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明地点之后,我们准备即刻动身,黄小桃挑了几个《道德经》背得比较熟的警察,准备走的时候我问张九麟:“不一起来吗?”

张九麟叹息一声:“其实我习惯晚上行动的,算了,一起吧!”

众人驱车赶往龙山公墓,这公墓我以前来过,黄小桃的师父马国忠就是在这里安葬的,我怕她触景生情,待会听到杀人魔音的时候抵挡不住,就对她说道:“小桃,你在外面守着吧,我跟九哥进去。”

黄小桃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那件事我已经不伤感了。”

我坚决不让她进去,最后她拿出队长的头衔压我,我只好让步:“好好,你可以进去,但是有个条件,把枪交给我!”

黄小桃答应了,她把整个枪套取下来给我挂上,特别叮嘱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

公墓被一排一排的树分割成几小块,给人一种绿意昂然的感觉,视野不是太好。警察们双手持枪在里面来回搜索,我看见张九麟在墓碑上贴了一些符咒,对他的举动我已经不感到好奇了。

突然林子里蹿过一道影子,我的眼睛捕捉到那是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子,立即喝道:“那家伙很可疑,拦住他!”

警员们训练有素地包抄过来,嘴里喝道:“站住!”、“不许动!”

中年男子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墓碑中间乱蹿,虽然郑副局长已经明确示下,看见凶手可以直接击毙,但大家还是打算尽可能地抓活的。

很快众人把所有通道堵死了,慢慢缩小包围圈,中年男子举起双手,束手就擒。

我对张九麟笑道:“瞧,没费吹灰之力吧!”

张九麟却严肃地摇摇头:“他身上没有阴气,不是凶手。”

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宋顾问,你快瞧,他怎么了?”

回头一看,中年男子正在浑身抽搐,口罩下面溢出一些白沫,然后两眼一翻倒在地上。我立即冲过去查看,在他的口罩上闻到一股毒鼠强的气味,用手一探鼻息,呼吸异常微弱。

我扒开他的外套,看见下面穿的是衣服上写着‘龙山公墓管理员’的字样,原来这人是听了杀人魔音之后准备自杀,他怕警察发现把他送去急救让他死不成,才鬼鬼祟祟地逃跑的。

我叫道:“赶紧把他送到医院,还有救!”

张九麟却大喊一声:“所有人藏到我身后。”

众人一脸不解,突然一阵尖啸从林子里传来,震得树叶乱飞,那些树叶在半空中碎成粉末,大理石墓碑上喀嚓喀嚓地出现裂纹,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大脑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慌乱中,有人胡乱对天放了几枪,想抵消这刺耳的声音,随即大家才想起念《道德经》。

众人七嘴八舌地念着,《道德经》只能抵挡住杀人魔音的精神伤害,却抵挡不住物理伤害,几个警察登时跪在地上,眼珠充血,眼里缓缓淌下殷红的血泪,惨烈至极。

我感觉胸膛里血气翻涌,好像要撕裂般的痛苦,突然喉咙一甜,一股热流从食道里漫上来,跪在地上大口呕出鲜血。

黄小桃跪在几米之处,她捂着耳朵整个人已经快崩溃了,可是我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助、绝望、自责在杀人魔音的作用下被无限放大!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轻生,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佩枪。

但我的理智还是抵挡住了这种冲动,我咬牙切齿地继续念诵《道德经》。

众人被杀人魔音摧残得胆肝欲裂,只有张九麟没事。他站在那里,双眼微闭,如同守护我们的天神一般,喃喃诵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他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字清晰地传进我耳朵里,随后他勃然目张,厉喝道:“浩然正气,开!”

话音刚落,突然间以他为中心,方圆十几米内变得风平浪静,我们仍然能听见杀人魔音那哀婉的曲调,但它那恐怖的音震却消散无形。周围似乎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屏障,外面恶风怒号、天地变色,里面相安无事。

大家松了口气,纷纷站起来,张九麟喝道:“继续念《道德经》,别停!”

我们不敢怠慢,继续念诵,这一次杀人魔音持续得特别久,足足过了五分钟才停下,张九麟松了口气道:“这就是‘秦谲’的完整版,要不是我事先有准备,差点全军覆灭。”

地上那个管理员已经被震死了,我们没时间耽搁,我命令道:“赶紧搜!”

张九麟指着一个地方:“他在那个方向!”

众人跑过去,远远地我就闻到一股血腥气。终于我在茂密的林间看见一个个子不高的身影,对方穿着一件卫衣,慌不择路地逃命,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骷髅头状的小乐器。

我大惊失色,喊道:“开枪射他!”

警员们纷纷瞄准他的背影,少年把断肠埙放在嘴上,毫无章法地用力一吹,突然间有如排山倒海般,一阵夸张的音爆朝我们袭来,那感觉就像一堵无形的墙迎面拍过来。

我突然意识到,断肠埙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了,它发出的应该是超声波!超声波不在人类的听觉阈值之内,却能让液体产生共鸣,而人体百分之九十以上全是液体。冷战时期美国就开发出一种叫做‘麦克’的音爆武器,可以把坦克里面的敌人瞬间震死。

地上的落叶、尘土就像海浪一样飞起来,跑在前面的几名警察很夸张地被震飞了,手里的枪不知道开到哪去了。然后我也中招了,整个人向后疾飞,撞到了一个人,那人哎哟一声,原来是黄小桃。

音爆还在继续向前推进,所到之处周围的树木被震裂,天上的飞鸟纷纷被震落下来,情急之中我翻身抱住黄小桃。音爆从我身上经过的时候,就好像一辆压路机从身上碾过去,感觉五脏六腑全被挤碎了,嘴里也狂吐血不止。

所有警察都倒地"shenyin",没有再战之力,张九麟却飞快地从我们身边掠过去。恍惚中我好像看见他身上有一道实质化的天地正气,那无畏无惧的英姿在我眼中就如同天神一般!

张九麟很快追上神秘少年,林中传来一阵打斗声,可我的意识已经支撑不住了,抱着黄小桃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黄小桃仍然在昏迷。我拍拍她的脸,小声喊她的名字,她这才悠悠醒转,一脸茫然地问道:“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说道:“我们被袭击了,这东西的力量不是人力能抗衡的……”

说到这里,我突然停住了,视线落向一个方向。我看见张九麟盘腿坐在不远处,闭着双眼,身旁的地上插着斩鬼神双刀,他全身都是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