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在大院里等张队长取东西出来,黄小桃说道:“你别看特警和刑警都是公安系统的,平时矛盾可多了,相互看不起。我们觉得他们都是空有蛮力的武夫,他们觉得我们只会耍嘴皮子!”

我说道:“鄙视链这种东西哪里都存在,我们跟机械系的人也相互瞧不起。”

黄小桃道:“三名目标现在找齐了,我回头叫特警队派几个狙击手到市局附近的制高点布防,一旦听见可疑的声音,立即把吹奏乐器的人击毙。”

我笑道:“要是附近来一个街头卖艺的,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一阵悠扬的声音,如泣如慕,如怨如诉,我虽然对乐器了解不多,可是也能听出来,演奏这段音乐的正是中国的古老乐器:埙!

我和黄小桃同时大惊,我叫道:“快把耳朵堵上!”

堵上耳朵不顶用,那声音穿透力极强。黄小桃掏出佩枪,把我拽过来,把枪凑在耳边对天开了三枪,雷鸣般的枪声震得我耳鸣恶心,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我们立即折返,去找张队长,在半道上迎上他,黄小桃大喊一声,一记鞭腿朝他的脑袋扫过去。她本想把张队长踢晕,但张队长抗击打能力惊人,一点事也没有,一脸不解地看着黄小桃。

这时耳鸣的效果渐渐消退,乐声也结束了,我模模糊糊地听张队长在说:“刚刚那鬼哭一样的破曲子就是龙邦国吹的?我当是什么不得了的魔曲呢。”

黄小桃严肃地问道:“你全部听见了?”

张队长回答:“听见了!你们真是大题小作,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黄小桃掏出手铐道:“抱歉,我们得把你拷起来,防止你做出自残行为。”

张队长愤愤地道:“你们不去追疑犯,还拷我!唉!你们这帮刑警的办事效率啊!”

说完他把手伸了出来,铐上之后,张队长哭笑不得的说道:“要是被我同事看见,你们可得解释一下,他们还以为我犯事了呢。”

我看着后面的宿舍楼,问道:“楼里的人都听见了吧?要不要全部控制起来?”

张队长摇摇头:“不要紧的,我们那个楼隔音性能很好。”

虽然他嘴上这样说,但黄小桃不放心,给市局打了个电话,马上派人过来,把附近所有听见声音的人控制起来,以免再出现不必要的牺牲。

我们坐上张队长的车,我在后座上看着他,黄小桃开车,路上张队长喋喋不休地说话,说我们大惊小怪,吹嘘自己意志力怎么怎么强悍。

说着说着,他的眼神突然不对了,变得沉默起来,我使劲摇他:“你怎么了?”

张队长笑笑:“困了,我能眯一会儿吗?”

于是张队长歪在座椅上睡着了,听见他发出均匀的鼾声我放下心来。到公安局门口的时候,郑副局长和一批警察正站在门口等我们,郑副局长过来说道:“老张,你怎么被铐起来了?”

张队长苦笑道:“还不是黄警官和宋顾问闹的,怕我自杀,开玩笑嘛,我怎么可能自杀。”

我通过微表情察觉到,他笑得有点僵硬,笑容要牵动二十六块肌肉,他很明显是在假笑。于是我低声对黄小桃叮嘱,待会给张队长打一针镇定剂,千万别让他一个人独处。

张队长伸出手说道:“小郑,有阵子没见了,你现在都当上市局副局长了,混得不赖嘛!”

郑副局长和他握了一下手,就在这时,张队长突然用肩膀撞开郑副局长,快速地从他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双手抓着手枪跑开,沿途把试图阻拦的黄小桃撞倒,我大喝道:“别冲动!”

张队长举起枪,眼泪哗哗地往下淌:“对不住大家,我好痛苦,我不想活了。”

我快速地说道:“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只是那个声音在控制你,别被它左右,把枪放下!”

张队长哭得满脸是泪,拼命摇头,把枪口慢慢对准自己的嘴。

黄小桃怒骂道:“姓张的,你简直就是个令不人齿的懦夫,你不是吹嘘自己意志力坚强如铁吗?这点小坎都过不去,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你,你死了之后我要给你立个碑,写上‘懦夫张xx之墓’!”

我的哄劝和黄小桃的激将都不起作用,张队长说道:“我觉得我的内心很丑陋,很卑鄙,我痛恨我自己,我不配当一名警察,让我死了吧。”

黄小桃大喊:“别!”

说时迟,那时快,张队长已经把枪口捅进嘴里,扣下扳机。然而我们并没有听见预期的枪响,张队长错愕地把枪取出来检查了一下保险,郑副局长平静地说道:“老张,让你失望了,我预料到会发生意外,已经提前将子弹取出来了。”

说完郑副局长大手一挥道:“快拦住他!”

张队长像头发怒的狗熊一样吼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声音已经走样了,就好像着了魔似的。

他把枪一扔,转身朝大马路跑过去,我和黄小桃还有其它警察立即追上他,这家伙跑得飞快,前方就是车水马龙的马路,黄小桃大喊一声:“开枪打他的腿!”

她站定,双手持枪,对准张队长的腿开了几枪,有一枪打中他的大腿,张队长趔趄了一下,继续奔跑。

其它人也开了几枪,张队长的腿上中了四枪,却仍然在疯狂奔跑,这种自杀的强烈冲动简直就像毒瘾发作一样,令我备感震惊。

他冲到一辆疾驰的货车面前,货车司机见状猛打方向盘,整辆车侧翻过来,然后轰然一声重重地压在张队长身上,瞬间将他压成了肉饼。

路面上的交通瞬间为之瘫痪,好几辆车相继追尾,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和碰撞声。

所有人呆呆地站着,许久没人说话,局里的警察都出来了,包括我们保护起来的荀警官和罗警官,郑副局长紧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悠扬的乐音,黄小桃惊叫道:“快点开枪震自己的耳朵,把自己弄聋都不要听!”

黄小桃举起枪,这时我说道:“等一下!这声音不是刚刚听见的。”

仔细一听,那人竟然在吹奏《一闪一闪亮晶晶》这首曲子,张九麟说这只埙要吹特定的曲子才有效果。吹完这首曲子之后,一个阴沉的声音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就好像武侠小说中的千里传音一样,无处不在,每一个字都异常清晰地传进我们的耳朵里——

“大家好,我是龙邦国,我从地狱爬回来找你们复仇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