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这样一说,保安一脸惶恐地承认自己早上确实迟到了,他以为同事小王已经走了,所以没多想。

我用洞幽之瞳看了一下,屋里线索不多,走到外面,发现路旁的草丛里掉了一个保安的手套,再远一点扔着另一只手套。

我循着这个方向追去,其它人跟在我后面,最后我们来到一片施工现场。

负责人见一大帮警察进来,过来问发生了什么,我说道:“昨晚可能有个穿保安制服的人走进来,你们这里有值班的吗?”

负责人正要联系昨晚值班的人,突然有工人惊叫一声:“搅拌机里有个人!”

我们过去一看,一堆水泥浆里裹着一个人,隐约能看清他身上的保安制服,工人一开始不知道,往里面倒了石子和水泥,搅拌了一会突然卡住了,这才发现。

把尸体弄出来省了很大劲,尸体已经被搅得肠穿肚烂、面目全非,不少工人吓坏了,我安慰道:“别怕,人不是你们杀的!”

眼下的情形不容许我们把每具尸体都抬回去仔细查验,也没这个必要。于是我接上一根水管,把尸体冲洗一下,然后上前验看,发现他是用一块锋利的石头片割喉而死。

从瞳孔的混浊度判断,死亡时间不到六个小时,我盯着尸体发呆,黄小桃过来问道:“宋阳,这具尸体有什么疑点吗?”

我说道:“他本身就是一个疑问,龙邦国没有必要杀他。”

黄小桃道:“我觉得有必要啊,龙邦国要进小区,当然得把保安杀掉了!”

那个小区我看过,围墙不高,墙根还有花坛,稍微一掂脚就翻过来了,龙邦国杀这个保安的目的是为了进入保安室,毁掉监控记录。

他自己是警察,知道光删除是没用的,所以做得很彻底,把硬盘全拆掉了。

但是为什么呢?

他昨晚已经向我们公开身份了,而且我们在此之前就知道是他,难道他不想让我们看见他的长相?或者说他的长相会透露出什么重要信息。

黄小桃猜测道:“会不会是他整容了?”

我问道:“他什么时候出狱的?”

黄小桃回答:“按照他的刑期,应该是上礼拜。”

我说道:“整容没那么快康复的,况且他一个刚出狱的刑满释放人员,有这个钱整容吗?且不说这个,他在牢里呆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南江市翻天巨变,可是他的行动一点没有阻拦,好像对城里非常熟悉,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具体是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隐隐觉得,这会是一个重要突破口。

尸体交给警方处理,不用验了,直接拉到殡仪馆火化。我提议再回小区看看,我和黄小桃返回小区,我在附近溜达了一圈,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时一辆警车开来,郑副局长,荀警官和罗警官从车上下来,黄小桃说道:“郑局,你们三个是凶手的目标,怎么还大摇大摆地出来办案?”

郑局淡淡地说道:“我们出来就是来当诱饵的。”

黄小桃一脸狐疑:“诱饵?”

其实是我刚刚抽空给郑副局长打电话,叫他们过来的,我把我的暗渡陈仓计划对黄小桃说了一下。龙邦国的复仇很强烈,他接下来会继续杀黑道的家属,警方的步调永远是比凶手慢一步的,他很有可能调虎离山,去偷袭市局。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三位警官跟着我们,给龙邦国制造复仇机会,让他‘得手’。

黄小桃摇头道:“这太冒险!”

我叹息一声:“敌暗我明,只能冒这个险了。”

郑副局长从怀里掏出一把佩枪,看着和真枪一模一样,上面还有铭文,他解释道:“这是我们让技术科连夜搞到的道具枪,打在身上会有血浆,之后我们会表演‘自杀’给龙邦国看。”

我问道:“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最后一次见到龙邦国是什么时候?”

三人相互看一眼,最后还是郑副局长开了口:“二十年前!”

我惊讶道:“你的意思是,你们二十年都没去探过监?”

郑副局长挽起袖子给我看了一下伤口,是陈年旧伤,他说道:“我最后一次去探望他的时候,他企图用一把磨尖的牙刷杀我,后来他就被取消了探视权。”

荀警官道:“你知道一个警察被送进监狱有多惨吗?周围的犯人都会变着法折磨他,据说他进去不到一个月,身心都已经快崩溃了,他理所当然地将这种怨恨转移到了我们身上……”

我不禁有一种怀疑,这个复仇者真的是龙邦国吗?

这时,郑副局长的电话响了,他接听之后对我们说道:“坏消息,又一批受害者出现了。”

这次的地点是郊区一个仓库,凌晨五点左右有人听见枪声,于是就报了警,辖区分局赶去之后看见一地的黑社会成员,可是死状有点古怪!杀死他们的枪全是他们自己的,现在还发现了一些毒品和现金,这帮人深夜在这里交易毒品,突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一个个吞枪自尽。

我们赶到那里时,现场已经被警戒线围了起来,死者总共有十几人,但这一次的死亡现场更加血腥,地上全是嘴里含着枪的黑社会成员,子弹的冲击力把后脑壳都炸穿了,脑浆和血流了一地。

郑副局长让分局的人先回去,这案子由我们来办。

我注意到里面有几个四五十岁的黑道分子,这大概就是当年那几个小弟了,如今都混成大哥了,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一次没有波及到无辜群众。

我注意到墙根有一些碎玻璃碴,是天窗掉下来的,还不止一处,我问黄小桃:“子弹的声音能把玻璃震碎吗?”

她环顾四周想了想道:“这里很空旷,音波会来回激荡,应该是可能的。”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找到一块带血的手帕,捡起来嗅了嗅道:“这上面的血是凶手留下的。”

黄小桃问道:“何以见得?”

我解释道:“血质粘稠,里面有胃酸和唾液成分,是吐出来的!”

可凶手为什么会吐血呢,难道他生病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一个巨大的疑惑,为什么凶手自己不会中招,莫非他是一个聋子。

我站起来正要对黄小桃说话,突然一阵凄厉哀婉的乐音回荡仓库,像尖锐的刺一样钻进现场每个人的耳朵里,原来凶手故意引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把我们全部干掉!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