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上午九点左右,王大力饿得饥肠辘辘道:“从昨天到现在就喝了一碗稀粥,你们不饿吗?阳子,昨天冰心妹妹送你的巧克力呢?拿出来解解馋。”

我说道:“人家送我的巧克力,我当然放在宿舍了,怎么可能随便就吃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孙冰心娇羞地红了下脸。

王大力哭丧着脸道:“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说道:“耐心一点,方丈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

活捉确实比干掉目标要难,其实只要我吹个口哨,宋星辰就会从屋顶上跳下来把刀疤脸杀了。但如果等警察来,发现人全死了,我们很不好解释的,弄不好要坐牢。

刀疤脸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了,几度朝我们的房间看,半小时后,他突然站起来走出院子,我兴奋地说道:“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

临走我把刀子丢给王大力,让他自保用。

我猫着腰溜出房间,穿过偏殿,听见内院传来锯木头的声音。走进来一看,果然双面人正在那里锯一棵小树。他看见我惊讶了一下,我说道:“我想找你谈谈!”

双面人上下打量我,语气很不友善地道:“我们有什么好谈的,赶紧滚回禅房,我师兄要是发现你不在里面,非弄死你不可。”

我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我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礼尚往来,我也告诉你我是谁,其实我是警察。”

双面人挑着眉毛道:“你骗我!”

我把证件交给朱小豪了,所以不能拿给他看,我用严肃的语气重复了一遍:“我是警察,我的编号是024415,你可以去查询。”

这编号是我瞎扯的,但双面人有点相信,眼神慢慢缓和下来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说道:“你们是十几年前一一九大案的逃犯!你们躲在这里是为了找当时失踪的几件文物。”

双面人错愕不已,半晌才开口:“谁告诉你的?”

我冷笑道:“作为警察,这点调查能力还没有吗?”

双面人有点紧张,艰难地吞咽着唾沫道:“这么说,你是卧底喽?准备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注意到双面人的措辞是‘他们’,这说明他跟那几人当真不是一伙的,我安下心来道:“是的,你要保密。”

双面人问道:“你为什么告诉我,不怕我泄密吗?”

我说道:“我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也许会站在我这边。”

双面人已经完全动摇了,支支吾吾,眼神游移,我趁胜追击地道:“和我聊聊你来到这里的经过吧!”

双面人突然激动的丢下斧头:“警察同志,我是被他们拐来的,杀人的事情我没参与!”

和我猜想的有些不同,双面人并不是这里的和尚,他原本是那家博物馆的保安。博物馆的安保一点不比银行差,当年贾某带了一帮亡命徒准备抢劫文物,事先买通了他,他当时利欲熏心就答应了,在贾某抢劫当天关闭了博物馆的紧急防卫系统。

贾某之前承诺,他们抢了东西就走,以后天各一方,不会再联络。

可事情却不是这样发展的,几人冲进来之后和保安们发生了冲突,随后有一批民警赶来,这帮悍匪手持五六式冲锋枪打死十几名民警和保安,还把双面人当作人质一起带走。

双面人一路上拼命乞求他们放自己走,可贾某等人完全不理会,他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上了贼船。很快全省通缉这几名要犯,武警和解放军陆续出动设卡,他们东躲西藏,期间折了三个弟兄,在武曲市郊区几人分道扬镳,贾某带着东西去销赃,其它几人在郊区避风头。

双面人只能跟着他们,又当保姆又当厨子,伺候这帮大爷。

贾某是一个资格很老的黑道大佬,这些人对他非常敬重,有一次双面人开玩笑说贾某该不会自己卷款跑了吧?老大——也就是现在的方丈勃然大怒,把他的脸按在烧烫的炉子上,将他的半边脸和耳朵全烧毁了,从那之后,双面人战战兢兢,一句话不敢多说。

半年之后,一个噩耗传来,贾某被武警抓获了!

只能说贾某太倒霉,他有一个情妇,这女人不怎么守妇道,还跟别的不三不四的人来往。情妇因为帮另一个人私藏毒品被捕了,为了戴罪立功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招供,包括贾某的临时藏身之处,武警部队赶到那里刚好逮个正着。

贾某到底是条好汉,警方、司法机关、狱方无不想从他嘴里问出文物下落,立个大功!但他就是不说,后来被判了死缓。

据小道消息称,狱警故意把他跟一些劣迹斑斑的犯人安排在一间牢房,犯人每天修理他,狱警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目的就是为了逼他招供。

双面人虽然是个局外人,但也不得不承认,贾某确实是条铁骨铮铮的好汉!他蹲大牢的七年里遭了多少罪,一个字也没说,而是下定决心要把这批文物留给跟着自己的兄弟。

七年后,贾某被执行枪决,双面人跟着几名通缉犯乔装打扮混进殡仪馆,面对贾某又老又残的尸体,这帮悍匪泣不成声,然后从他肚子里挖出一个蜡丸,里面有张纸条。

纸条正面写着‘伏牛山清凉寺’,也就是这里,反面是一串密码,这就是宝藏埋藏的地点。

于是他们来到这座破庙,化妆成这里的僧人开始寻找宝藏,可是这个密码简直就是天书,三年时间,他们根本参不透,只能掘地三尺地到处挖。

期间有一些不长眼的家伙误闯进来,这帮假和尚都是什么人?说江洋大盗也不夸张。进来的人就被他们杀掉了,女的可以多活几天,但比男的还要惨,双面人就目睹过一个女人被他们玩得下面都烂了,然后被刀疤脸和玻璃眼用绳子吊到树上,一下下往地上墩,最后墩得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骨头。

他们一开始杀了人还挖个坑埋了,后来发现一个更省心的办法,藏在佛像里面,佛像外面刷了几层漆,味道透不出来,人在里面慢慢就烂没了。

三年里,他们前后杀过四拨人,尸体全在佛像里面和寺庙周围。昨天如果不是孙冰心装作电话打通的样子,恐怕我们几个也难逃毒手,方丈昨晚叮嘱说这几个人先盯着不要动,过两天再收拾。

说完,双面人叹息一声,用手揩掉眼角的泪水:“我在这里每一天都战战兢兢,生怕他们哪天不高兴就弄死我,这一切都是报应,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我就是最好的例子。警察同志,我这个情况能不能从轻发落?”

我摇摇头:“恐怕不行。”

双面人一阵失望,我又补充道:“因为我会放你走!”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