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过了半晌才问道:“你……你是很大的官吗?”

我哈哈一笑:“都被派来当卧底了,你觉得我官很大吗?但我可以私自放你走。”我看了下手机,说道:“现在是上午十点,警方最快会在下午两点赶到,在此之前你可以离开,我事后一个字都不会提到你。”

双面人感动地说道:“你为什么相信我,万一我骗了你呢?”

我摇摇头:“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刀疤脸回来了,双面人叫我赶紧躲起来。周围没有可以躲的地方,我就钻到大殿台阶和墙的夹缝处,猫着身子蹲好。

双面人拿起斧头接着干活,刀疤脸骂道:“妈个批,刚刚没有听见响声,你是不是在偷懒?”

双面人支支吾吾地说道:“我就休息了一小会儿。”

刀疤脸道:“老大把烟放哪了?”

双面人劝道:“二哥,你少抽点吧,这破地方买几条烟不容易,老大知道又得说你。”

刀疤脸粗暴的吼道:“滚你妈个批,轮不到你教训我,你知道今天上午出啥事了,老四和老五这两个龟孙子挖到东西自己跑路了,老大拿上家伙追他们去了。我他奶奶的还要在这里盯着那三个学生,要是依着我,一刀攮死他们算了,唉,这都什么事,赶紧给我取包烟过来,不然老子削死你!”

双面人唯唯诺诺地点头哈腰:“我待会给你送来。”

等刀疤脸走后,我才露出头,我问道:“方丈带着家伙,什么家伙?”

双面人答道:“枪!他们有十几把制式步枪,藏在哪我是不知道的。”

我一阵沉吟,有枪的话,警方如果赶来,很可能会出现不少伤亡,最好能靠我们的力量把刀疤脸制服。

我说道:“先别急着送烟,等我一下。”

我想起来时好像在寺外看见一种草,我跑到寺外,把那株草连根拔起,回来交给双面人道:“这种草药叫淫羊藿,你待会把它揉烂了,汁液搀进烟丝里面。”

双面人惊恐得道:“有毒吗?你可千万别下毒,万一他发现不对来杀我就完了。”

我笑道:“放心吧,没毒,这东西只会让人淫兴大发!”

他又说道:“我把烟盒拆开了,他肯定会起疑,这帮人都是刀尖上滚过来的,疑心很重。”

我说道:“有什么办法糊弄过去吗?”

他想了想道:“我叼一根得了,我平时也抽烟,当时是他们给我我才敢抽,少不得挨一顿骂,不过值了。我多一句嘴,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吗?”

我点点头:“你放心,我一定能生擒他。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你知道那个密码吗?”

双面人回答:“寻宝的事情他们不让我参与,不过他们整天念叨,我都会背了,就十二个字,你听好了——3子卯2子巳1丑子4未亥。”

听完之后,我整个人懵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双面人复述了一遍,问道:“记住了吗?”

我答道:“记住了,不过十二个字是打乱顺序的吗?为什么前面有1,2,3,4的编号。”

双面人苦笑道:“我如果知道这里面的玄机,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大概早就被杀掉了吧!”

我拍拍他的肩膀:“送完烟,你就跑路吧,跑得越远越好!”

双面人长叹一声:“我流亡在外十年,工作和家庭都没了,我出去又能干嘛?”

我说道:“藏之庙堂,不如曳尾于泥涂,总比坐牢要好。我觉得你可以扮成一个游方僧人,日子虽然清苦一点,但以后再也不用被他们颐指气使了。”

双面人突然要跪下来,我扶住他,问道:“你这是干嘛?”

他感激的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还不知道恩公叫什么?”

我说道:“我叫宋阳,你如果来南江市可以找警察打听我,接济你一顿饭还是行的。”

双面人去下毒了,我溜回院子,看见刀疤脸叉着腰站在门口,脸朝着外面。我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绕回禅房,王大力激动的把我拉回禅房:“阳子,你快把我们吓死了,我好担心那家伙突然冲进来。”

我说道:“没事了,对了,咱们待会演场戏。”

我把计划大致说了一遍,计划就是两个人在床上办事,发出一些声响,勾引刀疤脸进来。孙冰心的脸唰一下就红了,羞涩地说道:“宋阳哥哥,这也太突然了吧!况且……况且……”她朝王大力看一眼。

我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在旁边发出点声音就行了,我跟王大力在床上作双人运动。”

王大力瞪大了眼睛:“卧槽,变着法占我便宜,你肯定对我有意思!”

我严肃地命令道:“认真点,我们是要生擒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必须配合好,如果失败三人都会没命,听懂了吗?”

两人一起点头。

过了一会儿,双面人果然给刀疤脸送了包烟过来,刀疤脸看见双面人自己先打开叼了一根,一巴掌呼在双面人脸上:“妈个批,你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老子的烟都敢抽?”

双面人唯唯诺诺地说道:“二哥,我烟瘾犯了,就赏我一根呗。”

刀疤脸一脚跺烂了地上的烟:“抽!抽你妈个批,你算老几!滚!”

王大力和孙冰心看呆了,由此可以看出,双面人在这里地位非常低下,简直就是一个下等仆人。

不过这样一闹,刀疤脸倒不起疑心了,叼上一根烟开始吞云吐雾。他烟瘾极大,一根接一根抽,连抽了三根,我朝王大力和孙冰心递个眼色,开始准备。

准备完毕,我和王大力裹进被子里,王大力幽怨地说道:“这次比上次还过分,蒙着被子干!”

我说道:“废话那么多,我又没脱裤子!”

王大力道:“照这个趋势,下一次我估计就贞洁不保了……”

我开始上下活动,孙冰心蹲在床边开始发出叫声,她一脸羞红,可是叫得却煞有介事,还夹杂着一些口齿不清的话:“宋阳哥哥,轻点!”、“好舒服!”听得我都不好意思。

我突然发现王大力用一根硬硬的东西顶我,低声喝道:“大力,你要不要脸,居然还硬了。”

王大力无辜地说道:“没有,是你给我的小刀。”

这个时候我就不去追究到底是小刀还是别的了。

孙冰心叫了一阵子,仍然没有动静,她低声说道:“宋阳哥哥,你的计划不灵啊!”

我说道:“耐心点,接着叫。”

淫羊藿这种草,羊吃了连牧羊犬都干,我敢肯定刀疤脸现在精虫上脑,全身发热,心神不宁,怎么经受得了屋里传来的摇床声和女人叫声。

突然门被重重踹开了,王大力立即缩进被窝里防止被看穿。刀疤脸满脸胀红,鼻孔长得很大,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他恶狠狠地骂道:“妈卖批,你们这帮狗学生,在这里日得欢,听得老子浑身燥热!”

我说道:“不准进来,你给我出去。”

刀疤脸大步走过来,说道:“小王八羔子,敢对老子大呼小叫,在老子的地盘办事得交税,先让老子干一炮!”

他一把掀开被子,看见我和王大力搂在一起,两人一身大汗,是被子焐的。

刀疤脸愣了一下,右手迅速向身后摸去,我大喊一声:“动手!”

他的双脚踩在一个用床单搓成的绳套里面,另一端被孙冰心握在手里。孙冰心猛的一收绳子,刀疤脸的双脚便被紧紧缠住,失去平衡向后仰倒。

我迅速撑开被子罩在他身上,死死抱住!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