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黄小桃什么时候跑来偷听的,偷听了多少内容,慌乱地解释道:“就当是我有私心好了,我只是不想让你丧命!”

黄小桃瞪我一眼,针锋相对地说道:“我最讨厌别人擅自替我作决定,就算打着关心的名义也不行!从今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不会再跟你说话了,你也别来我家了。”

说完,她抱着胳膊别开视线,一脸气愤,我一阵不知所措,说了好些赔礼道歉的话。

黄小桃的生气三分真七分假,但我当时完全被她的演技欺骗了,加上关心则乱,以为自己捅了大娄子,心里七上八下的。

哄了半天,黄小桃这才哼了一声:“好好好,这件事暂时放下,以后再治你的罪,你打算怎么找那个阴物商人?”

我惊讶道:“你相信阴物是真的?”

黄小桃说道:“放在以前,我的态度应该和郑副局长是一样的,可是咱俩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案子,奇奇怪怪的事情见识了不少,我觉得世上有阴物存在也不奇怪。”

听到她这样说,我一阵欣慰:“那我们去找他。”

我们三人来到附近一个移动营业厅,我交了这个月的话费,要了一张通话清单,清单倒数第三个号码,就是那天李麻子拿我的手机拨的。

我打过去,李麻子和阴物商人果然在一起,我自我介绍了一下,听说我是个仵作,他惊叹道:“仵作?这个职业很稀奇嘛。”

我问道:“能见面谈谈吗?”

对方答道:“行,你到附近的一间茶楼来见我,请你喝雨前龙井。”

我们找到那间茶楼,宋星辰在楼下等我,我和黄小桃则被服务生带到一个雅间,走到门口的时候黄小桃说道:“上一次见这种江湖大师,还是我爸带我去算命,那个牛鼻子老道满嘴跑火车,说我命犯贪狼星,一生动荡不安,非得找一个寅时寅刻出生之人才能压制得住,说什么虎狼相辅、必成大业,难道找男朋友还要先问生辰八字,真是荒谬!”

我错愕地张了下嘴,我就是寅时寅刻出生的人,因为寅属虎,所以我起名的时候差点就叫宋二虎。

黄小桃见我的反应如此剧烈,瞪大眼睛道:“难道你就是?”

我脸红一红,掩饰道:“不是不是,我的生辰八字很普通的。”

黄小桃哼了一声:“我就说嘛,哪有这么巧的事,江湖骗子!”

中年男人和李麻子此刻正在雅间里喝茶,见我们进来,他对李麻子伸出手,笑道:“我说什么来着!”

李麻子掏出一百钱,一脸无奈地递过去,这两人肯定在打赌我们会不会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他似乎也希望和我们合作。

中年男人请我们坐下,原来他叫做张九麟,跟李麻子都是武汉人,经营一家古董店,平时东奔西跑到处收阴物,经历过的事情足够写本书了。

张九麟一边给我们倒茶一边说道:“说到写书我想起来了,我还真把自己的事迹写成了一本书,当然里面用的都是化名,你要不要看一看?在火星小说网搜索《阴间商人》就行了。”

我说道:“我对网络小说没兴趣,对了,详细说说阴物是什么吧!”

他大致说明了一下,阴物就是带着某种‘死者执念’的物件。并且给我举了个例子,说他曾经收过纪晓岚的烟枪,纪晓岚用它抽了一辈子烟,后来落到一个男的手上,那男的也一直抽烟,活活把自己抽死了。

我冷笑道:“接着忽悠,你咋不说你收过吕布的方天画戟和杨贵妃的镜子呢?”

张九麟笑道:“你还别说,这两样东西我都经过手。”

我心想这人靠谱吗?这种大话都敢说,当下开门见山道:“我们找你的目的,你应该清楚。”

他点点头:“知道,你需要我的协助,其实我也正想找你!我觉得咱俩有点眼缘,这边人生地不熟的,加上这一次涉及到这么大的命案,有你这个警方顾问协助会比较方便。”

我冷冷地说道:“少跟我套近乎,临时的合作关系罢了,案子结束之后各走各路。”

李麻子插了一句:“小伙子说话这么冲,一看就是阳火旺盛,你女朋友平时能受得了你吗?”

黄小桃脸上一红,怒拍桌子,震得茶杯都跳起来了,她站起来指着李麻子道:“死麻子,说话注意点分寸,别忘了你还有案底在我们这儿。”

张九麟微微一惊,低声问李麻子:“你小子又大保健去了?还让人抓了?”

李麻子忙掩饰道:“没有那种事,我怎么会去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我在马路上扶了一个老太太,被当成肇事的了,简直比窦娥还冤。”

这种小事我都懒得拆穿,张九麟盯着我,严肃地说道:“小宋阳,你们这个态度我们没法合作,你要搞清一件事情,是你有求于我们,我们不是你的手下。”

他的眼神带着巨大的压迫感,但我也毫不示弱地盯着他回敬道:“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张九麟冷笑一声:“你看,又来了,你平时是不是这样对别人说话习惯了?”

可能是我把他当成江湖人士,不自觉地就拿出跟光头强,耗子那些人说话的口气来,但我隐隐感觉到,他和那帮人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于是语气尽量缓和地说道:“交换一下情报吧,我先告诉你我们知道的。”

张九麟点头说道:“这就对了!”

我将目前掌握的情报一五一十地告诉他,末了不忘叮嘱一句:“这些都是警方的机密,不要乱说。”

张九麟道:“你居然能推理出凶器是一件乐器,很了不起,礼尚往来,我也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

他说他这一次其实是受人所托来收一件阴物,委托人的身份不便透露,跟案情也无关,他俩一路追查到南江市,结果跟我们不期而遇,被误会成嫌疑人。

那件阴物名叫断肠埙,是拿一个古代悍匪的头骨制成的,用它吹奏一首特别的曲子会让听者情绪低落,然后自杀。从我们这里知道阴物持有者也算帮了他一个大忙,省去不少调查的功夫。

从目前的案件进度来看,牛警官从听见乐曲到自杀,中间间隔了几天时间。欧阳警官则是不到几小时,餐厅里的人几乎是立马见效,可见这件阴物已经开始失控,再不及时处理会很危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