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副局长对着夜空愤怒地吼道:“龙邦国,你究竟想干什么,想报仇的话就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不要躲躲藏藏,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那个声音呵呵一笑:“想激怒我?别着急,你也有份,你是最后一个!”

我和黄小桃愣了一下,朝郑副局长看去,原来龙邦国的复仇清单上竟然还有郑副局长,他自己可能察觉到了,所以枪里才没装子弹。

那声音继续说道:“荀警官、罗警官还有郑检察官,我永远忘不了,当年你们是怎样落井下石,毁掉我人生的。这二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象这一刻,啊……复仇的美酒真是香醇可口,这种快感胜过世间一切,我不想一次饮尽,在杀掉你们三人之前,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处理,请各位好好期待。”

话音刚落,黄小桃叫道:“去附近搜查,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身上带着一个用骷髅制成的埙!”

众人哗啦一下散开,去各处搜索,我跟黄小桃来到附近的一条街上,由于已经是深夜,街上行人稀少。我看见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伙子,个头比我矮一点,我过去问道:“看见一个五十岁的男的了吗?”

鸭舌帽答道:“没看到。”

他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我当时没有想多,以为是一个晚上出来上网打游戏的年轻人,万万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再见面!

众人回来说没找到,郑副局长眼神黯淡地说道:“叫消防局和交警部门过来处理一下现场,其它人也过去帮忙抢救伤者。”

荀警官深明大义地说道:“小郑,杀人魔音看来是真的存在,连老张这样的性格都不能避免,我觉得我们三个现在就是祸水,呆在哪里都不安全。不如我们豁出去了,找龙邦国清算一切,也省得祸及无辜。”

罗警官也说道:“老荀说的没错,这段孽缘也该了结了,由我们制造的魔鬼,就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来送走吧!”

我说道:“三位警官,我想跟你们谈谈。”

三人答应了,我们来到一间没人的会议室,我清了清嗓子:“杀人魔音是可以抵挡的,刚刚我和黄小桃都听见了,她用枪声把我俩的耳朵震聋,所以逃过一劫。”

罗警官问道:“宋顾问,你的意思是,堵上耳朵就能避免?”

荀警官道:“那也防不住啊,总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戴耳机吧,除非我们拿根针把耳膜弄穿了。”

我摇头说没用的,一般人可能以为没有耳膜就听不见声音,其实耳膜破裂之后仍然能通过听小骨听见一点点声音。我沉声道:“各位,我们这样被动地等着猎杀,不如主动出击!”

郑副局长道:“你有什么高招,洗耳恭听!”

我一字一顿地说道:“请你们三位自杀!”

三人一阵哗然,以为我在说笑。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制造一个破绽让龙邦国‘得手’,其实是把耳朵堵上的,然后装作自杀的样子,骗过他。

毕竟他没法亲自出来确认死亡,等三个人全部‘死’了,就可以开始主动出击了,但是假死这件事务必瞒过所有人,让大家信以为真。

荀警官赞叹道:“不愧是破案无数的小神探,这一招暗渡陈仓使得太巧妙了!行,那咱们从现在起听你指挥。”

郑副局长提出了疑问:“龙邦国说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难道他的复仇清单上还有其它人?”

我推测道:“会不会是当年的黑社会分子呢。”

荀警官道:“不可能,九七年严打很严的,那个团伙几乎全部毙掉了,只有几个底层小弟被判了二十年……等等,二十年,他们正好出狱!”

郑副局长点点头:“那就没错了,龙邦国的目标就是这几个落网之鱼。”

我摇头道:“未必,我觉得是当年那些黑社会的家人。”

郑局答道:“有道理,天已经很晚了,大家先休息,明天再说!”

荀警官和罗警官出去了,郑副局长似乎有话要对我说,我正好也有话要问他,等屋里没人了,我问道:“你为什么会意识到自己在复仇清单上,提前把子弹取出来?”

郑副局长惨然一笑:“你的观察力很敏锐,没错,我当年是检察官,如果龙邦国连我都报复,那整个司法部门都难逃一劫。其实我跟他有另一层关系,我们曾经共同追求过一个女孩!”

我错愕道:“被杀的那一个?”

郑副局长沉默的点点头:“她的死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龙邦国入狱之后我去探望他,他骂我是个缩头乌龟,他觉得所有人里面,最应该帮他一把的正是我,但我却没有。我在法庭上唇枪舌剑地驳倒辩护律师的每一条陈述,当时看着被告席上满脸怒容的龙邦国,我的心在滴血,所以这案子结束之后,我心灰意冷地辞掉了检察官的工作!”

提起往事,郑副局长陷入沮丧消沉之中,我安慰道:“你是检察官,捍卫法律是本分,你不用自责的。”

郑副局长苦笑道:“如果人人都讲道理,这个世界就没有人犯罪了,宋阳,我当警察这些年来有一个深刻感悟,法律描绘了一个井井有条的理想世界,可现实永远是残缺的,现实有它自己的规则,有时候甚至是和法律相冲突的。假如有一天你面临法律和人性的决择,问心无愧就好,哪种选择都会有遗憾,这是无可避免的。”

也许是因为今晚失去太多老朋友,郑副局长才会对我说这些发自肺腑的话,我点头道:“我记住了!”

出来之后,我见到孙冰心和王大力,孙冰心已经把尸体拿去做ct扫描了,经ct扫描发现两名死者大脑中的两个部位处在异常兴奋状态,一个是听觉中枢,一个是痛觉中枢。痛觉中枢兼管着人类的悲伤、沮丧、忧郁等负面消极情绪,这印证了我的猜想,凶器果然会让人体会到精神上的巨大痛苦,非自杀无以缓和。

他俩还不知道欧阳警官死后发生的事情,包括刚刚外面的骚动,我严肃的道:“冰心,这次的案件你不用参与了,回家里呆两天吧!”

孙冰心不高兴地撅起嘴:“宋阳哥哥,一有危险你就把我撇开,你知道我每次有多担心你吗?”

我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只能拍拍她的小脑袋:“听话,就当帮我一个忙。”

孙冰心羞嗒嗒地低着头,嘟囔道:“知道了,你和小桃姐姐一定要注意安全,等这案子结束了,你能来我家玩吗?”

我说道:“一定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