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黄小桃走进审训室,这么近距离看见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我心里还是小小激动了一下,外面有一堆人在看着,我脸上表现得特别平静。

易玺操着一口港台腔说道:“黄小姐,你们这里的咖啡太难喝啦,你们警察局难道就没有好一点的咖啡吗?嫌疑人就不是人了吗?”

黄小桃坐下来道:“易先生,你喝的咖啡和我们喝的是一样的,不信你自己去茶水间看看。”

易玺把杯子一推,靠在椅子上道:“什么时候可以放我走?你们这样一搞,害我今天的日程全耽误了,我至少少挣了三百万,这个损失谁来补偿?”

我心想太他妈嚣张了,甚至有种拍桌子叫他老实点的冲动,但旁边坐的律师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还是忍住了。

黄小桃把双手交叉在一起道:“我们先聊聊案子吧!”

易玺对律师递个眼色,律师清清喉咙道:“该问的都问了,还有什么想说的,易先生很忙,请你们长话短说,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黄小桃冷笑道:“既然易先生这么忙,那干脆替你们叫辆车吧,杀人这种小事哪有录节目重要呢?”

律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必,我们有车。”然后他怏怏不快地瞪了一眼黄小桃:“黄小姐,请你不要这样阴阳怪气,这不是一名人民警察该有的态度!”

黄小桃道:“那你教教我,人民警察该是什么态度?”

我感觉这样扯皮下去,到明年都审不完,便狠拍了一下桌子:“咱们开门见山吧,嫌疑人易某,车里的尸体你认识吗?”

听到这个称呼,易玺一脸不快,律师代为回答道:“这件事我们早就已经讨论过,我的委托人声称,他完全不认识这名死者。”

黄小桃冷笑一声:“司法流程是讲证据的,我们已经调查过,你的那辆劳斯莱斯只有两个人有钥匙,一个是你,一个是你的经纪人。事发当时你的经纪人正在和某导演谈剧本,没有和你在一起,所以只有你能打开后备箱,我们在后备箱里找到了大量你的指纹,酒店的清洁工称,昨天中午十二点左右,你独自在房间,有一个陌生人来拜访你,这又怎么解释呢?”

易玺微微皱眉,律师避重就轻地回答:“那只是清洁工的一面之辞,一个底层下等人,为了跟易玺这样的大明星扯上关系,什么瞎话都能编出来。”

易玺戴着墨镜,不太方便看表情,律师始终板着一张扑克脸,让我的洞幽之瞳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我怒道:“你的意思是,因为她身份卑微,所以说的话不可信,你们身价很高,就句句是事实。据我所知,娱乐圈才是遍地谎言的地方吧?”

律师的眉毛微微一拧:“先生,请你就事论事,不要对我的委托人进行人身攻击。”

我其实是在故意激怒他俩,可这两人完全无动于衷。

律师又说道:“清洁工的证词你们并没有证据可以支持,最起码你们得拿出酒店的监控。”

调查报告上提过,酒店的监控什么也没拍到,这一点律师完全抓住了要害。黄小桃咬了下嘴唇,有点无计可施,我却突然意识到一个矛盾点,律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没有监控的?”

律师平静地答道:“这个我们没有义务回答。”

然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易玺的手却紧张的抓了一下裤子,显然这里面大有文章。

可是这个问题已经进入死胡同,没法再问下去,我换了一个角度道:“那昨晚在车上淹死的男人是谁?”

易玺直起身子,欲言又止,然后对律师说起悄悄话。黄小桃准备拍桌子喝止他们这样做,我冲黄小桃摇了下头,因为我正在桌子下面用手机录音,之后可以通过技术手段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律师解释道:“那名死者只是易先生的普通朋友,两人晚上一起出去兜风放松,结果被一群记者穷追猛舍,他的死完全是记者的责任。”

我嘲讽道:“出去兜风,车上带着一具尸体,解释成出去毁尸灭迹是不是更恰当?”

律师冷冷道:“请不要使用这种带有主观误导向的措辞!”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两个人出去兜风,车上有一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尸体,对吗?”

律师厚颜无耻地答道:“是的,这一定是有人想嫁祸于人。”

黄小桃敲敲桌子:“淹死的男人叫什么,他总该有个名字吧?”

律师答道:“这件事与本案无关。”

黄小桃说道:“你觉得这样隐瞒有意义吗?我们警方会查不到?”

两人又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律师才说道:“此人名叫吴秀材,是一名经纪人,但是和易先生并没有合作关系。”

黄小桃问道:“怎么认识的?”

律师回答:“我已经说了,只是普通朋友,作这一行总会接触到方方面面的人。”

黄小桃说道:“我们在他……”

我立即抢过话头:“我们在他身上没找到手机,请问当时他和谁联系过?”

这个问题是我随便问的,律师又一本正经地开始敷衍,黄小桃不解地看我一眼,我知道她想说那份文件的事,但我觉得眼下还是别抛出这张王牌比较好。

我隐隐觉得,这两人严防死守的态度后面隐藏着什么秘密!我们必须把它挖出来,才能撬开易玺的嘴。

又问了几个问题,律师凭着一张伶牙俐齿把易玺撇得干干净净,我总算见识到有些律师为了替人脱罪可以多没下限,我感觉这样审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便给黄小桃递个眼色。

黄小桃小声道:“放了?”

我点点头:“不放的话,粉丝不把警察局烧了!”

黄小桃叹息一声:“谢谢你们二位的合作,我现在带你们去办取保候审的程序,调查期间请你们不要离开南江市。”

律师答道:“我们会尽量配合的。”

黄小桃正色道:“不是尽量,是必须!”

出了审讯室,易玺趾高气扬地从警察中间走过,王大力眼巴巴地看着他,我拼命给王大力递眼色,生怕他去丢人的要签名。

易玺出了门,外面的粉丝发出一阵欢呼声,粉丝都是有组织的,没有呼啦围上来嘘寒问暖,大家很有素质地让开一条路,一起高喊:“易玺加油,我们挺你!”

易玺朝粉丝们飞了个吻,有个女粉丝当场幸福地昏倒了,当记者围过来的时候,已经有车把他接走了。王大力看着这一幕,感慨地说道:“这排场太气派了!阳子,要不你也走偶像路线吧。”

我不屑的道:“靠实力吃饭,我自豪!”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