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副局长站起来说道:“他不在你们那桌吗?”

那警察答道:“之前在我们这桌坐了一会,饭菜一口没吃,我以为他过来敬酒了,哪知道这都半小时了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

闻听此言,我们都紧张起来,但我心里还有一丝侥幸,不会出什么事吧,这里有上百号警察呢!

郑副局长叫大家都停一下,四处找找欧阳警官,我问坐在欧阳警官旁边的警察,他之前有什么反常举动吗,警察回忆道:“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捂了一下脑袋,我问他是不是头疼,他笑笑说没事,所以没太在意!”

“头疼?”我隐隐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们赶紧四处去找,王大力和孙冰心不知道牛警官的死,所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啥也没说,只是心中默默祈祷,千万别出事。

一大帮警察到处搜,很快就惊动了经理,他赔着笑说道:“各位警官同志,是不是饭菜出问题了,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和我说。”

郑副局长说在找一个人,对他描述了一下欧阳警官的相貌特征,这时一个厨子慌慌张张地跑来,看见我们眼睛愣了一下,一看就是有事发生,我问道:“怎么了?”

厨子支支吾吾地答道:“有……有个老头在厨房里面……这事不赖我们的……”

我喝问道:“他怎么了?”

可能是我语气很重,厨子吓得快哭了:“他死了!”

我们火速赶到厨房,看清里面的情形时不少人吓得捂住嘴。欧阳警官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把脑袋塞进了烫滚的油锅里面,下面的火开到了最大,热油噼里啪啦地沸腾,空气里弥漫着焦糊味。

我用一块手帕垫着手,把火拧灭了,然后在其它人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将欧阳警官扶出来,放在地上。

由于离火太近,他的衣服已经烧焦了一块,整个脑袋被炸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郑副局长气的嘴唇直哆嗦,眼里有泪光闪烁,转身对一帮厨师咆哮道:“当时谁在场!”

这是我头一次看见郑副局长发火,也许他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厨师们支支吾吾地回答,他们刚做完菜,累得要死,大家到外面吃了个饭,由于饭店规章制度很严格,厨房没人的时候一定会锁上,按理说不可能有人进来。

黄小桃立即去看了下锁道:“被撬过!”

孙冰心捂着嘴一直在哭,她情绪这么悲恸,我叫王大力带她出去透透气,孙冰心使劲擦掉眼泪,说道:“我没事的!”

尸体死亡不到半小时,没必要听骨辩音,我检查了一下欧阳警官身上,发现没有被有强迫的痕迹。他手上沾了一些油污,指纹非常清晰地印在案桌上,当时欧阳警官采取的姿势能看得一清二楚,他是自己把脑袋塞进热油里面的。

也就是说,他是自己撬开厨房的锁进来,拧开火,然后自杀的!

我在欧阳警官身上摸了一下,摸到了手机,上面有一条没发出的信息,写着:“崔昊,轮到你还债了!”

我念出短信内容,郑副局长一阵错愕:“崔警官也是我们的同事。”

我当即抓了一把淀粉吹在手机上,上面没有指纹,这很蹊跷,手机这种日常用品肯定沾满指纹才对,我问郑副局长:“欧阳警官的手机是这一部吗?”

郑副局长点点头:“没错!”

我叫道:“打他的号码!”

郑副局长拨了一下,没有接通,明明手机上信号满格,我用这部手机打给郑副局长,他看着来电显示道:“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飞快的推测道:“这个手机被人调包了,是有人塞到他口袋里的,上面的信息其实是犯罪预告!这不是什么自杀,是连环杀人案,崔警官就是下一个受害者!”

郑副局长喃喃道:“不可能,崔警官五年前就殉职了……”他突然瞪大眼睛:“糟糕,凶手盯上的是他的家人!”

我们立即动身去崔警官家。

上车前我看见郑副局长用几乎嘶哑的声音,对着外面的警察大吼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从现在起南江市警方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立刻让一个中队以上的特警携带武器赶来支援,刑侦科的兄弟跟我上。”

孙冰心要跟着来,我拦住她道:“冰心,帮我做一件事情,你跟车回局里,给欧阳警官和牛警官的大脑做一个ct,看看里面有什么异常。”

孙冰心叮嘱道:“宋阳哥哥,你千万小心!”

我叫王大力陪她一起,黄小桃今天没开车,我俩上了郑副局长的车。一名警察拉开副驾的门准备上来,突然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宋星辰拽到一旁,他坐了进来。

外面的警察喝道:“你是什么人?”

我赶紧解释说是我另外一个助理,宋星辰根本不在乎这些小事,冷着脸道:“这次的案子太危险!”

我皱眉道:“你又跳出来阻止我?”

宋星辰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是什么脾气,所以我得跟着你,以防不测。”

要不是此刻气氛太严肃,我真想说,你别当保镖了,当保姆吧!

路上我问黄小桃:“对了,牛警官的手机找到了吗?”

黄小桃答道:“没找到,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会是一个伏笔,你觉得凶手是怎么办到的?”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两名死者确实是自杀无疑,我想不出手法,除非凶手能够操纵人心!”

我们来到崔警官家属所在的小区,郑副局长叫大家别一块上来,特警部队在下面守着,我们几个先上去探探路。上楼的时候他告诉我,崔警官家里有四口人,父母、妻子还有一个小儿子。

来到那扇防盗门面前,我没有闻到血腥味,心里松了口气。郑副局长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我取出撬锁工具把锁打开,推开门,警察们训练有素地冲进去。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在桌上看到一张新餐厅开业的宣传单,给上面的订餐热线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我面色一变:“去那里看看。”

郑局看了一下道:“就在附近,我们走!”

我们一行人火速赶到那家饭店,赶到那条街就看见一群男女尖叫地冲出来,大喊:“出人命啦!出人命啦!”

有个男生抓住一名警察的手哭诉道:“警察同志,你们快去看看吧,一个饭店的人全死了!要不是我跑得快……”

我问道:“谁干的!”

男生答道:“没有人,他们好像疯了一样,突然开始自杀了……”

黄小桃派个人安抚他的情绪,待会录口供。我们朝饭店走去,隔着很远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原本开业大吉的饭店此刻就像好莱坞血浆片里的场景一样,屋里到处是鲜血,横七竖八地躺了许多尸体,姿势一个比一个怪异,灯泡也沾了上血,整个饭店呈现出一种血腥的色调。

大家被这一幕吓得面无血色,宋星辰用刀鞘挡了一下我,示意我不再往前走了。这时黄小桃突然拔出手枪指向一个方向,喝道:“给我滚出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