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混混围住馄饨摊老板,为首的男人光着膀子,戴着大金项链,身上纹着一条下山猛虎,嘴里叼着牙签。他把手搭在老板肩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板,生意兴隆啊!”

老板的脸色顿时一阵煞白,满脸堆笑道:“哎哟,是力哥,最近过得可还好?”

混混头子嘬着牙花道:“还成!”

老板赶忙从抽屉里掏出一把零钱,塞到男人手里:“这是这个月的。”

黄小桃扬起眉毛说道:“原来是收保护费的混混,简直太嚣张了,我记下这帮人的长相了,回头跟治安部门说一声。”

力哥命跟班数了一下钞票,跟班汇报之后,他啪的一下吐出牙签:“太少了,你他妈在寒碜我们吗?这点钱都不够我们兄弟吃顿饭的。”

老板愁眉苦脸地说道:“力哥,拜托通融一下,我这个月也没挣几个钱,我也不容易呀!”

力哥哼了一声:“你不容易?我们也不容易啊!要不是我们罩着这一块,你能安安生生做生意?”

老板结结巴巴地道:“改天……改天一定奉上!”

力哥冷笑道:“我没那功夫,这样吧,叫我这帮兄弟在你这吃一顿如何?”

老板连连点头:“行行,随便吃!”

力哥阴沉地威胁道:“不过,我这帮兄弟吃相不太好,没准会弄坏你一些桌椅板凳,你自己惦念一下吧!”

老板一听这话,立即求起情来,我厌恶地说道:“一帮苍蝇,我去把他们赶走!”

我从怀里掏出证件,正要站起身,突然被一只大手拍在肩膀上,把我强行按回凳子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肌肉发达的大叔,一身键子肉堪比健美教练,他低声喝斥道:“愣头青,不要管这种闲事。”

我和黄小桃惊讶地看着他,黄小桃问道:“你谁啊?”

大叔说道:“我是特警第十七中队队长,我们正在执行任务,那个叫力哥的是一个黑老大的亲信,黑老大目前下落不明,极有可能跟这个力哥接触过,你们别给警方添乱!”

我朝四周看看,果然有一些可疑人在走动,敢情周围全是便衣的特警。

我纳闷道:“大叔,你认识我们啊?”

大叔答道:“认识,宋阳和黄小桃,警队里的明星!”

听他这么一说,我挺不好意思的,这时力哥敲诈完保护费,从后面走过来,大叔低下头吩咐了一句:“继续吃馄饨,吃完赶紧走,你们可真会挑地儿。”

我们不想找麻烦,麻烦却自己找上门来。

力哥走过我们旁边时,眼前一亮,吹了个流氓哨:“小妞长得挺正点啊!”

黄小桃的拳头攥了一下,攥得骨节发白,大叔幅度很轻地摇下头,示意我们千万别冲动,力哥的跟班喝斥道:“喂,怎么不吱声,力哥跟你们说话呢。”

大叔满脸堆笑地仰起脸道:“我们路过的,吃个夜宵马上就走,不给几位大哥添麻烦了。”

力哥笑道:“不麻烦!深更半夜,两男的带一个女的,这关系有点耐人寻味啊,看你穿得这么骚,肯定是出来卖的,多少钱一晚上?”

说着力哥伸出手来摸黄小桃的脸,我顿时两眼充血,黄小桃一把握断了手里的方便筷。当对方的手要碰到她时,她突然避开,冷冷道:“这是我男朋友,这是我爸,爸,你倒是说一句话啊!”

大叔赔笑道:“是是,她是我女儿,几位大哥行个方便。”

力哥不屑地说道:“当我瞎子啊,你俩从头到脚,哪一点像父女了?妹子,你一晚上收费多少钱,我出双倍,去陪老子一宿。”

黄小桃咬着牙骂道:“滚开!你别太嚣张!”

力哥的跟班喝斥道:“你丫怎么跟力哥说话的,也不打听打听,力哥是什么人?这一片都是力哥罩的,要你陪一宿是你的荣幸。”

黄小桃毫不示弱地还击,冷笑一声道:“你们是狗吗?往街头撒泡尿就成你们的地盘了,我出来吃碗馄饨碍着你了?”

力哥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跟班撸起袖子过来准备揪黄小桃的衣领:“臭表子,别给脸不要脸!”

这帮人如此嚣张跋扈,我的怒气值已经飙到了顶点,大吼一声:“忍你大爷!”抓起桌上的辣椒酱便泼到跟班脸上,跟班捂着眼睛惨叫一声,黄小桃也同时发飙,把一碗馄饨连汤带碗摔到力哥头上。

正所谓先声夺人,这帮混混没料到我们会突然动手,加上老大受伤,一时间慌乱起来。

力哥满脸是馄饨汤,小平头上还点缀着葱花和香菜。他后退几步,被几个跟班扶住,问他有没有烫着,力哥愤愤的把手一指道:“给我弄死他们!”

两名混混冲过来,一脚把桌子踢翻,老板带着哭腔跑过来哀求道:“各位大哥,别砸我的摊子!”

桌子翻倒之前我们已经站了起来,黄小桃一拧腰,一记侧踹把冲在前面的小混混踢飞几米远,摔个屁股墩,然后一拳把另外一个混混放倒。这一拳打得极重,我都听见脸骨碎裂的脆响。

后面的混混蠢蠢跃动,我怕她双拳难敌四手,可我又是一个战五渣,于是抄起条板凳往几个准备冲上来的混混脸上扔去,几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力哥破口大骂:“敢太岁头上动土,花了他们!”

立刻有几个混混抽出弹璜刀和蝴蝶刀,看见那雪亮的刀身我心头一凛,这我可对付不来,对身后的大叔说道:“动手吧!”

大叔愤愤地骂道:“你们这两个老鼠屎!”然后对身后大喊:“兄弟们,开工了!”

哗啦一声,从周围跑出来一堆壮汉,形势立即反转过来,那帮混混吓得面无人色,结结巴巴地说道:“力哥,他们叫人了……”

力哥吼道:“干他娘的,我从十五岁出道以来,就没怵过谁!”

特警身份一旦暴露,任务就黄了,那我们就真成老鼠屎了,我急中生智喊了一句:“各位师兄弟,别用本门功夫!”

特警们个个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即便不使用武警的格斗技,揍起人来也相当凶悍,完全就是单方面碾压。我跟黄小桃站在旁边看热闹,看见那帮混混被按在地上揍得哭爹喊娘,简直大快人心。

一会儿功夫,就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一帮人哗啦散开,混混们倒地"shenyin",力哥被揍成了猪头样,连声音都在打颤:“兄弟,恕我有眼无珠,敢问你们是什么来头?”

我冷笑道:“这岂能让你知道,我问你,附近有个练咏春拳的李师傅吗?”

力哥答道:“我不知道。”

我转身对大叔道:“师哥,咱们要找的仇家不在这里,撤吧!”临走的时候我故意撂下一句话:“下回招子放亮点,别动精武门的人知道不?”

力哥拼命点头。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