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给老板赔了点桌椅板凳的钱,离开一段距离后,大叔擦擦脑门上的冷汗说道:“吓死我了,幸亏你喊的那一嗓子,我们勉勉强强没暴露身份。不过这事也有点悬,平白无故挨了顿揍,我估计这小子肯定会警觉的。”

黄小桃把拳头捏得喀喀响,似乎没揍过瘾:“怎么叫平白无故,完全是他自找的,这种人渣就欠收拾。”

我说道:“中队长,今晚这事真抱歉,我们也是迫于无奈,总之谢谢你们出手相助!”

大叔摆摆手,苦笑道:“哪里哪里,都发展成那种事态了,叫我们怎么好意思不出手。”

我问道:“对了,你认识一个姓张的队长吗?”

大叔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就是啊!”

我和黄小桃错愕地交换了一下视线,想不到还有这种巧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核实了一下,他确实就是我们要找的张队长。

张队长疑惑道:“你们二位找我有什么事?”

我把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告诉他现在有个人要杀他,我们必须把他严密保护起来。

张队长摇摇头:“办不到,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正在执行任务,走不了,谁要杀我?”

我说道:“龙邦国这个名字,你不会没印象吧?”

张队长一阵错愕:“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黄小桃解释道:“应该是这几天出狱的,他正在大肆报复当年那几个把他送进监狱的警察,牛警官和欧阳警官已经相继遇害了,另一位崔警官甚至被灭了满门……”

张队长一脸震惊,但毕竟是铁打的硬汉,他没有表现得太伤感,叹息道:“瓦罐难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我们当警察的就是这个命,说不定哪天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就被犯罪分子一刀捅了!姓龙的想来就来吧,你也看见我这帮手下了,我不信他敢把我怎么样。”

我说道:“龙邦国不需要动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你们死得很惨!”

张队长笑道:“宋顾问,你在说笑话吗?他一个蹲了二十年大牢的人,有这个能耐,就算他有这个能耐,也没有这个胆量……”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我把手机递了过去,我给他看了牛警官和欧阳警官死时的照片,张队长瞪大眼睛:“为什么会弄成这样,龙邦国干的?”

我解释道:“准确来说,是他们自己干的!”

我告诉他,现在各项证据表明,龙邦国手上有一个可以杀人的乐器,只要听到那段曲子,意志再坚强的人都会自杀,而且还会波及到周围的人。

张队长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我敲山震虎地说道:“你应该还记得那个上次那个会催眠的李老师吧,当初很多警察不相信她能催眠任何人,结果呢?血淋淋的事情就摆在眼前,我们不能再拿人命去验证了!”

张队长突然仰天大笑:“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抵挡不了这个所谓的杀人魔音?我受过专业的特种兵拷问训练,就算有人试图催眠我都无法成功。李文佳劫持人质的案子就是我带队的,不是我自吹自擂,进去的警察意志力都太薄弱,要是换我上,一枪就把那个嫌疑人毙掉了,她根本没机会催眠我。所以,两位还是请回吧,你们的顾虑是多余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文佳的案子对黄小桃而言是一块还没好透的内心创伤,听见有人这么轻描淡写地予以评价,她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讥讽道:“你的意思是,你大脑里面都是肌肉,所以不会中招?”

张队长大大咧咧地说道:“没错……等等,你是不是骂我是个武夫?”

黄小桃愠怒地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我师傅马国忠还有那些警察全部白死了,就因为他们不像你这样强悍?宋阳,这家伙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们不管他了,过几天来替他收尸!”

张队长知道触怒了黄小桃,尴尬地搔搔头皮,这个肌肉大汉不知所措的样子有点滑稽,我安慰她道:“小桃你别动气,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黄小桃抱着双手,别开脸不说话了,我对张队长说道:“杀人魔音不是凭意志力可以抵挡的,你不要这么自信,就算你能挡得住,你能确保他找上你的时候,你周围没有其它人,没有你的兄弟吗?你希望他们因你而死?”

张队长道:“龙邦国要杀的只有我!”

我冷笑一声:“你知道他为了报复崔警官的家人,杀掉多少无辜的群众吗?一个饭店全部遭殃,总共二十七口!他已经丧心病狂了,根本不在乎把多少无辜的人卷进来,你在车上,他会杀一车的人;你在队里,他会杀一队的人;你和家人在一起……”

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张队长愤怒地攥紧拳头,他的内心终于动摇了:“这事,我得向上级汇报,毕竟中断任务要是受处分的。”

我说道:“你的上级已经批准了,他说你的性命比任务重要,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中间那句话是我信口捏造的。

张队长点点头:“行吧,你们随我回趟特警队,我换身衣服,再取一些日用品。”

不一会儿张队长开来一辆私家车,载我们来到特警队,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来这地方,进入特警队要经过三道关卡,我看见高处还有几名站岗的侦察兵,手里抱的是国产的88式狙击步枪。

我们穿过大院,看见路旁停着一辆辆防暴车,冲锋车和警用装甲车,装甲车上还有机关枪座,令我叹为观止。远处还有几个用布罩起来的大家伙,看形状似乎是武装直升机。

张队长说这里的枪支弹药可以武装一个加强连,特警的存在不仅仅是威慑犯罪分子,也是一座城市的坚强后盾!假如哪天外敌入侵,他们就不是特警了,而是军人,是冲在最前面保护老百姓的人。

来到宿舍,警员们早已休息了,我说道:“张队长你怎么还住宿舍啊?”

张队长哈哈大笑:“我一个光杆司令,回家住不如在这里,还方便。”

一打听才知道,他老婆几年前就跟他离了,孩子也判给妻子了,我心中感慨,当警察真心不易,许多警察连自己的家庭都维系不了。

看着黄小桃我不禁想,假如有一天,我面临这样的情感矛盾,会选择离开她吗?

答案是永远不会!

因为破案就是我们的约会,这种相处一点也不枯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