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这段录音听了三遍,确定一个字都没听错,这才感叹道:“原来麦克·周是易玺的化名!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有钱,却名不见经传。”

小周道:“宋哥,你这就说错了,易玺是艺名,麦克·周大概才是真名。”

黄小桃皱眉道:“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一个艺人怎么会有两个经纪人。”

小周说道:“可能不止两个吧,像易玺背后是有一整个经纪团队的,搞你们的就是这帮人。”

当时我并没想到,这个名字就是本案最大的玄机!

黄小桃点点头:“谢了,这样倒也省了我们不少时间。”

我沉吟道:“如果能搞到易玺的牙模,一切疑问就迎刃而解了,问题是去哪弄呢?”

小周说等一下,然后在手机上找了起来,找到一个慈善晚宴的告示给我们看,原来易玺明晚要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如果他日程没取消的话。

在晚宴上是要吃东西的,我们便可以搞到牙模,这属于非常手段,既然对手不仁,我们也没必要含蓄。

我问道:“小周,你怎么知道他的行程安排的,难道你是他的粉丝?”

小周支支吾吾地承认,说是陪女朋友一起追的,黄小桃打趣道:“看不出来,你还有女朋友!”

我说道:“恕我冒昧地问一句,绝对没有歧视的意思,易玺是gay吗?”

小周答道:“据说是的,但是官方一直在否认,粉丝里面一直以来分成两大阵营,双方水火不容,一派说易玺是gay也喜欢他,另一派坚持否认易玺喜欢男人。其实我觉得吧,性取向是个人的事情,有什么可争的呢?”

我说道:“真是扑朔迷离,那他公布恋情又是怎么回事?”

小周解释道:“依我的拙见,就是为了抱大腿,那女明星据说背景很深厚,家族垄断半个影视圈。作为粉丝我说这话可能要被人揍,易玺那演技你们都知道的,唱功也不行,全靠长相吃饭,花无百日好,他肯定得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所以才想找个靠山。”

我惊讶道:“剖析得这么彻底,你是真粉假粉啊?”

小周笑道:“凑热闹的路人粉。”

我们辞别小周,离开的时候黄小桃给分局那头打了个电话,派几个人去盯梢,如果易玺去参加慈善晚会,我们便采取行动。

我们来到黄小桃家,一进门,她很豪迈地把胸衣扯下来往沙发上一扔,看着我笑道:“啊,我忘了你在这里呢!我平时这样习惯了。”

看着她衣服下面若隐若现的浮凸,我脸上一红,迅速别开视线。

黄小桃活动着肩膀道:“跑了一天,肩膀酸死了。”

我说道:“坐下,给你揉揉。”

于是我坐在沙发上,黄小桃靠过来,我给她捏肩膀,黄小桃发出舒服的娇嗔声。屋里没开灯,身体的摩擦让我起了点可耻的反应,下意识地把腿移开一点,生怕搞出尴尬的剧情来。

黄小桃闭着眼睛说道:“好久没有准时下班了,对了,我们做那个吧!”

我一阵紧张:“做哪个?”

她转过来,媚眼如波地看着我,用手指勾了勾我的下巴:“你一直想的那个啊?”

当时气氛暧昧到了极点,我支支吾吾地道:“现在?”

黄小桃说道:“现在做糖醋排骨不是正好吗?赶紧的,我材料都买好了,再放就要坏了。”

说完她跳下沙发,我心里就跟坐了一趟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黄小桃径直走进卧室,我问道:“你家厨房在这儿?”

她探出脑袋笑嘻嘻地说道:“白痴,我换身衣服啦!”

我俩一起下厨,做了顿糖醋排骨,因为我俩都是厨渣,整个过程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把一盘糖醋排骨做出来,凑和着能吃就已经很知足了。

吃完晚饭,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演的什么我完全没看进去。黄小桃穿着一身很轻薄的真丝吊带睡衣,下面凝脂样的皮肤若隐若现,幽幽的体香钻进我的鼻子。

可能是累了,她喃喃地说道:“每天都能准时下班就好了,吃个饭,看看电视,也挺开心的。”

我说道:“准时下班的工作,你又提不起兴趣,能怪谁呢?”

她噌地坐起来:“知我者,宋阳也!对了,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答道:“看看哪个澡堂子缺搓澡师傅。”

她笑着捶了我一下:“说正经的,不想找工作的话姐包养你吧!姐没什么要求,帮我打扫打扫房间,做做饭,暖暖床就行了。”

我说道:“王大力跟我说打算一起创业,我想还是挣扎一下,看能不能混出点名堂。”

黄小桃笑道:“瞧不出啊,你还挺有抱负的。”

说着她越凑越近,近得呼吸可闻,一双清澈的眼睛盯着我,我顿时觉得全身热血沸腾,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但这一次我鼓起了勇气,用手攥住她的圆润的香肩,慢慢接近……

然而突如其来的电话破坏了这一刻的气氛,黄小桃从茶几上拿过手机,靠在我胸口上接听电话,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深邃的事业线,两人维持着这个动作直到通话结束。

我问道:“怎么了?”

黄小桃急道:“小周记错日期了,慈善晚宴是在今晚,赶紧走吧!”

我露出一阵失望的表情,黄小桃笑道:“真是不走运!”

我胸膛里的火焰已经被勾了起来,黄小桃要从我身上起来的时候,我突然抱住她,我从来没有接吻的经验,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嘴唇碰了一下。

分开之后,我俩的脸都烧得发烫,但是黄小桃的眼中却有一缕柔情在跃动,她凑过来,突然说道:“不行不行,来不及了,赶紧动身吧!”

她回屋穿衣服,出来的时候又切换回英姿飒爽的女警察形象,我觉得刚刚那一吻就像是做梦一样,下楼的时候都觉得脚步轻飘飘的。

上车后,黄小桃打了个电话,交谈途中突然把手伸出来摸我的腰,我被硌得直笑:“你干嘛?”

她对电话说道:“拿件xL号的西服就行了,我们马上过来取。”

挂了电话,她解释道:“咱们这身打扮肯定不能参加晚宴,我叫一家礼服店给我们准备好两套现成的衣服,我爸是这家店的老主顾,所以老板很好说话。”

我夸赞道:“你真有办法!”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