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看看我,又看看这胖大叔,低声问道:“宋阳,你是不是弄错了?龙邦国的照片我们都见过,就算蹲了二十年大牢,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刚刚那句话一半是推测一半是敲山震虎,通过胖大叔格外紧张的微表情判断,我说中了。

我指着床头柜说道:“你看那上面有什么?”

黄小桃一头雾水地道:“两部手机,一些小零食,一瓶洋酒。”

我娓娓道来:“他的头发很短,虽然有点胖气色却不太好,身上有些淤青和伤疤,手上有老茧,是长期劳动留下的。而腰部有一块紫瘢,位置和形状都很像被狱警用电棍捅出来的,而且他面对警察的眼神充满畏惧,这说明他不久前是一名服刑人员!”

“可是这屋子里的东西说明他地位不低,柜子上有一瓶没喝完的xo,两部新买的手机,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一部老式洛基亚,为什么会有两部呢?我猜是他的小弟给他买了一部苹果手机,可他与世隔绝二十年,用不惯智能手机,于是又买了一部洛基亚,这可不是普通小弟的待遇!”

“另外还有一包跳跳糖和几个果冻,成年人很少吃这些零食,应该是监狱里长期吃不着甜食,所以才买来过过嘴瘾的。综上所述,他地位很高,至少是个黑道头头,他刚刚出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他就是龙邦国!”

黄小桃一脸震惊:“可是……”

我坚定地说道:“先别管这些矛盾点!”然后质问胖大叔:“你叫什么?”

他垂下脑袋答道:“龙邦国!”

“本名呢?”我大喝一声。

他一脸震惊,回答道:“柴二狗。”

我冷笑道:“我都说了这么多,再让我说有点没意思了吧?你自己交代吧,你是怎么冒名顶替,从死刑犯变成二十年徒刑,顺利瞒天过海的。”

柴二狗突然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政府饶命,别再把我送回去了,我已经打算好好做人了!”

他开始交代事情的经过,他二十年前因为杀人被判了无期,后来有个叫龙邦国的警察被关了进来,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犯人们对警察恨之入骨,逮着他往死里收拾。柴二狗在外面是黑道老大,进去之后是个狱霸,要说自己没参与,纯粹睁眼说瞎话。

那警察很快就被折磨得快不行了,这时有个神秘人来探望柴二狗,那人长相很普通,普通得让人记不住。神秘人提出一笔交易,他会暗中做手脚,把龙邦国和柴二狗的所有档案对调,如此一来,柴二狗就是龙邦国,二十年后就可以出狱,又是一条好汉。

神秘人开出两个条件,第一是保证龙邦国不被人打死,第二是把一样东西交给龙邦国。

柴二狗一听说这种好事,立马答应了!东西弄进监狱费了不少功夫,柴二狗亲手交给了龙邦国,那是一个骷髅头,可是上面开了几个眼,用蜡封死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自此之后,柴二狗一直关照着龙邦国,不许其它人再欺负他,可是说来奇怪,龙邦国却日渐消瘦,狱友们都调侃说是不是他晚上打飞机打太猛了?柴二狗怕龙邦国死了,从牙缝里省点饭菜给他吃,但这些都不起作用,他还是一天天消瘦,很快就瘦成了皮包骨头,上工的时候经常晕倒。

在第十九个年头,龙邦国突然死了,功亏一篑。柴二狗哭了一宿,他记得一个细节,龙邦国的尸体被弄走的时候,狱警并没有发现那个奇怪的骷髅头,似乎它不翼而飞了。

万没想到的是,神秘人还是信守了承诺,到了第二十个年头,柴二狗如愿以偿地出狱了。他顶着龙邦国的名字买了一套房,好好庆祝一番,然后就被我们逮住了。

情形和我料想的一样,疑犯身上的种种矛盾也迎刃而解,凶手果然不是龙邦国。

黄小桃震惊了许久才开口道:“龙邦国已经不在人世了,那一直跟我们周旋的凶手是谁?”

我淡淡的道:“只能继续调查了,这个人抓起来吧,让他回去继续服刑。”

柴二狗突然抓住我的脚,哭喊道:“政府!政府!求你们网开一面,我发誓我从今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我冷冷的道:“你二十年前就把好好做人的机会浪费掉了,乖乖回去服刑吧!”

柴二狗见黄小桃要打电话,一百多斤的身子扑通一声跪到她脚下:“别……别叫人,我给你们钱,一人一千万,怎么样,你们当警察一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钱吧!”

黄小桃喝斥道:“老实点!”

柴二狗语无伦次地说道:“多少钱都行,你们随便敲诈,只要别把我再送回那地方。求你们了,可怜可怜我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和八十岁老母,他们不能没我啊。”

说着他趴在地上号陶大哭起来,黄小桃厌恶地说道:“你少在这里演戏了,自己回去好好服刑,争取保释机会吧!”

柴二狗微微抬头,目露凶光,我意识到不妙,立即喊了一声:“小心!”

说完快速拽开黄小桃。

只见柴二狗异常灵活地跳起来,他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躲在衣柜里的女人。

只见他一把搂住那女的,另一只手抄起床头柜的酒瓶,重重摔碎,用锋利的半截酒瓶抵着女人的喉咙,那女的吓得尖叫起来。

柴二狗吼道:“是你们逼我的,你们不给我活路,我就宰了这女人!反正老子被判无期了,光脚不怕穿鞋的。”

劫持人质?我们没料到他会玩这一手,一时间都呆住了。

柴二狗又吼了一嗓子:“臭条子,把手机放回去!”

黄小桃道:“你冷静点,有话好商量!”她把手机放回口袋,但是我注意到已经接通了。

柴二狗也知道自己杀这个小姐无济于事,见自己手上有谈判的筹码,又开始谈条件:“各位政府,我这么做没别的意思,只求你们放我一条活路,我柴二狗说一不二,立马给你们打钱,大家双赢不好吗?”

我以退为进地问道:“就算我们答应,下面全是警察,我们怎么交代?”

柴二狗跺脚道:“小兄弟,你咋这么不开窍呢?就说人没找到不就得了,你们要找的是龙邦国,我长得像龙邦国吗?”

我点点头:“那行吧,你把这姑娘放了,我们答应你的条件,有钱不挣王八蛋啊!”

黄小桃跟着把枪收了起来:“对啊,一千万,太爽了,我不用当警察了。”

我俩自然是演戏,张九麟也很配合地道:“我要两千万,我比他俩警衔高,怎么也该多拿点。”

柴二狗将信将疑,我知道谈判不能操之过急,要步步为营地争取机会,便哄劝道:“你不相信我们没关系,你让这位姑娘先把衣服穿上,一-丝不挂地暴露在陌生人面前,人家以后还怎么做人?”

柴二狗骂道:“你甭管她,她就是个鸡,天天脱衣服给男人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