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玺的案子结束之后,我也成了易玺的粉丝,每当在电视杂志上看到他的消息,总会忍不住留意一下他的近况,但我从来不对任何人说我参与过这桩案子。

易玺竟然把那笔钱以我的名义投资了一部电影,几年后这部电影上映,朋友们都纷纷跑来问:宋阳,这部电影前面怎么说特别鸣谢你啊?

我笑道:一定是重名的。

这部电影是易玺自编自导的,是一部悬疑片,讲述一对双胞胎互换身份的故事。从里面能看出他的真情流露,一直扮演另一个人,丝毫不能露出马脚,这种生活一定很艰辛吧!

换成是我的话,给多少钱我都不愿意。

电影后来大卖,我的帐户上多了一大笔票房分红,并且易玺以我的名义一口气在江西省建造了一百所宋阳希望小学,震惊教育界。

这些都是后话。

实习归来,我基本上已经没课了,王大力积极地开始准备创业,每天东奔西跑,经常夜不归宿,我打趣他道:“你还没创业呢,就先学会了老板的作派,每天晚上跑出去鬼混?”

王大力道:“阳子,这事我暂时不跟你透露,最短两个月,我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看他这么认真,这一次王大力是牟足了劲要创业,我心里由衷地替他感到高兴。

同班同学要么四处找工作,要么没考上研继续备考,或者去考公务员。相比之下,我就像个闲散人等,每天看看书、追追剧,享受着大学时光最后几个月的悠闲。

这天黄小桃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来一趟局里。我注意到她这次的措辞有点微妙,只是叫我来,并没说有案子,从她的语气里能听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王大力不在,我一个人带上工具来到公安局,一进门,黄小桃、王援朝、郑副局长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警官在等我,几人都是一脸严肃。

我问出什么事了,郑副局长问道:“没带你的小助理吗?”

我说道:“王大力有事来不了。”

郑副局长点头道:“没来正好!宋阳,这次的案件我要求你绝对保密,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包括你最亲近的朋友和父母!”

我经手的案件事后被列入公安厅s级档案的不在少数,我自然是不会瞎说的,当下问道:“谁死了?”

郑副局长说道:“是一名警察,但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死亡的方式!”

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我平静地说道:“先看看尸体吧!”

我们一行人往停尸房走去,路上黄小桃跟我介绍旁边这位白发老警官,他复姓欧阳,今年已经退休,欧阳警官记忆力超群,人送外号‘两脚书柜’,是警队里资历最老的几名警官之一。

欧阳警官冲我点点头:“小伙子,咱俩虽然没见过面,但我对你说是久仰大名也不为过,你那些破案传奇在警队里已经传遍了……”

我谦虚地说道:“欧阳警官过奖了,我只是班门弄斧而已。”

我们走进停尸房,铁床上躺着一具身穿警服的无头尸,脑袋放置在头的位置,盖着一片白布。

黄小桃简要跟我说明了一下案发情形,死者姓牛,是鼓楼区分局的一名中队长,尸体是今天早晨在他住处附近的厂区大院被发现的!当时他坐在自己的私家车驾驶座上,车子整个撞在一根电线杆上,已经严重变形,他的脑袋掉在后座上,血流得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尸体保持坐姿,全部凝在腔子里。

我看了下切口,发现切口整齐,像是被异常锋利的利器一刀剁下来的!我和牛警官素未谋面,听黄小桃说起案发经过,我心里竟然有一丝兴奋。

我掀开白布看了一下,发现头发有压痕,像是戴过警帽,由于头颅失血过多,皮肤已经发白,也没有形成尸僵。一般来说像这种首身分离的尸体,要以身体的腐烂程度来判断死亡时间。

我用听骨木一边听一边得出结论:“死亡时间为十小时左右,腹部空空,死前至少有三餐没有吃过东西。”

我对着伤口仔细闻了闻:“另外,死者喝了大量的酒。”

欧阳警官插了一句:“牛警官和我做过二十几年的搭档,他平时是滴酒不沾的,即便是重要场合也不会喝酒!”

我点点头,准备把尸体的衣服脱下来检查一下,我注意到警服上别着几枚徽章。欧阳警官一一告诉我,那几枚分别是牛警官在九七年打黑行动中负伤获得的二等功勋章、零六年卧底拐卖集团获得的八一勋章、零八年和国际刑警联手捣毁跨国犯罪组织获得的铁血之鹰勋章、一五年破获灭门惨案获得的一等功勋章,以及一枚优秀警察勋章。

望着这一块块擦得锃亮的勋章,我心中一阵感慨,每一块勋章后面都是一段英勇无畏的传奇!我和黄小桃合作办案以来,她也只获得了两块勋章,一块二等功勋章,一块优秀警察。

死者的衣服很整洁,几乎一尘不染,但是腹部却有一道横向的灰尘,我在口袋里只找到了一把车钥匙、一块口香糖以及证件。然后我小心翼翼地解开扣子,用剪刀把下面的衬衣剪开,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病变,只有两处不太典型的‘创伤’,一处是右手肘部的淤青,一处是右手食指上的细微划痕。

我若有所思地盯着这块淤青,把警服拿起来用洞幽之瞳观察对应的部位,发现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压痕和破损。

看完之后我直起身,将手套摘了,黄小桃知道我的习惯,摘手套就等于验尸完毕。

黄小桃惊讶的问道:“宋阳,这就验完了?不用你的验尸伞和海草灰验一遍吗?”

由于郑副局长在这里,我不敢表现得太随意,平时验尸我们都是有说有笑的,当下解释道:“这次不需要,你把现场的照片给我看看。”

黄小桃打个电话,很快有一名警察把照片送来,我一张张翻开,照片是从各个角度拍的,连地上掉落的玻璃碎片都拍得一清二楚。

看完之后我沉默了许久说道:“这是一桩自杀案。”

“自杀?”黄小桃和郑副局长同时惊呼出来。

欧阳警官也是一脸难以置信:“小伙子,郑副局在这里呢,别开玩笑!”

我说道:“我没开玩笑,这确实是自杀。”

郑副局长拧紧眉头,他是一个很有涵养的人,可我仍然从微表情读出他有点生气。牛警官大概是他平生敬重的一位前辈,他语调平静地说道:“宋阳,能不能仔细跟我们说说,是哪些因素让你认为,这会是一桩自杀案的?”

我说道:“大家稍安毋躁!我知道你们可能觉得我在说笑,这具尸体谁看都不会认为是自杀,其实我心里一开始也很起疑,但是排除掉所有他杀的可能性之后,只剩下这一种可能性。欧阳警官,有件事我想问你,你们在现场调查的时候,有没有找到一根钓鱼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