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二狗显然还不相信我们,我说道:“我们都答应收钱放人了,你怎么还在坚持?”

柴二狗道:“不行,你们得拿出一点诚意来!”

黄小桃柳眉倒竖:“死胖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柴二狗见她上前一步,用碎酒瓶往前一指:“退后!退后!我付你们这么多钱,这可不是小数目,黑社会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必须依我三件事。”

黄小桃十分不耐烦地道:“说吧!”

柴二狗吼道:“第一,让外面的警察统统撤退;第二,把你们的子弹和手铐全留下;最后,让我给小弟打个电话,等他们过来接我之后,你立马放人。”

我笑道:“你这么不信任我们,那我们又怎么相信你呢?”

他把怀里的女人勒紧了一点,傲慢地答道:“我柴二狗说一不二,绝对不会诓你们的,只要你们办到这三件事,我以我的人格担当,绝对会给你们钱的!”

我心里冷笑,这死胖子真精啊,不过他在监狱里蹲了二十年,不可能不精。

为了拖延时间,我一指那个女的:“她怎么办,她从头到尾听到了一切,你事后杀人灭口怎么办?”

那女的早就吓傻了,听我这样一说,连连摆手:“我什么都没听见,出去不会乱说的,你们就照这位大哥说的做吧,求你们了!”

黄小桃道:“我们突然叫他们撤退,反而会引起疑心。倒不如顺其自然,我们三个走出去,说没找到人,这样不是更好吗?”

柴二狗把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不行不行,你们警察都鬼得很,老子以前就被骗过,叫我坦白从宽,我他妈供出二十多个弟兄,最后也没从宽啊,不还是无期吗?”

他俩说话的当口,张九麟从后面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实在太麻烦了,你去把窗帘拉上,我自有办法治他!”

我答应一声,过去拉窗帘,柴二狗喝斥道:“干什么?”

我答道:“拉窗帘,被外人看见不好解释。”

柴二狗眯着眼睛,笑道:“看来你是真心要帮我,你是我的好兄弟,就看这两位的态度诚不诚恳了。”

窗帘拉上之后,张九麟喃喃念诵起一段咒语,突然屋里阴风大作,气温骤降,柴二狗瞪圆双眼,喝道:“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他像泥雕木塑般僵住不动了,张九麟走过去,把碎瓶碴从他手里取下来,然后从床上拿起一件衣服扔给那女孩:“披上吧!”

我和黄小桃都看呆了,这是催眠术吗?

张九麟回头问道:“你俩还不过来给他铐上?”

黄小桃‘哦’了一声,赶紧过去给柴二狗铐上,并且通知了王援朝,我问道:“你刚才对他都做了什么?”

张九麟笑道:“这屋里死过一个男的。”

我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避而不答,过去一拍柴二狗的后脑勺,他便从恍惚状态中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戴着手铐,杀猪一样嚷嚷起来:“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们耍我。”

黄小桃冷冷地说道:“耍你?我们明明在帮你,刚刚要是让你得手了,你就罪加一等,改成死刑了知道不?”

这时警察冲进来,把柴二狗带走了,至于那个小姐,为了防止她出去乱说,暂时以卖婬罪拘起来,等破案之后再放。

被带走的时候柴二狗哭天抢地,喊道:“警察没一个好东西,全是骗子,大骗子!”

张九麟并没有马上离开,他掏出一道黄符,对着空气说道:“多谢了兄弟,我回头会超度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见一道人形的气流钻进符纸里面,然后张九麟将符纸一折,收进怀里。我俩一起走出来的时候,他说道:“小宋阳,你刚刚的那番推理很精彩,着实令我大开眼界。”

我点点头:“过奖了。”

他又说道:“但有个地方你说错了,跳跳糖和果冻不是拿来吃的。”

我谦虚地问道:“不拿来吃,还能干什么?”

他大笑一声,拍拍我的肩膀:“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我暗暗骂了一句:“倚老卖老的臭大叔!”

案情至此出现了重要转折,但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我请教张九麟这个专业人士,他沉思了片刻道:“有人在养器。”

我问道:“什么意思?”

他解释说,龙邦国从警察变成囚犯,然后又和黑道大哥互换身份,可以说怨气重到了极点!那个神秘人把阴物送到他手里,目的正是用他的怨气来滋养阴物,于是龙邦国就被一点一点榨干,最后死掉了。

龙邦国是带着阴物死的,所以他的怨魂极有可能寄宿在里面,让这件阴物阴上加阴,所以才有了之后一连串的复仇,也许凶手仅仅是一个被控制的傀儡罢了。

这种说法令我感到匪夷所思,出于礼貌我没有立即反驳他,而是提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既然当年龙邦国手上有断肠埙,为什么不利用它越狱呢?”

张九麟竖起两根手指道:“两种可能性,刚刚柴二狗说埙上的眼被封了起来,我觉得上面可能有封印,他无法使用。第二种可能……”

说着张九麟哼起一首凄婉的曲子,我听着有点熟悉,这不是杀人魔曲吗?

我顿时紧张起来,但张九麟只哼了一小段就停住了,他淡淡的解释道:“昨晚你走了之后我也没闲着,问了一位叫做四姑娘的资深盗墓高手,这首曲子其实大有来历,曲名叫作‘秦谲’,是从一座秦代古墓里找到的乐谱!当时的考古队打算将它复原出来,却没想到听完之后他们不是跳楼就是割腕,全部离奇自杀。后来经过考证发现,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虽然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衡,可是各国子民非常怀念故土,经常唱家乡的歌曲,秦始皇怕他们造反,就叫乐师打造了这首‘秦谲’,让人听了之后意志消沉,没有一点反抗的斗志。然而这首曲子在传唱中渐渐走了样,竟然能够让人消沉到自杀的程度,于是就再没人敢演奏它了……”

我听他说了一堆,不是太相信,便问道:“你从哪打听到的,靠谱吗?”

张九麟并不在意的道:“单纯的‘秦谲’仅仅让人意志极度消沉,功效大概和《黑色星期五》相当,还不至于谁听谁自杀。可一旦用断肠埙这件充满怨气的乐器来演奏,它就真正变成了杀人魔音!”

我总结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断肠埙本身杀不了人,要加上‘秦谲’才行,当时龙邦国并不会吹奏这首曲子?”

张九麟点头:“理解力不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