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去礼服店取了衣服,在那里换上,我是一身燕尾服加皮鞋,头一次穿多少有点拘谨。黄小桃则是一件落落大方的露背鱼尾裙,她在我面前转身,问好看吗?

我说道:“太漂亮了,我能不能问个技术上的问题,这种露背的衣服要怎么戴胸衣呢?”

黄小桃说道:“哟,你还挺好学,知道乳贴这种东西吗?”

“意思是……”我脸一红,原来晚礼服下面是没有防护的,难道经常有明星走光的新闻。

衣服并不是买的,而是租的,因为这家店格调很高,只接订做的活,我们其实把别人做好还没有取的礼服借来穿一晚。

随后我俩来到晚宴现场,门口有服务生挨个看请帖,我说这怎么办,黄小桃低声说道:“挺胸抬头,挽着我的胳膊。”

我俩走到门口,服务生客气地拦下我们,黄小桃冷傲地说道:“不好意思,请帖落在酒店了,你非要看的话我可以叫人送来。但如果耽误了我和易先生的约见,这个责任由你来负!”

服务生仍坚持要看,说是为了安全考虑,黄小桃说道:“我父亲黄运鸿跟你们公司有过几次合作,不信你可以叫王经理出来见见面。”

一听到这个名字,服务生立即毕恭毕敬地放行了,我很少见黄小桃展现出这一面,觉得她冷酷的样子真是迷死人,小声夸奖了一句。

黄小桃苦笑道:“其实我一点也喜欢拿我爸的名字出来唬人。”

晚宴是在一个中西合璧的小庄园里举行的,来来去去的都是一个光鲜亮丽的社会名流,台上有个过气男歌星正在献唱,面前放着一个捐款箱。我们看了下节目单,上面没有易玺的名字,他这种段位的大明星是以嘉宾的身份来参加的。

转了一圈,我们发现了易玺,因为是正式场合,他跟在局里的样子判若两人,一身笔挺的西装,手里端着酒杯,正在跟几个知名导演谈笑风生。

易玺所属的星宇经纪公司在国内只能排到前二十,他本人是头号金字招牌,所以但凡有这种场合,公司就把他拉来当门面,去结交一些权贵。

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大明星的生活也很辛苦,可是和那些二、三线的明星相比,易玺已经算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据说有些经纪公司、影视公司专门培养一些女明星来公关,韩国就有个知名女歌手在母亲忌日当天被逼着和五个老男人睡觉,后来就自杀了。

我想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娱乐圈是个暴利行业,所以是权、钱、色交易的泛滥场所,普通民众能看见的那些娱乐圈新闻,谁和谁复合了,谁被经纪人绿了,只能说是娱乐圈这片汪洋大海上面露出来的几块礁石而已。

易玺半天没见吃东西,我倒是吃了好几碟鹅肝、鱼籽酱,黄小桃用胳膊顶我:“哎哎,跑来就吃东西的吗?”

我说道:“这玩意平时吃不着嘛,你也来一碟?”

黄小桃摇手笑道:“不了,谢谢,我这身衣服吃一粒花生都会走样。”

我们盯梢了半个小时,易玺什么都没吃,这让我有点灰心。据说明星为了保持身材,每天只吃水煮鸡肉和蔬菜,我站得腿都麻了,开始东张西望,晚宴上的美女真多啊……

突然黄小桃一个劲摇我的手,激动地说道:“他吃东西了,他吃东西了!”

有个大老板给易玺拿来一碟哈蜜瓜,易玺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我俩心中默默祈祷,千万别吃完。易玺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一转身就把哈蜜瓜扔进垃圾桶了。

我和黄小桃兴奋地交换了一下眼色,等易玺走后,慢慢溜过去。在这种场合翻垃圾桶有点不太好,幸好这时台上出来一位全国著名的魔术师,把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趁这机会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哈蜜瓜掏出来,对黄小桃说道:“任务完成,撤!”

我们快速穿过人群,我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踪。回头一看,几个保镖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用无线电交谈,他们从不同方向接近过来,大有包抄之势。

黄小桃惊慌地叫道:“不好,这些人是易玺的保镖,我们暴露了!”

我说道:“冷静点,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一边说我一边把手放在下面,做了一个小动作。

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保镖已经把我们围住了,一个声音从后面接近:“两位贵客,把你们兜里的东西留下来,不要逼我的人动手。”

回头一看,是一张陌生面孔,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可能是易玺的经纪人。

黄小桃扬起眉毛说道:“你知道袭警是什么罪名吗?”

经纪人冷笑:“袭警吗?这里有警察吗?我只看见两个不速之客。”

我质问道:“往我们身上抹黑的人就是你吧!”

经纪人摊开手,耸耸肩膀说道:“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虽然他装得若无其事,但我还是从他的微表情里判断出来,幕后主使者就是他。

这时易玺走了过来,经纪人对他附耳低语几句,易玺眉毛一拧骂道:“你们两个要不要脸,明明都被停职了还跑来惹事,小心我叫你们官帽不保。”

黄小桃气得直咬牙:“戏子,你敢威胁我!”

易玺也火了,指着黄小桃骂道:“死公安,你再说一遍试试!”

经纪人赶紧安抚下易玺的情绪,说道:“把你们偷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想走!”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块哈蜜瓜,经纪人伸手过来接,我盯着他的眼睛,把哈蜜瓜扔在地上,一脚踩碎。

经纪人冷笑道:“算你聪明!”然后他掏出一张名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黄小桃的胸口道:“美女,哪天在警队混不下去了,打我电话。”

黄小桃接过来准备撕了,我用眼神示意她不要,随后这帮人走开了。

离开宴会现场,黄小桃泄气地说道:“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下子他们肯定会提高警惕,想搜集证据就更难了。”

我神秘一笑:“我留了一手。”

黄小桃一下子提起劲来:“你刚刚踩碎的是假的?”

我说道:“是真的,不过在他们追我们的时候,我偷偷拍了张照片。”

我掏出手机给黄小桃看,我从不同侧面拍了几张,怕夜长梦多,迅速给小周发了过去,问他能不能根据照片把牙模弄出来。等了十分钟左右,小周回复道:“有点难度,但可以试试!”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