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后,我回到房间,王大力和孙冰心一直不敢睡觉。见我进来,王大力吓得快哭出来了,说道:“阳子,你怎么去这么久?我听见外面有些动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不敢睡觉,吓死我了。”

我挥挥手道:“没事的,我们睡觉吧!”

两人异口同声道:“睡觉?”

我答道:“不睡觉明天哪有精神,放心吧,今晚不会再有情况了,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我们三个轮流睡。”

我们三个轮流休息了一宿,终于熬到天亮,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老大……不,方丈,出事了!”

这声音一听就是刀疤脸的,我笑道:“走,出去瞧瞧。”

我们穿戴整齐走出房间,看见方丈的禅房敞着门,一具脸被砸烂的尸体横倒在地上,身上穿着朱小豪的衣服,腿上绑着固定架,旁边扔着一根沾满血肉的粗树枝,显然是凶器。王大力吓得舌头打结,揪着我的衣服说道:“天啦,朱小豪被杀啦!”

孙冰心也吓得捂住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方丈脸色铁青,嘴角鼓着一段肌肉,这时刀疤脸从院子外面进来,对着方丈附耳低语了几句,方丈狠狠地骂道:“操,这两个狗杂种!”

我装出一副很震惊的样子问道:“方丈,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们的同学被杀掉了?”

方丈整个人有点慌乱,半天才组织好语言道:“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看来是净德和净慈这两个佛门败类干的,当初收留他们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两个人有点来历不明,是我监徒不严,我有责任。”

王大力和孙冰心都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尸体当然不是朱小豪的,整个现场其实是我和宋星辰一手炮制的。

尸体其实是玻璃眼的,他和朱小豪体型差不多,但是略高一点,我把裤子往上提了一点,躺在地上便不容易被发现。脸也是我砸烂的,唯一的难点是头发,我让朱小豪剪了一些头发下来,用院子里找到的桐油仔细地粘在玻璃眼的光头上面,这件事花了我不少时间。

真正的朱小豪,我已经让宋星辰护送着下山报警去了,他走的时候穿着一件宽大的僧袍,头发也剃了一些,样子十分搞笑,当时他已经完全吓傻了,对我言听计从。

至于瘦和尚的尸体,我叫宋星辰随便找个山沟处理掉了。

当这帮通缉犯早上起来发现朱小豪死了,院子门口挖的到处是坑,他们会怎么想?我虽然没有读心术也能猜到,他们肯定会想,这两个家伙昨晚挖到了宝藏,连夜潜逃,在这过程中被朱小豪目击到,于是杀人灭口。

为了引诱他们朝这个方向想,我昨晚还用一块平整的木板在一个坑里反复压,好像曾经埋过一个箱子似的!

真相我暂时不打算告诉王大力和孙冰心,让他们震惊一会儿,省得我们三个看起来太平静,被方丈和刀疤脸识破。

我装出愤怒的样子说道:“我们的同学竟然死掉了,你们这是什么庙啊?不行,我们必须马上走。”

方丈喝道:“不准走!”

他现在整个人处在极度慌乱中,喝斥完神色又缓和下来:“请各位少安毋躁,等我查明真相之后你们再走不迟,但我有一个要求,你们中的任何人都不许报警!”

他的语气虽然很客气,但态度却很强硬,我问道:“凭什么不让报警?难道我们的同学就白死了吗?”

刀疤脸突然吼道:“方丈,事情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必要……”

方丈喝道:“净能,不许瞎说!”然后对我说道:“此事关乎我寺名誉,不可随便张扬,我一定调查清楚,还你们一个公道,在我回来之前,请你们在禅房好好休息。”

我点点头:“好,我相信你一次。”

方丈对刀疤脸递个眼色,他带着我们进了禅房,我从窗户看见两人交谈了几句,方丈匆匆出门去了。

他肯定是去追赶那两名同伙了,刀疤脸则留下来看守我们,一直蹲在树下面抽烟。

王大力歇斯底里的叫道:“阳子,这里实在太可怕了,他们马上就要对我们下手了。”

我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别急,听我慢慢说!”

我把事情经过详细地说明了一遍,听完之后,两人都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孙冰心错愕地说道:“宋阳哥哥,这命案是你一手炮制的?”

我点点头:“是啊,是不是连你也骗过了,回去得替我作证,我可没杀人。”

孙冰心咬着嘴唇说道:“既然你的神秘保镖就在附近,为什么不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问道:“你知道一一六大案是什么案件吗?”

孙冰心摇头,我神秘地说道:“全省五十年内最大的一起文物抢劫案!”

这起案件由于日期比较好记,所以我依稀有一些印象,虽然不是发生在南江市的,但因为全省通缉,我在档案室曾经看过协查通告。

这起案件发生在十年前,当时几名端着五六式冲锋枪的武装悍匪开车冲进一家博物馆,打死了十几名保安,抢走总价值三亿的几件国宝级文物。包括南阳王青铜尊,鹤身鹿角香炉还有一件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汉代金镂玉衣,这些文物至今下落不明。

由于被抢的东西性质特殊,在国内是不可能出手的,警方一度认为已经流失到海外。

后来警方在调查其它案件时,主犯贾某意外落网,也就是昨晚那两人说的老爹,但他口风很严,什么都不肯透露,后来被枪毙了,从两人的交谈推测,应该是三年前执行枪决的。贾某死前告诉了同伙文物埋藏的地点,并且给了一份密码,可惜这帮人脑袋不太灵光,找了三年都没找着,只好一直以和尚的身份窝在这里,期间杀过一些误闯进来的人。

毫不讳言地说,这几个通缉犯的命没有这批文物重要,假如能帮省里追回文物,绝对是大功一件,也值得去冒一次险!

我说道:“就算抓住他们也未必会招供,所以我想干脆布个局引诱他们自己说出来。”

王大力问道:“你打算怎么撬开他们的嘴?”

我朝外面看了一眼道:“有没有注意到,双面人一直没露脸。”

王大力惊讶的连连附和:“是哎!”

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想,他们根本不是同伴,我得找个机会和双面人谈谈,如果他知道密码,那就继续拖延时间等警察赶来。如果双面人是被挟持的和尚,那就只能想办法骗其他人说出密码。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