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紧跑过去,察看张九麟的伤势,他微微睁开眼道:“不要紧的,这血不是我的。”

我问道:“人抓住了吗?”

张九麟摇头:“可惜让那小子跑了,对了,我有件事要问你,你的祖先是南宋时期的提点刑狱官宋慈吗?”

我一阵愕然,他怎么知道的?张九麟告诉我刚才战斗的时候,从断肠埙里跑出来两个冤魂,一个是龙邦国,一个是古代人,长得面目狰狞。那个古代冤魂不停地喊宋慈的名字,还打算袭击我,张九麟为了保护我,投鼠忌器,这才让凶手跑掉。

这番话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认知,可张九麟说得有理有据,不容我不相信。

张九麟跟我描述了一下冤魂长相,叫我回忆一下,我摇了摇头。我哪可能知道,《断狱神篇》虽然记载了列祖列宗们的断案经历,可是里面的凶手都是寥寥几笔,又没有插图的。

遭此重创,但万幸无人牺牲,我打算先撤退,不少警察被震得昏迷不醒,张九麟说他自有办法。我把黄小桃搀扶起来,我俩没受太大伤,按张九麟的说法,我身上的阳气比一般人旺盛,我打算趁这功夫去四周调查一下。

我俩往回走,来到一间公墓管理员的小屋,发现屋里一片凌乱,地上扔着不少方便面、面包和饼干的包装,我仔细嗅了嗅,闻到一股尸臭味。遁着那气味来到屋后,看见地上浅浅地埋着一具尸体,我用手扫掉上面的土,尸体的衣服上露出‘龙山公墓管理员’的字样。

看来这里是凶手的临时窝点,他把原来的管理员杀了,自己鸠占鹊巢,我们刚刚来的时候他被另一个管理员发现,于是那个人也惨遭毒手!

凶手显然正在经受阴物反噬之苦,因为我在抽屉里找到大量的镇痛药、止咳药,纸篓里面有不少沾着血的卫生纸,全是他吐出来的。

黄小桃摇头叹息:“害人害己,这是何苦呢?”

我说道:“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什么都置之度外了。”

我信手翻开一个老旧的笔记本,竟然是一个剪报集,里面有二十年前龙邦国被送进监狱的报道,还有其它一些警官破案立功的报道,这些警官的脸上全部画了血红色的大叉。

这个人从二十年前就开始酝酿这场复仇,我意识到他跟龙邦国有非常亲密的关系,我掏出手机给王援朝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我问道:“龙邦国有什么亲人在世吗?”

王援朝答道:“我正准备找你,龙邦国的户口上面只有他和早已过世的双亲,下午我走访他以前的邻居才得知,他其实还有一个弟弟!但是这二十年里两人并没有联系过,这个弟弟在一切档案上都否认与龙邦国的血缘关系。”

黄小桃把耳朵凑过来听,我沉吟道:“难道他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准备了吗?”

黄小桃断言道:“不可能,当时他才多大,我想这里面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龙邦国是服刑人员,服刑人员的亲属往往会受到歧视,所以他才否认有这个哥哥。”

我望着桌上的剪报集说道:“他嘴上虽然否认,但是心里一刻也没忘记当年的血海深仇!”

我问王援朝,这个弟弟叫什么,王援朝答道:“本名叫龙兴国,后来他给自己改了个名,叫龙不悔,我把照片传给你。”

“龙不悔?”我念叨着,仅仅通过这个名字就可以想象出,他早已立志为哥哥报仇。

从此踏入地狱,无怨无悔!

我闭上眼睛,脑海中那个模糊的凶手轮廓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内心的人,所以外表应该很内敛、瘦弱,嘴唇纤薄,目光沉稳,总是顶着浓重的黑眼圈。

这时微信的提示声让我睁开双眼,看见王援朝传来的照片,和我想象中的样貌差不多,可我却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凝视半天我突然叫道:“昨晚在市局附近,我撞见过这个男生,当时我满脑子以为凶手是龙邦国,就把他放跑了!”

黄小桃安慰我道:“这也不是你的错,当时谁都以为凶手是龙邦国。”

这时电话又响了,是郑副局长打来的,他语气凝重地说道:“宋阳,五分钟前,罗警官在医院用一支空的注射器自杀了。”

我大惊失色,到头来他还是没逃过一劫吗?

我问道:“和他在一起的李麻子呢。”

郑副局长哽咽道:“李麻子安然无恙,罗警官并不是被杀人魔音影响的,他是怕牵连到无辜的人民群众,自行了断的。他死前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信息,说要为南江市的百姓站好最后一班岗,才不侮辱自己佩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徽,老罗真是一个好同志啊。”

我说道:“我们这边调查到,凶手是龙邦国的弟弟——龙不悔,现在目标只剩下你了,他自己被阴物反噬已经时间不多,他一定会来找你的。”

这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你错了,下一个目标是你!”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张九麟,他飞快的说道:“你身上的阳气已经把断肠埙里寄居的阴灵激活了,他误认为你是宋慈,下一个目标十有就是你!”

郑副局长在电话里问怎么回事,我索性开了免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了一遍。郑副局长十分意外,但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他还是相信了,沉默了片刻道:“我们不能凭概率去赌,眼下最稳妥的办法是让我和宋阳呆在一起,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两个人死掉,不会再伤及无辜。”

张九麟答道:“可以,我会提前准备一下,全力对付断肠埙,但这一次需要宋阳的配合。”

我说道:“守株待兔的话,这个地方倒是挺好。”

张九麟微微一笑:“你傻啊,这里是公墓,晚上阴气很重的,我们得换个有利于我们的地方。”

我皱眉道:“我对你说的什么阴气阳气不太理解,有个问题,为什么凶手总是能精确地狙击到我们,难道这也可以拿什么气来解释吗?”

张九麟解释道:“天地万物都有气,冤魂眼中的世界跟普通人是不同的,你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让你们开开眼。”

他掏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一些暗红色的液体,然后用手指沾了一点抹在我和黄小桃的眼皮上。睁眼之后我看见墓地里到处是‘人’,其中有不少肢体残破、下巴缺失、肠穿肚烂的。黄小桃吓得惊叫一声,紧紧地拽住我的胳膊问道:“宋阳,那……那些是鬼吗?”

我并没有那么大反应,仅仅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张九麟诧异地看看手中的瓶子,喃喃自语:“奇怪,乌鸦血对你无效?”

我说道:“我看见了,一群孤魂野鬼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九麟大感意外,笑道:“你这身过人的胆量,已经不愧为宋提刑的后人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