得!

瘦和尚就像被螳螂夹住的苍蝇一样,完全动弹不得。他被勒得脸色紫涨,脑门青筋暴涨,眼睛鼓得好像要突出来一样,最后开始口吐白沫……

等瘦和尚落地的时候,宋星辰用手托了一下,尸体落地却一点声音也没出。这一手暗杀术真是绝了,我心想宋星辰杀起人来这么熟练,肯定以前也干过这种事。

我说道:“来得挺及时嘛!”

宋星辰冷冷的回道:“小少爷,你这是在挖苦我吗?其实我早就来了,一直在房顶。”

朱小豪一惊一乍地说道:“宋阳,你在和谁说话?”

屋里院子里都没开灯,所以他什么都看不见,在光污染严重的城市里可能感受不到这种纯粹的漆黑,用一句俗话来形容,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但黑暗并不影响我和宋星辰的视力,他的眼睛和我一样,瞳孔分成内外三层,在黑暗中会扩张得很大,他和我一样拥有传说中的洞幽之瞳!

我摸了下瘦和尚和玻璃眼的颈动脉,两人已经死透了,宋星辰问道:“需要把庙里的和尚都结果了吗?”

我沉吟了一阵子,一一六大案我似乎有点印象,便问道:“你能活捉他们吗?”

“如果你的意思是把他们的手脚砍断,那应该没问题。”宋星辰答道。

我翻了个白眼:“算了,你先别出手!”

宋星辰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小少爷,你在打什么主意?”

我得想尽办法活捉他们,问出宝藏的事情,此外还有一层顾虑,我觉得这帮人未必全都是坏人,我们最早遇见的双面人,虽然语气粗鲁,可是却两次提醒我们走,我感觉他可能是被挟持的真和尚。要是事态恶化,他们把双面人当人质挟持就不好办了。

听罢,宋星辰点点头:“你和你爷爷一样,都喜欢干危险的事情。”

我说道:“你也没资格说我吧?你明明早就发现这里不对劲了,为什么不报警,却选择暗中埋伏?”

他淡淡地答道:“报警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对了,死了这两个人,你打算怎么糊弄过去?”

我朝地上的尸体看一眼,又看看瘫坐在地上的朱小豪,笑道:“移花接木!”

第一回合结束,接下来该反击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