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紧张地跳了起来,然而乐曲响了一下便没再响了,好像是从正门方向传来的。

我们跑过去一看,张九麟和李麻子站了一起,李麻子提个大袋子,手里拿个工艺埙,刚刚那一声是他吹的。原来李麻子去买了些材料,九哥怕他不认识路,出去迎了他一下。

李麻子笑笑:“不好意思,有没有吓到你们,我就试试这玩意能不能吹响。”

黄小桃扬起眉毛骂道:“李麻子你找死啊,塔楼上埋伏了大批狙击手,差点一枪把你狙了知道不?”

李麻子吓得脸都青了,黄小桃是唬他的,特警还没有来。

张九麟买来一堆稀奇古怪的材料,他说待会要在大院里布个阵,这一次绝对不放凶手跑掉,还叮嘱我们说,不到关键时刻千万别狙击凶手。

说完和李麻子着手开始布置,他们摆了一个我看不懂的阵法,还在四周放了许多埙,然后张九麟扔给我一个袋子,命令道:“你把这个换上!”

我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件宋朝的紫色官服,我立马就拒绝了:“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古装爱好者。”

张九麟正色道:“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我的意思是叫你扮成提刑官宋慈,把断肠埙里的阴灵勾引出来,这就等于釜底抽薪,阴物的力量会大打折扣!”

我嫌丢人,这里不少警察跟我都挺熟,以后肯定会拿这事取笑我。

我问道:“非得这样吗?”

张九麟答道:“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你要是不愿意配合,降服断肠埙就没指望了。”

黄小桃问道:“那宋阳会有生命危险吗?”

张九麟非常确定地说道:“换成别人我不敢打包票,但他绝对不会,他身上的阳气非同一般,又继承了宋慈的血脉,自带一股凛然正气!普通的邪祟碰都不敢碰他,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纯正的处男。”

我脸上一红,有种想骂人的冲动,黄小桃捂着嘴笑道:“宋阳,你就配合一下吧,我也想看看你穿古装的样子。”

我说道:“不许笑我哦!”

我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换上,古装穿起来比较繁琐,颇费了一些功夫,从头到脚是乌纱帽、官袍、皂靴。宋朝的官服比较朴素,还没有补服制度,就是衣服中间的麒麟、蟒、仙鹤等图案,而是以颜色来区分官阶,这身官袍是紫色的,宋慈一生最高的官阶是正二品刑部左侍郎,这个细节还算真实,就是缺少一些小饰品譬如佩鱼袋。

我穿戴完毕走出来,黄小桃惊叹道:“好帅气啊!”

我羞臊地道:“不要取笑!”

黄小桃碰了碰我帽子上的长翅:“这个小翅膀真好玩。”

我板着脸喝道:“大胆刁民!”

黄小桃咯咯地笑起来:“演得还挺像,有机会的话咱俩去客串古装剧吧!”

张九麟开玩笑道:“我媳妇是影视公司的,你们要是想跑个龙套,我给你们找个机会。”

黄小桃问我帽子上的小翅膀是干嘛的,是不是官阶的象征?反正张九麟还在准备,我就跟她科普了一下。据说当年赵匡胤当皇帝之后,手下的文武百官都是以前一起打江山的兄弟,随便惯了,在朝堂上交头接耳,特别没有礼貌。赵匡胤很生气但又不好发作,于是在官帽上加了一对小翅膀,谁扭头就能一清二楚地看见,于是再也没人敢在朝堂上交头接耳了。

黄小桃赞叹道:“你懂得还真多。”

不一会儿特警队赶到,黄小桃布署了一下,他们就到周围的制高点上埋伏去了。张九麟打了个响指,叫我在院子里站定,面朝正门,正门敞开,等着恭迎客人,其它人不要露脸。

我不放心地说道:“这里人这么多,他真会来吗?”

张九麟解释道:“我在周围放了遮阳符,他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

我问道:“那我该说点什么呢?”

张九麟笑道:“自由发挥,随机应变!”

王援朝把灯熄了,众人各就各位,我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间,站了有半个小时,腿都快麻了。这时周围突然起了一阵阴风,我顿时警觉起来,塔楼上的狙击手纷纷拉开枪栓、严阵以待。

我紧张地盯着门口,大气不敢出一声,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我被迷了一下眼,下意识地用手遮挡了一下。当我把手拿开,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囚服的古代人,他身上沾了许多血,枯瘦如柴、表情狰狞。

那人咬牙切齿地叫道:“宋慈,果然是你,我仇二找你找得好辛苦,今天我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仇二?”我一阵错愕,猛然想起《断狱神篇》上提过他的名字,此人是宋慈一生中遭遇过的最凶残的对手,也是宋慈一生的劲敌。

难道说那个被制成埙的骷髅头就是他的?

我严肃地喝道:“大胆仇二,当年我将你治罪,你竟然阴魂不散,又继续祸害人间!”

仇二狂笑道:“老子已经是鬼王,你能把我怎么样,千年宿怨该了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罢,他的皮肤突然溃烂,全身是血地扑向我,我吓得后退一步,张九麟喊道:“不要动!”

一道墨绿色的光芒飞来,是张九麟的斩鬼神双刀,仇二被逼得后退一步,张九麟凌空一跃,抓住刀,仇二的指甲突然得变又长又锋利,同张九麟厮斗起来。

两人你来我往,我错愕地看着这一幕,这个人竟然在跟鬼打架!世上还有这种离奇的事情吗?

我环顾周围,塔楼上的狙击手看呆了,谁也不敢开枪。

两人不知道斗了多久,突然仇二的身影一缩,变小了,他‘变’成了一个手里捧着断魂埙的少年,把埙放在嘴边吹了起来,这时大阵周围的埙一起呜呜地响起来。

一阵音爆从断魂埙里传来,震得所有人站立不稳,但是这一次的力量却没那么恐怖,似乎这个阵把它约束住了。

可是站在阵里的张九麟却被震得摇摇晃晃,大口吐出鲜血,我担心他的安危,大喊道:“开枪!”

张九麟满嘴是血地喊道:“别开枪!”

我叫道:“不,开枪。”

张九麟顶回来:“不许开枪!”

往周围一看,狙击手们全被震晕了,谁也开不了枪。这时一声清脆的枪响震碎夜空,扭头一看,王援朝站在那里,手里的狙击步枪正在冒烟。

少年摇晃一下,慢慢倒地,断肠埙也掉在地上,一切归于平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