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脸在被子下面挣扎得很厉害,我差点搂不住,幸好王大力及时扔来绳子,我们合力把他绑起来,绑得很紧,看着就像一个大号蛋卷。

王大力擦擦脑门上的汗说道:“跟一头野牛似的,差点翻车。”

刀疤脸恶狠狠地瞪我们,双眼快要喷出火来了,王大力声色俱厉道:“瞪什么瞪,信不信我抽你几耳光!”

我注意到刀疤脸的手在被子下移动,意识到不妙,重重往他肋部踢了一脚。刀疤脸痛叫一声,我趁此机会把手插进被子,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我冷冷地问道:“这是什么?”

刀疤脸狞笑道:“是我的老二,很硬吧!要不要嘬一口?”

我取出来,那是一把土制手枪,刚刚他在下面摸索着准备对王大力开枪,王大力吓呆了,我说道:“被子有空隙,把绳子往死里收紧,不要让他的手动弹。”

刀疤脸嘴上不老实,轻佻地说道:“让那妞进来陪老子,不就没空隙了吗?”

孙冰心气得柳眉倒竖,要过来打他,我拦住孙冰心道:“别中他的计,这帮人都是悍不畏死的匪徒,嚣张得很,他在故意激怒我们。”

啪的一声,一个东西粘在我胸前,低头一口竟然是一块浓痰,恶心得我差点揍他一顿。

刀疤脸得意洋洋地说道:“大爷躺得好舒服啊,就是脸上痒,过来给大爷挠挠。”

我找了块碎布擦掉浓痰,冷静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们是警方的人,待会警察赶来,我会把你完整地交给他们,在此之前我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

刀疤脸脸色一变,瞪大眼睛怒骂道:“臭条子,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投降的!”

他的嘴动了一下,我以为他又要吐痰,突然意识到他是准备咬舌自尽,迅速托住他的下巴,叫王大力拿些布来,把他的嘴给堵严实,这下刀疤脸终于老实了。

刀疤脸身上背了不少命案,知道落到警方手里没有好果子吃,所以宁死不屈。我庆幸我们没有和他正面对抗,不然肯定会有伤亡。

王大力拿着那把手枪正在研究:“这什么破枪啊,做工这么粗糙?”

我接过来说道:“这枪叫独橛子,是自制的,跟火铳构造差不多。瞧,没有子弹夹的,里面就一发钢弹,冲击力能把人颅骨打穿,很容易走火的,我先收着。”

孙冰心说道:“不好了,他有同伙进来了!”

我朝门口看去,原来是宋星辰走了进来,他皱眉道:“小少爷,你们也太玩命了吧?为什么不让我结果他。”

“理由有三点!”我站起来说道:“第一,我知道你是一个暴力狂,下手非死即残;第二,我不想太过依赖你,自己能完成的事情还是自己来;第三……”我笑了一下:“这种设计生擒悍匪的快感,我不想让给别人!”

经历了一次次案件,我愈发清楚地认识到,我平静的外表下,有一颗非常不安分的内心,喜欢刺激和冒险,甚至有点变态!

宋星辰盯着我看了几秒,点点头:“这也是宋家派我保护你的原因,初生牛犊不怕虎。”

孙冰心花痴地说道:“你俩站在一起,真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宋星辰朝她看一眼,孙冰心紧张地伸出一只手:“还没自我介绍过吧,我叫孙冰心,是……”

结果宋星辰没理她,转身出门了,王大力小声问道:“阳子,我发现你们宋家基因真好,男的个个帅,你有妹妹吗?”

我朝孙冰心一努嘴:“她就是。”

屋里太狭窄,我说出去呆一会儿,来到外面,孙冰心举起手抻个懒腰:“自由的空气真畅快,这个庙已经被我们占领了。”

我说道:“还有一个人没搞定呢!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对付方丈。”

这时宋星辰突然警觉起来,只见他一个加速助跑,便踩着墙壁跳到屋顶上,眺望了一下道:“你们时间不多了,老和尚正在往回赶,大概还有五分钟。”

王大力道:“我们有四个人,怕什么?”

我说道:“方丈身上有枪!”

宋星辰跳下来,淡淡地说道:“我可以在他拔枪之前,一刀将他的右手砍下来,只要你一声令下!”

他的建议我是不打算采纳的,这里又没有急救设备,手砍掉方丈肯定会死,我得把这两名通缉犯完整地交到警方手里。

孙冰心建议道:“在门口挖个陷阱呢?”

我摇摇头:“来不及了……不过咱们可以拉一根绊马绳,王大力,你去弄一捆稻草!”之后我从地上捡了块瓦片:“待会我摔瓦为号,你在内院里面把稻草点起来,多制造点烟。”

王大力答应一声去了,我叫宋星辰还到屋顶上盯梢,然后我找来一根绳子,跟孙冰心一左一右埋伏地院门两侧。

等了一会,宋星辰向我作了个手势,我把瓦片一摔,很快内院就冒起浓烟来,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用眼神示意孙冰心准备动手。

当方丈冲进来的一瞬间,我俩把绳子一扯,他狼狈地摔在地上,一把手枪从手里摔了出去。我飞快地骑到他身上,用绳子反绑住他的双手。

孙冰心兴冲冲地伸出一只手,和我击了下掌。

都这个份上了,方丈竟然还在演戏,他叫道:“小施主,我们无冤无仇,你这是唱哪一出啊?”

我讽刺道:“装,接着装!和尚从哪来的手枪。”

方丈笑道:“是我捡的,你快把我放开,有话好好说!”

我不跟他废话,五花大绑,用布堵上嘴扔在院子里。

我走过去捡起手枪,孙冰心一眼认出来:“是警察的佩枪。”

我说道:“上面的铭牌被磨掉了,应该是警队丢失,然后流落到黑市的佩枪。”

整个寺庙已经被我们完全控制了,真想不到只花了一天时间。我去内院找到王大力,把他把稻草熄灭,然后我们一行人来到大殿里,我准备看看佛像里面的尸体。

罗汉像十分高大,以我一人之力是抬不动的,我叫宋星辰帮忙,他冷冷的倚在柱子上,爱搭不理,我喊他几声,他才淡淡地回道:“这不在我的职责之内。”

我说道:“算了,拿你当空气吧,大力,过来帮我抬雕像!”

我和王大力一左一右,雕像被抬了起来,下面掉出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从衣着和头发判断是一具女尸,整个人已经呈现出巨人观,身上全是乱爬的蛆虫,大致推算死亡有一星期左右。

王大力一个箭步冲到外面呕吐去了,连我都看得直皱眉,尸体上有不少伤痕,应该是饱受凌-辱之后被杀掉了。

其它佛像里面还有尸体,我暂时不打算打开看,等警察来了再说。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