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王大力坐着特警的装甲车回到南江市,路上我刷了会儿微博,这一个半月呆在远离尘嚣的地方,外面发生的好多事情我不知道。

这段时间最轰动的事件莫过于偶像易玺公开与某女演员的恋情,千万女粉丝的内心受到暴击,网络上哀鸿遍野,易玺的关注一天时间就掉了几百万!

有不少女孩扬言要跳楼,割腕,还有些人跑到那个女明星的微博上去污辱谩骂,跟女明星的粉丝相互掐了起来。

有些评论家说易玺这么干等于践踏粉丝的心,毕竟偶像这个职业就是贩卖梦想。也有反对的声音说偶像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生活,难道因为他被万千大众当作梦中"qingren"就该一辈子单身吗?

我从来不追星,新生代小鲜肉的名字我都叫不全,所以对此没啥想法。

然而等车开到公安局附近的时候,我却看见外面人山人海,而且女生居多,手里纷纷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易玺无罪,释放易玺”、“易玺坐牢我送饭,易玺判刑我殉情”等话,惊得我下巴都掉下来了。

这时一个电话打到我手机上,是黄小桃打的,她说道:“宋阳,我看到你们的车了,别从正门进,绕一下从后面进来。”

我朝窗外一看,她在三楼的窗前冲我们招手,我纳闷道:“啥情况啊这是?”

她苦笑一声道:“今天上午拘留易玺之后,这帮粉丝就自发地跑到公安局外面闹事,把我们全给堵里头了,唉!你们进来的时候要是撞见记者,啥也别说,这帮家伙鬼得很,说一个字他们都能推测出一堆动向!”

费了一番周折,我们才顺利进入警察局,在里面更加能感受到群众的力量,外面的粉丝在喊口号,声震屋瓦。

王大力错愕道:“女粉丝真可怕……”

黄小桃走过来道:“辛苦你们了,刚实习完就摊上这样的事。你也看见了现在是什么局面,这案子我们但凡出一点差错,都会被全社会兴师问罪!”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先说说案子吧!”

黄小桃说,事情发生在昨晚,易玺原本是来南江市开巡回演唱会的,演唱会从昨晚八点持续到十点,易玺出来的时候被一大帮不请自来的记者围堵,询问他公布恋情的事情。易玺表现得特别烦躁,场面一度失控,保镖拼命维持秩序的时候,易玺从安全出口悄然离开,下落不明。

经纪公司和主办方都急坏了,发动所有力量去找易玺,晚上十一点左右,两名驾车返回报社的记者在路上意外发现了开车的易玺,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陌生男子。

记者一路追赶,易玺为了甩掉记者超速行驶,结果车子撞断栏杆掉进了某公园旁边的一片人工湖。

记者在岸上大声呼救,不少路人跳下去救他,易玺倒是平安无事,但副驾上那个男的却淹死了。随后警方赶到,当易玺的豪车被打捞上来时,警方意外地发现车上有两具尸体,除了副驾上的陌生男子之外,在后备箱里还有一具全身烧焦、面目难以辨认的男性尸体。

面对警方的询问,易玺表现得很不配合,加上现场群众的阻拦,警方当时没有立即拘留他。

今天上午黄小桃带着法庭的搜查令去了一趟易玺的酒店住处,现场虽然被打扫过,但经警方详细的调查,还是发现了血迹和焚烧的痕迹,尸体死亡时间初步判断是昨天中午,这个时间段,没有任何人证物证能证明易玺不在场。

而且有一名清洁工称看见一名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男子走进易玺的房间,之后就再没有出来,初步怀疑这名男子就是死者,于是黄小桃就把他拘了回来。

讲完之后,黄小桃问道:“先看尸体还是先见人?”

我笑道:“活人不老实,还是先看看诚实的死人吧!”

我们来到停尸房,看见停尸床上并排停着两具尸体,烧死的男尸和淹死的男尸。我先看那具淹死的,死者年龄在四十岁左右,尸斑浅淡,皮肤发白,两眼上翻,口鼻里积着细小带血丝的泡沫,用手按压腹部发现胃里有大量积水,完全符合溺死特征。

我感觉死者是从事文职工作的,因为他的手上没有老茧,皮肤,头发都保养得比较好,衣着也相当考究。

我三下五除二地把死者的衣服扒了,从口袋里找到了钱包和钥匙串,钱包里面钱倒是不多,却有一堆洗浴中心的优惠券,王大力叫道:“卧槽,这大叔是个性情中人。”

我笑道:“你要?给你!”

王大力朝黄小桃看看道:“我不要面子的啊,太有损我形象了!”

我说道:“由此可见,死者十有是个单身汉。”我抓起死者的手看看,没有戴婚戒的痕迹,然后向黄小桃询问道:“他身上没有手机,你们派人打捞了吗?”

黄小桃解释道:“没法打捞,那片人工湖是死水,几十年没清理过,下面是几十厘米厚的淤泥,得把湖水全部排空才行。”

我用听骨木在死者胸前听了一遍,除了肝脏有点硬化,没什么太值得注意的。我本想就这样过了,可又有点不放心,把听骨木移到他的腹部又听了一会儿。

随着我手指的敲打,发现胃里好像有东西,当即命令道:“大力,拿个桶!”

王大力赶紧取来一个铁桶,我把尸体翻过来,脑袋悬在外面,把一条毛巾卷成条状垫高他的胸口,然后用手按住他的胃上,用不轻不重的手法往上推。

溺死者由于胃里有大量积水,所以不需要借助辅助工具,直接就可以将胃容物推挤出来。

推了一会儿,我明显感觉到胃容物在顺着食道逆流,然后我掰开死者的嘴,在他后脑勺上轻拍了下,大量积水从死者口中流出来。

王大力吐槽道:“阳子,你现在的手法就跟澡堂的师傅一样娴熟了。”

我骂道:“别废话,拿个手电筒照照里面有没有东西!”

黄小桃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照着死者胃里流出来的东西。发现水里面有些泥沙沉淀,以及死者吃过的一些食物残渣,我们静静地观察了几分钟,直到死者再也‘吐’不出来东西为止。

我疑惑的托着下巴:“不对啊,我明明听到胃里有一团东西。”

黄小桃问道:“是不是卡在喉咙里了?”

这句话提醒了我,我蹲下来,掰开死者的嘴往里面观察,王大力被这一幕恶心地转过头去。

喉咙里确实卡着一团东西,我拿起镊子小心翼翼地夹出来,竟然是揉成一团的纸,依稀能看见日期,是一份打印出来的文件!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