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埙的案子结束之后,我为了履行之前答应孙冰心的话,去她家做了一趟客。

孙老虎已经从省里回来了,看起来一副很疲惫的样子,他这趟是去省里研究应对那个神秘组织的对策,我光顾着跟孙冰心玩游戏机,也没跟他说上话。

吃完饭,孙老虎把我叫到阳台,语重心长的说道:“大侄子啊!”

我以为他要对我说什么重要情报,结果一开口却是:“看你跟我这宝贝女儿最近处得挺不错的,其实凭心而论吧,把她交给你我是很放心的!可有句话我作为长辈还是得叮嘱你,我呢不是什么封建保守的家长,知道女儿大了不中留,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但作为男生,你得有一定的保护意识,堕过一次胎,身体一辈子都受影响。”

我差点吐血,搞了半天就是说这个,我明确的道:“孙叔叔,我跟冰心纯粹是特别好的朋友而已,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再说……”

我转念一想,跟黄小桃的关系属于我的个人,没必要说出来。

孙老虎一脸惊讶地道:“我误会了吗?不过我看你俩两小无猜,将来若能在一起,我心里也是很欣慰的,作父亲的就怕自己女儿被来路不明的小子拐跑。我在电视上看到那些跟小流氓私奔的女孩,心想这事要是发生在我家,我非得把肺气炸不可!”

我一脸汗颜地敷衍了几句,问起正事。可一说正事孙老虎就打起哈哈,顾左右而言它,估计涉及到了国家级机密,我也就不再追问了。

这段时间就数王大力的变化最大,他顺利考到驾照,开上警队配发的那辆所有权归我、使用权归他的奔驰轿车。

第一天出去试车的时候,王大力一身休闲款式的西装,我打趣的道:“不知不觉,就活成了自己过去最讨厌的人,现在说你是个富二代也有人相信。”

王大力叫道:“怎么能用富二代这个名号来污辱我呢?咱哥俩要做白手起家的富一代。”

我说道:“对了,你创业那事有眉目了吗?”

王大力摆摆手:“等会再说!我刚学会开车还不太利索,你别跟我说话害我分心。”

我俩在学校附近兜了一圈,中午王大力找了个饭店请我吃饭,点了一桌好菜,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有求于我?”

王大力两掌一合:“啥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其实……那个阳子……怎么说呢……”

我打断他道:“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王大力不好意思地开口了:“我现在需要一笔启动资金,你能借我点钱吗?”

绕了半天原来是这个事情,我问道:“多少?”

王大力答道:“多多益善。”

我帐户上有一百多万,可能在富二代眼里不算钱,对我来说却是全部积蓄,我没想太多,直接说道:“一百万够不够?”

王大力兴奋地叫道:“够了够了!绰绰有余!”

我当即就转了帐,王大力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会还我的,我知道创业艰难,不想给他太多压力,便答道:“不用还了,就当我入股吧,不管你创业是成是败,我都占着一百万的股份,可以吗?”

王大力使劲点头:“行,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又提醒道:“可是有言在先,别瞎几把花,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叫我再掏一百万是没有了……”

王大力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我保证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结果一扭头叫来服务员,让加两个最贵的菜,我差点吐血。

王大力继续热火朝天地创他的业了,具体什么内容也不透露给我,我权当作没这事,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创业失败,那我就老老实实上班去。

转眼到了五月份,校园里的同学都换上了清凉的夏装,距离我们毕业也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了。

隔三岔五大家就出来聚一餐,就着廉价的青椒土豆丝和回锅肉喝着啤酒,畅想未来,豪情万丈,喝醉之后抱头恸哭,缅怀即将逝去的青春!

班上男生们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结果乐极生悲,我们宿舍老大有一次喝多了,胃出血住院了。

不过没过几天老大就康复出院,然后我们打着‘庆祝老大康复’的名义又跑到外面的廉价川菜馆子腐-败了一回,吃喝了两个多小时,老大和老二醉倒了,王大力也有点微醉,我俩一人扶着一个往回走。

夜幕降临,校园里有些穿着连衣裙的低年级女生一路走一路说笑,王大力老气横秋地感慨道:“年轻真好啊,看着这些青春靓丽的小女生,不禁勾起我年轻时候的回忆,那时候我也是像这样走在街上,眼巴巴地望着别的女生。”

我骂道:“灌完猫尿就发骚,回去喝点醋醒醒酒。”

王大力解释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嘛,哎呀,阳子,你说我是不是大大的失策?早知道应该去泡低年级的女生了,在咱们系这个资源匮乏的矿上争个头破血流,还不如去人家的富矿上碰碰运气,学长在学妹面前都是自带光环的,后悔啊后悔!”

我笑道:“现在也来得及啊,你上去碰碰运气呗!”

王大力一秒怂了,连连摆手道:“今天不行,改天吧!”

我说道:“怂相,我赌十块钱,你死都不敢跟陌生女生搭讪。”

王大力瞬间中了激将法:“谁说我不敢!”

“那就上啊。”

“上就上!”

王大力把肩上的醉汉放在马路边上,鼓起勇气朝那帮女生走去,走到一半又退回来了:“算了,我心里只有冰心妹妹一个。”

我鄙视道:“怂!”

王大力又开始强词夺理:“缘份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命中七尺难求一丈,说不定不经意间,就有学妹找上门来了。”

我嘲讽道:“你别找女朋友了,买个香蕉吧!”

我俩扶着醉汉回到宿舍楼下,只见楼下站着一个穿鹅黄色连衣裙、个头娇小的女生,对着宿舍门口探头探脑,好像正在等什么人。我开玩笑道:“真让你说中了,有学妹来找你了。”

王大力叹息道:“我又不是校园风云人物,肯定是找你的!”

话音刚落,女生转过脸,怯怯地问道:“请问,哪位是宋阳学长?”

我微微一惊,王大力这个开光嘴,还真是找我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