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掉脸皮上的乌鸦血,眼前的异象立即消失不见,我对张九麟说道:“你刚刚说要我配合,怎么个配合法?”

张九麟笑道:“容我暂时保密,但我可以担保,你绝对不会遇到危险,现在想好去哪个地方引诱断肠埙现身了吗?”

我答道:“按照你的阴阳理论,在整个南江市找一个阳气最重的地方不就行了吧?”

他笑道:“大错特错,那样的话断肠埙会不敢现身的,我要找的地方不能有太重的阴气,也不能有太重的阳气,同时不能波及到普通人,而且方便埋伏。”

黄小桃脱口而出:“武警训练基地!那里晚上没人,周围可以埋伏狙击手。”

我点点头:“行,就那里吧!”

我们跟郑副局长说了一下,同时告诉看守他的警察,把郑副局长放出来,我们一会去武警训练基地见面。张九麟另外还需要几个煞气重的警察,王援朝自然是不二人选。

那些昏迷的警察已经被张九麟弄醒了,我们让一部分伤得比较重的去医院,其它人跟我们一起走。

上车之后,黄小桃说道:“对了,九哥,你可以和鬼沟通吗?”

张九麟答道:“一般情况是可以的。”

黄小桃看向我:“如果把这一手教给宋阳,以后破案不是太方便了?”

我连连摆手:“不!尸体不会撒谎,但鬼魂会,无论是人是鬼,都会说一些有利于自己的话,这样反而会误导侦查。我用祖宗传下来的手段就足够了,不需要画蛇添足。”

张九麟露出几分刮目相看的眼神,路上他问了我一些关于我祖先的事情。

经过市局的时候,黄小桃在一家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喝的。这一天我们完全是连轴转的状态,我平时不怎么锻炼,体力确实有点跟不上,但是张九麟好像没事人似的,他说他早习惯这种生活了。

本来我想在最后关头把阴物拿走,但张九麟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忙,最后还摆他一道实在不仗义,于是我低声对他说道:“有件事必须对你说明,断肠埙实在太危险,我必须把它当场销毁,作为我补偿我会给你一千万报酬,局里已经批下来了。”

张九麟扬起眉毛:“钱对我意义不大,阴物我必须拿到手,否则不好向委托人交代。”

我说道:“你会转手卖出去,到时候岂不是又要造成相同的悲剧?这一次我们通力合作都已经焦头烂额了,下一次谁来阻止它?”

张九麟笑笑:“你这颗悲天悯人的心很伟大,我说这话绝对没有讽刺的意思,但是你对我这行有点误解。”

他详细地说明了一下,阴物商人并不是直接把危险的阴物卖出去,他们会化解掉上面的阴灵,留下的阴物仍然保留着一些特殊的功能,但不会再害人。

他还举了几个例子,国内有几个非常著名的大企业家、大明星就从他这里买过阴物,虽然有一定负作用,但还是助他们事业成功了。

阴物这东西就相当于一个福报的转化器,比方说把寿命变成财运,不会增减福报的总量,只不过是一种选择,有人为了发财,就是愿意少活几年。

听完之后,我将信将疑:“断肠埙这种杀人凶器,也能帮到人?”

他高深莫测地答道:“运用得法的话,它是可以救人的,我拿我的人格担保,它经过我的手之后,绝对不会杀人。”

我有点被他说服了,但又有点不放心,最后严肃地道:“假如我在未来听到某处发生离奇自杀案件,又证实与断肠埙有关,我手里有张底牌,能让你和李麻子直接坐牢!”

张九麟微微皱眉:“你这小子真不简单,不过通过短暂的相处,我相信你的人品,我答应你!”

这张底牌就是李麻子前妻如雪神秘失踪的事情,是我通过武汉公安查到的,奇怪的是他前妻的父母竟然没有立案,而是把李麻子的女儿带走了,凭我的直觉判断,这里面大有文章。

这两人都是江湖中人,身上背了命案也不奇怪。我甚至可以肯定地说,张九麟自己也杀过人,杀过人的人身上的气场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我们来到武警训练基地,整个训练基地位于郊区一座小山上面,是一个大院子,盖了几栋楼房,每年新入伍的武警会被送到这里接受地狱式的培训。听说还有一项特别考验,会在半夜制造一场假的袭击,把学员们全部抓起来,严刑拷问他们一些重要情报,以此测试他们的忠诚度。

这个说法可能只是子虚乌有,但武警的培训确实是非常残酷的,合格率只有百分之六十,想到这里,我不禁对曾经身为武警总教头的王援朝肃然起敬!

我们赶到时,王援朝和郑副局长已经来了,他俩是一起开车来的。

王援朝对这里比自己家还熟,打开电闸,给我们安排了几间宿舍先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我往床上一躺,顿时困意沉沉地涌上来,连忙拍打自己的脸颊提神。

其它警察抽烟强打精神,把屋子里搞得乌烟瘴气,黄小桃拉着我说道:“这帮大烟鬼,我们出去透透气!”

我们来到外面,这天晚上月朗星稀,清风徐徐,我看见黄小桃身上有大块血渍,是我刚刚吐的,当下歉疚地说道:“把你衣服弄脏了,我回头给你买一件新的吧。”

黄小桃嫣然一笑:“我这身衣服可贵了,光赔一件新的可不行,我要你陪我看电影、逛街、吃饭……”

我顺口接了一句:“开房间?”

“开你个大头鬼!”黄小桃轻轻地打了我一下:“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坏了!”

我连忙否认:“不不,我内心还是很纯洁的。”

说着,我在一个训练器材上坐了下来,黄小桃也在我旁边坐下,我俩静静地看了一会月亮,说了两句废话——“今晚的月亮好圆啊!”、“是啊,怎么这么圆?”

我感觉到她的脸颊在发烫,其实我自己也有点紧张,自打上次那浅尝辄止的一吻之后,谁也没再提这事,而且一直没有独处的机会。

黄小桃不管外表看起来多豪爽,毕竟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女孩子,对初吻这种事也会表现得很矜持,当然那也是我的初吻。

安静地坐了一会,我开始放肆起来,手慢慢越过黄小桃的肩膀,想搂住她。

黄小桃突然转过身:“宋阳,你有时候会觉得累吗?”

我说道:“不啊,一见到你,我的疲惫就一扫而空。”

她娇羞地笑道:“你的嘴怎么这么甜?”

我心里很紧张,嘴上却故作镇定地道:“要尝尝吗?”

说着,黄小桃就凑了过来,我能感觉到她吐息如兰的呼吸,就在我们快要碰上的时候,突然空旷的大院里传来一阵哀怨的乐曲……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