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警官想了想答道:“没有,可能是这东西太小,我们忽视了。”

郑副局长当先反应过来:“宋阳,你的意思是,死者是被一根钓鱼线拉断脑袋的?”

我点头,一般人可能想象不到钓鱼线有多坚韧?我自己曾经网购了十几种钓鱼线做拉力测试,发现最坚韧的钓鱼线可以吊起一个成人都不断。

除了钓鱼线以外,为了积累破案经验我买过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我抽屉里面有十几种钮扣、布料、匕首、注射器等等,平时领的奖金我一部分就用来做这个。

黄小桃说道:“这很像当年的无头骑士案,可是那案子是骑着摩托车,而且是他杀。这案子是开着汽车,要怎么操作呢?”

我叫他们看照片,汽车后方五米左右有大量玻璃碎片,这很不科学。因为根据撞击的角度和惯性来看,碎玻璃只会往前飞,而不会往后飞,碎玻璃是怎么掉到那里的呢?

死者右手手肘有淤青,说明是他死前用手肘猛力击打过什么,我想应该就是后挡风玻璃。由于轿车的形状,他当时是站在车尾部侧面进行击打的,所以在衣服腹部沾上了一些灰尘。

为什么要把后挡风玻璃击碎呢?

答案正是为了绑那根钓鱼线,我在照片上看到汽车后方有一个电线杆,死者应该是把一根钓鱼线系在上面,通进车里,绑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同时踩住油门和刹车,突然放开刹车,汽车冲刺出去的巨力瞬间将脑袋切了下来!

我自己也从反方向验证了一下,这是否是有人伪造?

比如说人当时已经死了,凶手用这种方式伪造自杀,但尸体表现出的各种体征证明,身首分离的时候,死者是活着的。

还有一个重要佐证,死者穿着一身干净的警服,戴着警帽,身上佩满勋章,又喝了大量的酒,这一切都表明他是铁了心要自杀!

听完我的结论,郑副局长和欧阳警官一阵唏嘘,欧阳警官老泪纵横道:“小牛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

郑副局长松了口气道:“宋阳,谢谢你,看来不必立案了。”

我说道:“不客气!顺便问一句,牛警官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欧阳警官沉吟道:“对了,他自杀前给我发了条短信,就一句话:他回来了,轮到你还债了!”

“他回来了?”我微微皱了皱眉:“你们以前损害过什么人的利益吗?直接或者间接的。”

欧阳警官一阵苦笑:“这问题可大了,当警察的,谁没逮过几个犯人,间接地害别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是有的。”

这个我很同意,在监狱里看到邓超的时候,我自己也感慨自己间接毁了不少人的人生。

我又问道:“恕我冒犯,你们干过什么亏心事吗?”

欧阳警官平静地回答:“我这辈子,没有干过一件有辱这身警服的勾当,小牛的人品我也可以担保,我和他关系最好。”

郑副局长附和道:“牛警官也是我的同窗好友,他是个正直无私的人。”

从微表情判断,他俩所言属实。

这案子剩下的疑点就由欧阳警官和郑副局长继续调查,两人虽然很久不碰案子了,但是这一次好友惨死,他们还是决定自己追查。

我们离开停尸房的时候,黄小桃问我:“对了宋阳,砍头疼吗?”

我说道:“一点也不疼,斩首是所有死亡方式里痛苦最轻的。”

黄小桃笑道:“你试过啊?”

我告诉她,十八世纪有个法国医生做过一个惊世骇俗的实验,他每天守在断头台下面,犯人的脑袋被砍下来,就冲上去拎起头发快速地扇那颗脑袋耳光,想看看人砍掉头之后还有没有知觉?试验证明被扇耳光的脑袋脸上仍然会红肿,但并没有愤怒的表情,说明人被斩首之后很快就没有意识了。

黄小桃说道:“对了,孙老虎要回来了。”

我笑道:“他这趟去省里够久的啊,咱们要给他接风洗尘吗?”

黄小桃点点头:“接个风呗,你正好可以去找冰心妹妹,有半个多月没见了吧!”

这时旁边传来一阵闹闹哄哄的声音,原来是今天凌晨抓了一帮去做大保健的男人,扫黄打非这事不归黄小桃的部门管,但都在一个局里,经常能够遇见。

本着人类幸灾乐祸的本性,我最喜欢看这帮男的被抓,一个个穿上衣服人模狗样的,进来之后那真叫一个人间百态。有嚣张跋扈的、有悔不当初的、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我还跟黄小桃开玩笑说,啥时候让我审两个嫖客玩玩?

蹲在地上的一溜男的里面有个大麻子,笑嘻嘻的说道:“警察同志,你们抓错人了,我进去是找人的。”

警察骂道:“找人你脱了衣服找?”

大麻子解释道:“澡堂子嘛,穿着衣服也不让你进啊,我哪知道是那种场合。通容一下吧,我是来这边出差的。”

警察喝斥道:“给我老实点,等会交完罚款,叫你领导或家属来领人!”

我忽然惊讶地咦了一声道:“这个大麻子我们是不是见过?”

黄小桃也认出他,但是想不起来:“这人长的这么猥琐,是不是以前抓过他。”

大麻子看见我们,招手道:“哎哎,小兄弟,又见面了,真巧啊!”

他带着浓浓的武汉口音,我皱眉道:“你谁啊,谁是你小兄弟?”

大麻子满脸堆笑道:“哎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上次见过一面的古董商人啊,你瞧这,简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帮我跟这位警察同志说说情呗。”

黄小桃顾左右而言它:“宋阳,附近新开了一家麻辣烫的馆子,口碑挺不错的。”

我点点头:“走吧,肚子早饿了。”

我们往外走,大麻子在后面叫唤:“小兄弟,小兄弟,不要这么绝情好吧!好歹有过一面之缘。”

我懒得理他,自作自受,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说道:“警察小姐姐,你身上有凶兆,有血光之灾啊!”

这句话一下子命中我的要害,如果他说我有血光之灾,我可能还不在乎,可是黄小桃平时出生入死,我一直很担心她的安危。

人之所以会上当受骗,就是因为心里有一个疙瘩被人说中,我转身走过去,冷冷地问道:“什么血光之灾,乱说话信不信我弄死你。”

大麻子笑盈盈地说道:“你先把我放了,我就告诉你。”

我观察他的微表情,他满脸麻子和笑纹,竟然读不出来是实话还是谎话,看来是个久混江湖的高手。

黄小桃过来拽着我的胳膊道:“宋阳,你听他瞎说,这种江湖骗子的话能信?”

我则挥挥手:“先给他办个取保侯审手续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