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门,正在外面偷听的四人差点摔进来,李美静赞不绝口地说道:“宋阳学长,你太厉害了!他跟我们就是一个劲装疯卖傻,在你面前说了这么多话,你简直是阴阳两界通吃嘛。”

我随口敷衍了一句,对王大力说道:“去拿我的工具,开上你的车准备出发!”

王大力一头黑线:“阳子你真要去啊,一个疯子的话还当真。”

然后冲我挤眉弄眼,悄悄用手指指洛优优,我知道他今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驱邪是假,接近学妹才是真。但我从来不喜欢半途而废,既然话都说了,去看看也无妨。

而且我隐约有种预感,这事不简单,万一真的发现尸体了呢?

我说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

李美静一脸花痴的眨着眼睛:“哇塞,宋阳学长好霸气啊!”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三人打算一起去看看,这时丁旭从床上下来了,他下半身竟然穿着一条花裙子,露着两条毛绒绒的大腿,看得别提多别扭了。

张城骂道:“你把这裙子换了,这样出门叫人笑话。”

丁旭一阵捏扭作态:“不,我生前就喜欢穿裙子!”

我劝诫道:“你别忘了现在你在别人的身体里,你这个样子被人当成神经病抓起来,你跟身体的主人都要受罪。”

丁旭这才放弃坚持,去卫生间换了条裤子。

我趁机拿起丁旭放在桌上的手机翻了一下,这小子平时也看网文,但都是《阴间商人》这种类型的,并没有涉猎过什么霸道总裁、玛丽苏小说。

等丁旭换完衣服,王大力打电话叫我们去校外,路上李美静又叽叽喳喳地问了不少问题,搞得我头都大了。

我们六个人不太好坐车,王大力提议洛优优、丁旭跟我们坐一辆车,李美静、张城打辆出租车在后面跟着。李美静起初不乐意,非要跟我们一起,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还有几个问题单独要问下洛优优。”她这才同意。

我有个毛线问题要问,完全为了多给王大力制造机会!

洛优优跟王大力坐前面,我和丁旭坐后排,一路上王大力跟洛优优各种吹嘘,丁旭则望着窗外发呆,时不时指点一下路怎么走。

车越开越荒凉,渐渐到了郊区附近,四周一片漆黑,王大力问道:“同学,你确定你的葬身之处在这里吗?”

丁旭不理会,十分高冷地托着下巴。

王大力向我投来询问的视线,我说道:“你照着他说的方向开就是了,回去的时候我给你加一次油。”

王大力望望窗外犹豫道:“我倒不是心疼汽油……”

又走了半个多钟头,后面的出租车停下来了,我们也停车,李美静跳下来说道:“宋阳学长,司机不肯载我们啦,说再往前就出城了!”

王大力看了一眼gPs:“这都快到义山县了,我们今晚别想回学校了。”

丁旭听到这句话突然坐直身体,眼瞅着窗外:“好像就在这一片。”

我挥了挥手:“下车,找!”

我们下车步行,路两边全是荒郊野地,丁旭像梦游一样走在前面,转溜了半天,突然往回走,李美静不耐烦地骂道:“丁胖子,你耍我们呢?过两天就考试了,我们抽出宝贵的复习时间来陪你,你心里到底有点准数没有。”

丁旭咬着手指道:“我当时是被人一路拖过来的,记不太清了。”

我耐心地问道:“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吗?”

他摇头,李美静的泼妇嗓门又响起来了:“要不这样吧,我们拖着你,帮你回忆一下,你这种装疯卖傻地症状搁我们老家,扒光衣服拿柳树条子沾上盐水抽,一下子就好了!”

洛优优拉着她的衣服道:“美静你少说两句吧!”

李美静挥开她的手:“凭什么不让说啊,许他任性胡来,耽误我们大家的时间,还不让我说啦。”

这时我冲她吼道:“闭嘴!”

李美静吓得瞪大双眼,立即闭上嘴,顿时觉得耳根清净不少。

丁旭幽幽地问道:“我可以从路边再找一次吗?”

我点点头:“可以,到天亮我都奉陪,但是你必须给我找到!”

丁旭走到路边,左右张望,朝一个方向走,突然蹲下来抱着脑袋:“我想不起来了,我想不起来了。”

王大力低声说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尸体吧!”

丁旭大声反驳:“我就死在这里,我百分之百确定,当时有个路牌,写着距离义山县五十公里,就是前面那个。”

虽然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可是就连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耐下性子问道:“还记得当时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闻见什么了?什么线索都行。”

丁旭咬着嘴唇说道:“远处有狗叫,许多狗,还有粪便的臭味,好像是牛粪,我死的地方,旁边有几棵白桦树。”

附近确实有白桦树,远处也能听见狗叫,李美静忍不住插了一句:“他现编的,之前怎么不说!”

我看着丁旭严肃的道:“我们沿着林子边缘找。”

李美静、张城脸上流露出几分不耐烦的神色,向丁旭投去责备的眼神。我们散开寻找了一会儿,我从中间一直走到林子尽头也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一回头发现丁旭正蹲在一个地方。

我过去问道:“发现什么了?”

丁旭突然捂着脸哭起来,把我吓一跳,哭了一会,他的语调恢复了正常:“对不起学长,我骗了你,我根本就没有被附身!”

这个结果,反倒令我有些失望,我打电话把其它人叫回来。汇合之后,李美静把丁旭好好数落了一顿,王大力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你肯定是考试压力太大,精神出了点问题。”

我叹息道:“咱们回去吧!”

往回走的时候,洛优优拉了下我的衣服:“学长,你不觉得丁旭的动作有点奇怪吗?”

我问道:“怎么了?”

洛优优用手指了指:“你看他走路的姿势!”

我往前一看,丁旭走路的姿势的确有点忸怩,不自觉地抬下脚跟,那是只有长期穿高跟鞋的女性才会有的习惯性动作,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是学不来的。

我突然有一个猜想,会不会是他发现了什么,却故意装作没发现。

我猛的吼了一声:“秋晚霞!”

丁旭突然站住,下意识的回头看我一眼,很快又别过头去。果然事情没这么简单,他仍然是秋晚霞的意识,却在装作丁旭的样子,但不管怎么装,人对自己的名字是最敏感的。

我叫所有人停下,回丁旭刚刚呆过的地方检查,丁旭神情大变:“我都说了是骗你们的,你怎么还不相信呢,我向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

李美静也说道:“这都九点多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宿舍该关门了。”

我皱着眉头道:“不确认一下我不放心,给我五分钟!”

说完快速跑回刚刚那地方,发现地上有手指刨过的痕迹,我抹去上面的浮土,竟然看见了一条破破烂烂的裙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